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寵后 > 144、第 144 章
    離開長寧宮時, 趙三思站在宮門口看著“長寧宮”三個繁體字看了許久。

    李忠賢站在一側, 看著她雙目泛紅, 心中也跟著酸澀不已。方才殿中動靜鬧得這么大,小皇帝如今這副模樣,他自然知曉是為了何事。

    誠然, 小皇帝待皇后情深意重, 若兩人只是普通夫妻,皇后這番勸誡確實讓人寒心。然而, 她們不是普通的夫妻, 在平常百姓家,大度的主母都該給夫君納妾開枝散葉,更何況在這宮中, 幫著能坐擁三宮六院的皇帝廣納后宮,也是皇后的職責。

    皇后, 她沒錯。

    皇上,也沒錯。

    趙三思仰頭看了許久,直到眼睛酸澀, 才低下頭來,也不坐步輦, 率先往承乾宮走去。

    李忠賢趕緊跟了上去。

    快到承乾宮了時, 趙三思突然又停了下來, 李忠賢嚇了一跳,趕緊跟著停了下來,“皇上……”

    趙三思回頭看著他, “李忠賢。”

    “奴才在。”

    趙三思眼神飄忽,說是在問李忠賢,但更像在自言自語,“朕對皇后還不夠好嗎?朕要如何做,皇后才能信朕?”

    “好的好的,皇上待皇后是極好的。”李忠賢連連點頭,私心里真的不想小皇帝和那皇后因此生了罅隙,又道:“皇后娘娘不是不信皇上,恰恰相反,娘娘正是因為信任皇上,所以才會勸皇上納妃,皇上不想委屈娘娘,可娘娘何嘗不心疼皇上?娘娘是不想讓皇上為難。”

    “不想讓朕為難……”

    這些話可真好聽啊。

    若只是如此,她何苦動那么大的氣。

    大理寺卿呈上來的那些證據還在御書房的暗柜里,莫暉望是昌平侯顧崢的人,這些年來在廣儲司貪了那么多東西,那些東西去了何處,不得而知。

    有些事,不是她不知曉,不是她不想,而是不能太明白,而是不能深想。

    因為,她信任她的皇后,篤定她不會背叛自己的。

    可是,皇后不信任她。

    趙三思呢喃了一句,又笑了一下,“不想讓朕為難,所以皇后選擇了為難自己。”

    “皇上,皇后娘娘對您的心意……”

    “朕累了,要快些回宮歇息了。”

    李忠賢趕緊壓下了還沒說完的話,忙躬身應下。

    朝臣同皇后請命后,隔日的早朝,趙三思就同意了朝臣納妃的請求,只是考慮到舉國選秀費財費力費時間,如今正在修建江南水利之事的關鍵時期,實在不宜鋪張浪費,便直接從京城這些世家里選,由皇后全權負責。

    這消息一放出來,京城里的這些有了適婚姑娘家的世家都暗自期待起來,一些在暗中給自家姑娘商量婚事的人家立馬安分下來。

    昌平侯收到消息時,生了好大一通氣,也沒顧及昌平侯夫人在場,把顧夕照罵了個狗血淋頭,“這個蠢貨,自以為得了幾分寵愛,她的地位當真就坐穩了。天下誰不知自古薄情帝王家,到時新人進宮,她坐冷板凳,我看這個蠢貨到哪里哭去。”

    昌平侯夫人對此也憂心不已,但昌平侯一口一個“蠢貨”讓她更是寒心,生平頭一次反駁了這個丈夫的話,“老爺罵阿照有何用?百官都在勸皇上廣納后宮,最后更是求到了阿照面前,老爺讓阿照如何選,不同意這事?到時世人又會如何說她,史官又會如何說她,說她性妒?老爺當真有本事,你去勸皇上不要納妃……”

    清脆的把掌一把將昌平侯夫人掀翻在地,昌平侯夫人捂著被打的臉,一臉震驚地看著昌平侯,回過神來后又兀自笑了,這么多年的委曲求全,忍氣吞聲她早已受夠了。

    看著昌平侯猙獰的面目,她撐著一旁的椅子腳站了起來,看著他笑了許久,才理了理衣裳,“我十五歲嫁入你們顧家,到今日,已經三十二年。嫁給你的那年,你顧家一貧如洗,你也無權無勢,我宋家雖然是破落了,但我宋家三姑娘從小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長大的嬌小姐。”

