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我真沒想出名啊 > 第三百零二章 裝逼綜合癥(第一更)
    《土拔鼠之日》在美國上映以后的首日票房出來了。

    首日票房并沒有撲街,而且還能賺不少錢,可是所有人多多少少有那么一點的遺憾。

    首映票房八十萬美元,六百萬人民幣左右。

    在華夏成為英雄的《土拔鼠之日》跑到美國以后,票房并沒有如網友們熱血澎湃那樣壓著《金剛俠2.崛起》打,比起第三位的《黑暗軍團》還差100多萬的票房。

    遺憾過后所有人突然就覺得有些荒謬感。

    是的,荒謬感。

    這種感覺讓他們自己都感覺到可笑。

    這《土拔鼠之日》在海外的表現成績差嗎?

    不!

    不但不差,甚至在這兩年走出海外的電影里面,《土拔鼠之日》的票房成績都能排進前三位,而且總票房成績絕對超過上個月的《這個男人來自地球》了。

    這不管怎么說都是一種巨大進步和成功。

    它敗了嗎?

    不!

    它從來都沒有敗過!

    在華夏,它成功地成為了五月份的華夏牌面電影,如果沒有這部電影的話,那么五月份的華夏絕對是極為屈辱的一個月。

    在華夏成功抗擊好萊塢以后,它正式和它的哥哥《這個男人來自地球》一樣開始征戰好萊塢!

    當然好萊塢還是那個好萊塢。

    真正的大片都是底蘊強大,特效厲害,劇情或許稍有漏洞,但許多與眾不同的拍攝手法完全可以彌補這種不足。

    《這個男人來自地球》是很成功的,但也有自己本身的原因,畢竟《未來的你》在好萊塢來說只能是小成本制作電影,雖然《這個男人來自地球》的投資更是讓人匪夷所思,但它劇情實在是太驚艷了,不管是在華夏還是在美國都讓人眼前一亮!

    所以,它逆襲成功了。

    五月份卻很不一樣!

    就但單論投資來說好萊塢這幾部電影投資都是兩千萬美元以上……

    而《土拔鼠之日》的投資呢?

    只有六百多萬人民幣,一百萬美元都不到……

    差了幾十倍……

    這兩者差距已經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這怎么比?

    當想到這的時候,所有人心中那一種荒謬感更重了。

    他們覺得很可笑,甚至他們覺得自己是不是認知都出問題了。

    用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投資的電影來對比兩者的票房這不是一個笑話嗎?

    可是,起初那種期待感是怎么回事呢?

    難道就因為這部電影的編劇是陸遠就覺得他無所不能了?

    他也是一個普通人啊!

    ……………………………………

    票房什么的陸遠其實已經不是很在乎,總之有得賺就好!

    當陽光透過窗戶照在房間里的時候,陸遠準時從床上起來,但精神方面卻有那么一點點萎靡。

    猶如某些宅男呆在房間里看著某些電影做了一些大家都喜歡做的事情,導致一蹶不振一樣。

    “早……今天這么準時?”

    “嗯,是啊!”

    “昨天沒睡好?”

    “有點吧。”

    “別給自己太多壓力。”

    “嗯,對的。”

    王矜雪本來想叫陸遠起床,卻發現陸遠今天很自覺地早早起床了。

    當然,王矜雪注意到陸遠突然多了一層黑眼圈。

    前兩天陸遠每天起床以后都是精神奕奕的,但是今天看起來完全不對頭。

    他到底在煩惱什么?

    按理說兩個月兩部電影大爆,同時新公司裝修方面都搞定,公司一步步走向正軌……

    按理說現在陸遠的情緒應該和前幾天一樣意氣風發才對啊!

    難道是因為創作碰到瓶頸了嗎?

    王矜雪搖搖頭。

    陸遠心里苦啊!

    他難受啊!

    他哀傷啊!

    吃過早飯以后他就坐在辦公室里整個人都茫然得很……

    英語教材放在桌上,陸遠認真地看著學著,但是他發現自己似乎看不進去了……

    他突然就賊茫然。

    他腦海中只有咸魚和努力……

    他覺得自己面臨一個很艱難的選擇。

    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很糾結的人。

    思想很認真地幻想著自己各種勵志,但身體卻格外的老實想當咸魚。

    這特么就坑爹啊!

    我這么沒天賦又不肯努力的人,真的不行啊,早晚會被世界淘汰的。

    不過我有三億,只要我不瞎雞兒投錢,我也不會虧吧?穩的一筆。而且我腦海中還是好多部牛逼轟轟的電影……

    但我現在是一個團隊的領導啊!很多東西都要多方面考慮的吧?

    陸遠惆悵了!

    他終于打開許久未曾打開的抽屜,拿出了一根“紅蘭”抽一抽獎解決一下自己的煩惱,可是,在點燃“紅蘭”以后,他發現自己特么的又陷入了一種更坑爹的糾結之中。

    我到底是要抽,還是不抽?

    尼瑪……

    抽,不抽?

    他腦子里只有這么一個念頭。

    在這種糾結之下,陸遠如同一個二傻子一樣眼睜睜地看著“紅蘭”慢慢成煙蒂……

    然后……

    他慘了。

    “啪啪啪。”

    “進來。”

    “你還好吧,是不是感冒了?”