    “顧崢,嫁給你的第一年,我就懷上了飛揚,隆冬的天,你在邊塞,我挺著大肚子洗衣做飯,凍一手的瘡,那些一起長大的姑娘都笑話我,我去買根菜都要攔著臉……可是,我從沒有同你抱怨半句。我愿意和你同甘共苦,愿意當你的賢妻良母。”

    “后來,你終于出人頭地了,家中日子也慢慢好了起來,我以為我終于能苦盡甘來了。肚子里有了阿照,我想懷里飛揚受了這么多罪,肚子里的這個孩子我一定要好好照顧她。”

    “卻不想,阿照在我肚子里不乖不鬧地平安長大,就快要瓜熟蒂落的時候,我的夫君居然要置我于死地……顧崢,我宋致宛做錯了什么?你告訴我,我做錯了什么?若你想娶我,你當初就不要娶,我堂堂宋家三姑娘要死要活地非你不嫁了?你何苦這樣搓磨我?”

    在昌平侯的印象里,自己的妻子是個沒有主見且柔弱不堪的女人,眼下看她挺直腰桿,句句話說得鏗鏘,帶著逼人的氣勢,他一時愣住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但到底是為他生兒育女的結發妻子,那些逢場作戲的情意在三十余年的歲月沉淀里到底會有幾分真心。

    面對昌平侯夫人一聲一聲的質問,他心虛又心慌,“我看你是瘋了,就會胡說八道……”

    昌平侯夫人哂笑,“我想,是老爺老糊涂瘋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一門心思放在一些不可能的事上……”

    昌平侯立馬沉下臉來,“你什么意思?你都知道了什么?”

    昌平侯夫人面不改色,“你如今的野心勃勃,難道不是司馬昭之心?”

    “你……”昌平侯仿佛被踩了尾巴的貓,氣得神志不清,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昌平侯夫人神色平靜,無所畏懼,“老爺動手也好,妾身犯了一輩子的傻,如今死在你手里,下輩子便不會犯傻了。”

    昌平侯用了力,昌平侯夫人的面漲紅起來,他看著眼前這個女人的臉,時光在那一瞬間倒退,仿佛又回到了新婚之夜,他挑開她的紅蓋頭,一張俏麗的小臉眸含秋水地看著他,不慎嬌羞,“夫君……”

    昌平侯突然就失了力,轉過身去,朝外邊候著的人道:“把夫人帶下去,以后沒有我的吩咐,誰也不能去見她。”

    昌平侯夫人捂著脖子劇烈咳嗽,她還要笑,“咳咳……老爺……是害怕了……咳咳……”

    昌平侯唇瓣動了動,最終還是沒有說話,走了出去。

    他從懂事起,父親就指著那遙遠的金碧輝煌的皇宮告訴他,“那里才是我們的家,總有一天,我們會回到那個家的。”

    年少不懂,父親日日耳提面命,他這一生也就只記住了一件事——復興蕭氏皇朝。

    十八歲娶妻生子,也不過是把他們蕭家皇室的血脈傳承下去。宋家老爺子,瞧著他英武俊朗,說他將來必定是人中龍鳳,于是把宋家三姑娘嫁給他。

    宋家三姑娘他曾遠遠地瞧過一眼,眉清目秀,是個宜家宜室的好姑娘。少年的心是有幾分燥動的,可父親說了,他們活著的使命只有復興蕭氏皇朝,女人都是亂情亂性的東西,有了繼承人,就可有可無了,他日回了他們真正的家,多的是女人。

    他的妻子溫柔體貼,好的讓他有些沉溺其中,但父親的教誨,他不敢忘,所以只能遠離這會讓他亂情亂性的女人,阻斷那些暗中滋長的情愫。

    他英雄好漢,有他的抱負。

    她溫柔美好,他唯有辜負。

    這么多年代代相傳的使命,到了今日,終于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這條路再也沒有退路,前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顧夕照勸趙三思納妃一事,讓昌平侯十分不滿,思來想去,總覺得自己不親自見見人,他有些心難安。

    焦慮地等了三日后,他終于按捺不住了,給趙三思遞了折子,請求進宮。

    他如今不是朝中大臣,昌平侯這個爵位又是虛職,不得帝王傳召,是不能進宮的。

    昌平侯請求進宮見皇后的理由是,夫人病重,想見皇后。

    百善孝為先,規矩禮儀再大,也不能阻止皇后盡孝的。

    趙三思同意了,隔日還貼心地派了段斐親自去昌平侯府接人。

    臨進宮前,昌平侯朝他夫人道:“你要想阿照還能過得好,你最好安分守己。阿照是我們蕭家的人,她可比你識時務多了。”

    昌平侯夫人冷笑一聲,沒有搭腔。

    于此同時,宮中。

    蔡雋看著眼前這些呈上來的東西,心中納悶又擔憂,“皇上明知昌平侯生了異心,進宮見皇后,定是……你為何還要同意?”