    就在這個時候,王矜雪推開辦公室的門送過來一杯熱咖啡。

    她皺了皺眉,她聞到了一股許久沒有聞到的煙味。

    陸遠又抽煙了?

    隨后,她擔憂地看了一眼似乎有些茫然的陸遠。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陸遠露著這樣的表情。

    “沒感冒……挺好的……”陸遠喝了一口咖啡,覺得很醇香,可是,在喝的時候,陸遠注意力又集中在咖啡上面了。

    這咖啡是沒有加糖的,有些苦。

    以前自己是喜歡喝加糖咖啡的,可是現在陸遠一直喝無糖的……

    所以……

    加糖的好還是不加糖的好呢?

    這么一想,這咖啡味道就又特么不對了,感覺喝起來完全沒有以前的那種自然感。

    我日!

    “這咖啡有什么問題嗎?”王矜雪坐在陸遠面前看著陸遠盯著咖啡后頓時分外的奇怪。

    “嗯……我問一下,咖啡一般是加糖好還是不加糖好?”

    “這要看個人喜歡吧,嗯,主要是你喜歡加糖的還是不喜歡加糖的?”王矜雪很奇怪陸遠會問這個問題。

    “這……我也說不來……”王矜雪貌似很簡單的話突然在陸遠面前變成了靈魂拷問一般,讓陸遠瞬間就無法回答了。

    陸遠發現這糾結的種子仿佛在自己心中扎根,然后如病毒一樣四散而開了。

    “啊?”王矜雪古怪地看著陸遠“你現在有什么煩惱嗎?”

    “煩惱倒沒什么煩惱……但是,我感覺我可能要去看看心理醫生了,對了,你有認識心理醫生嗎?”

    “我學過幾年心理學,同時有相關從業的資格證明,你有什么煩惱你可以和我說,一般情況下我能幫你解決。”王矜雪看著陸遠。

    “嗯,我發現我找不回那種無憂無慮的快樂了……”

    “啊?”

    “一年前我曾經是一個很快樂的人,那時候我很窮,我沒有錢,我最大的想法就是賺錢娶老婆……然后生個大胖小子……”

    “然后現在呢?”

    “現在我有錢了,我找不回曾經的快樂了……我迷茫了……”陸遠四十五度揚起頭,似乎覺得自己的表述能力并不是很強,于是又將眼鏡戴上。

    “繼續……”王矜雪看著陸遠。

    “我其實沒什么野心,我從來都沒有想賺這么大一筆錢,也從來都沒有想開公司,拍電影,也沒有想過踏入娛樂圈……”

    “繼續……”王矜雪嘴角微微抽了抽,但隨后面無表情。

    “這段時間我發現錢就是一個折磨人的數字而已,其實,我對錢沒有興趣……”

    “……”王矜雪呼吸逐漸急促,特別看到陸遠戴著眼鏡四十五度看著窗戶邊的抑郁模樣,她發現自己很難在保持那種高冷的表情了。

    不過,她還是忍住。

    “我其實并不是一個好的編劇,我其實不懂編劇,我也不是一個真正的演員,我其實也沒什么才華……除了稍微帥一點,稍微有氣質一點,我覺得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陸遠模樣很深沉,說的話很順口,他覺得自己將自己心中的話說出來了。

    “噗嗤!”

    當陸遠說到自己帥和氣質的時候,王矜雪突然就沒忍住笑了起來。

    “認真點……心理醫生……你現在正在幫我瞧心理疾病呢……”陸遠聽到王矜雪笑起來以后瞬間就臉憋得有些紅,他突然覺得自己好不容易醞釀出來的沉重氣氛瞬間就不見了。

    這就很難受。

    他現在再想醞釀那種情緒已經完全醞釀不出來了……

    “抱歉,我一直都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就是剛才沒忍住……你繼續,我認真聽。”王矜雪也想恢復那種高冷的模樣,可是一想起陸遠剛才戴著眼鏡的深沉的裝逼模樣她就沒忍住。

    是的!

    不得不承認,陸遠身上似乎極富有幽默細胞。

    “你真的在聽?”

    “真的在聽,你繼續,我幫你分析一下……”

    “我說完了……”

    “說完了?”

    “嗯。”

    “有什么結果嗎?”

    “pretendbe somethin綜合征……”

    “啥?這病很眼中?”陸遠一聽王矜雪突然就拽起了英語,頓時嚴肅了起來。

    這玩意聽起來……

    是挺嚴重的心理疾病?

    “嗯,大致上就是這個意思,確實很嚴重,你必須要接受治療……嗯,我有點事先去忙……等中午的時候我再幫你治療……”王矜雪又露出了一個笑容。

    “好,謝了。”陸遠點點頭在王矜雪離開以后茫然地學著王矜雪的聲音翻譯了“pretendbe somethin”這英文字母,然后他點開網頁……

    然后……

    他看到了裝逼兩個字。

    等等!

    裝逼綜合癥?

    ????

    我特么的看起來像裝逼?

    我是一個裝逼的人嗎?

    我特么……

    啪啪啪。

    就在陸遠風中凌亂的時候,門口又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那個……陸總……我……我想發張專輯,專輯缺首主打歌,你能不能……”

    “額……”

    陸遠看到沈志威以后這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放了沈志威鴿子……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