    “皇后不會的。”趙三思垂下眼,“朕也不瞞丞相,朕的三千暗衛,都交給了皇后。”

    蔡雋咂舌,回過神來又十分恨鐵不成鋼,“皇上糊涂啊,皇后是您的皇后,可她也是顧家女,自古忠孝兩全,皇上就篤定皇后不會……”

    “皇后不會。”趙三思接過了他的話,抬頭看著她,“就算全天下都背叛朕,皇后都不會背叛朕。”

    “皇上怎么就能如此篤定?”

    “丞相可知,朕下到顧家的聘禮,昌平侯并沒有給這么多陪嫁。朕也是到現在才明白,去歲中秋,皇后主動提議辦中秋賞月宴為江南水利之事籌款,其實只是為了要回昌平侯沒有用來做陪嫁的聘禮。”

    蔡雋垂眸,將自小皇帝登基以來的關于那位皇后的事都來來回回想了一遍,又仔細回想了那日的事,隔了好片刻才道:“皇上如何得知?”

    “朕猜的。”趙三思看向窗外,“先帝陵墓被盜至今尚不知是何人所為,但在衛尋和陳明忠不斷地追查下,查到了前朝皇陵被盜,東陵守陵衛中也有人承認了,前朝皇陵被盜之事就是莫暉望從中牽的線。昌平侯要這么多錢,自然是要私養軍隊。若是如此,朕給到昌平侯府的這筆聘禮,他定是要覬覦的。”

    “中秋佳宴到了最后,無人不會知這是皇后這次設宴的用心。得罪了京城所有的世家,募到的款項還沒有她一個人捐的多,丞相說皇后這般吃力不討好是為了什么?”

    蔡雋跟著她的思路走,覺得她分析地甚是在理,“皇上對皇后當真了解。”

    趙三思搖了搖頭,“只怕是皇后早就察覺到了昌平侯的不對勁,才這般想一己之力力挽狂瀾。”

    趙三思說這,心口處驟然一疼,“皇后真傻。她一個深宮女子,無權無勢,僅有的也不過是朕給她的三千暗衛,她如何能阻擋得了她父親的野心勃勃?”

    若放在從前,蔡雋只會覺得小皇帝這些話是無稽之談,單憑昌平侯是這位皇后的父親,他就要勸小皇帝防備冷落這位皇后了。

    可如今,他卻有些被小皇帝說服了。

    不是信皇后。

    而是信小皇帝。

    “皇上,那如今我們怎么辦?”

    趙三思敲了敲腦袋,“配合皇后。”

    “皇上,繼續查下去,證據充足,就能……”

    “丞相,朕到現在終于明白了皇后為什么要背著朕和她父親抗衡了。昌平侯謀反一事,一旦證據確鑿,那就是株連九族的大罪。皇后,她是顧家人。即便朕想方設法免她一死,往后她的處境如何尷尬?你說得沒錯,自古忠孝難兩全,皇后全了對朕的忠,她就是不孝之人,不孝之人如何配為后?皇后全了對她父親的孝,她就是不忠之人,不忠之人罪該萬死。”

    蔡雋久久無言。

    趙三思嘆了口氣,“又是一年中秋了,不知今年中秋,皇后會給朕的后宮塞幾個女人。”

    蔡雋如今有了孩子,人生圓滿,也懂得了一夫一妻的好處,聽著小皇帝這悵然若失的話,突然有些心疼起來,想了許久才干巴巴地安慰道:“多幾個女人為皇家開枝散葉也好,她們縱使再多人,也總越不過皇后娘娘去。”

    趙三思笑了笑,沒有說話。

    她的皇后,絕不是要一個世間女人都越不過的高位,要的只是愿得一人心罷了。

    她是如此。

    皇后定然也是如此。

    作者有話要說:  一更。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船到橋頭自然沉、36444263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是老六啊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房先生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劉富貴兒 36瓶;酪酪 5瓶;一個不知道叫啥的青年、來來往往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