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會幫他達成他想要的
    他能說這個提議怎么?

    說穆凌繹故意支開自己?

    他只能回答:“多謝顏顏的好意。”

    穆凌繹看著封年的身影吃癟的離開,嘴角的邪笑不斷的擴大。

    他一直看著自己懷里因為自己而,捂著嘴,強忍著,的顏樂,眼里的柔情深得要將她淹沒。

    “顏兒~這樣真有趣。”他低低的對著她說著,低頭又深深的穩住她的唇,惹得她開始火,熱起來。

    顏樂有些生氣的推開穆凌繹,不滿的抗議。

    “凌繹~你會害顏兒難受的!”

    她不能做,但她也會被挑斗得想做的。

    穆凌繹一驚,實在沒有想到這個。

    他的所有動作都停了下來,而后懷著心疼,趕緊安撫她。

    “顏兒乖~我不知道此時也會,我不亂,來了。”

    顏樂在他懷里被他扶好,不再被他,隨意撫,弄。

    但她看著極為溫柔的穆凌繹,覺得凡事都是要公平的呀!

    她雙手環上他的脖頸,這一次將她的唇主動,湊了上去。

    “凌繹~”她吻了,又離開。

    “要讓顏兒也壞一次,才公平~”她說著,將他的衣襟拉扯著,將穩落在他的鎖骨之上。她還是一貫的穩咬,不疼,但更加刺激,穆凌繹的感官。

    穆凌繹的身體徹,底的,僵住。

    就在他真的無奈,然后要做出什么反應,要說出什么話的時候,盼夏敲了門。

    “小小姐!姑爺,盼夏方便進去嗎?”盼夏貼著門縫喊著,而后警覺的看著屋外別處。

    她重重的點頭,心里默語:很好,沒人,只有自己在這幫姑爺盯梢!

    顏樂看著穆凌繹,失笑著在他唇上重重一吻。

    “凌繹乖哦~快緩解下來!”她用自己的手,去捂著他發燙的面頰,而后輕輕的吻著他的額間,要他冷靜。

    穆凌繹點頭回答她,答應她,而后真的什么都沒有做,聽話的將自己的情浴壓下。

    顏樂看著穆凌繹的燥日漸漸的退去,才出聲讓盼夏進來。

    穆凌繹將懷里的顏樂抱得緊緊的,不想他秘密被人發現。

    盼夏笑嘻嘻的將早膳放下而又十分機靈的關門跑出去,她想,自家小小姐和姑爺恩愛最重要了!

    顏樂和穆凌繹這次是真的被誤會了,他們什么都沒做,只是很簡單的將早膳吃了而已。穆凌繹從懷里的藥瓶倒了顆要顏樂吃下后才帶著她出屋子。

    兩人走在去與他們會合的路上,顏樂有些疑惑的問:“顏陌真的不能去嗎?”

    穆凌繹看著她含著失望試探的小表情,失笑的搖了搖頭。

    “顏兒的希望,我從來都不敢去磨沒,”他格外溫柔的說著,而后那只沒牽著她的那只手,從后背之下出來,將手里拿著的面具給她看。

    顏樂看見花燈節買的面具就拿在穆凌繹的手里,瞬間懂得他這么做的用意。

    顏陌不能露面是真。

    但凌繹見著自己不怎么想將顏陌落下,就做出了最大的讓步,想出了最周全的辦法。

    自己的凌繹,太好了。

    顏樂驚喜的將穆凌繹抱住,而后不吝嗇她的親吻,在他的臉上重重一吻。

    “凌繹~我愛你!”

    她愛極了凌繹什么都為自己著想,讓自己開心。

    穆凌繹看著她盈盈的笑臉離開,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唇。

    “顏兒~親這,”他溫柔的看著她,聲音帶著濃厚的笑意。他發覺了,她今天對自己的親吻,格外的多。只要自己對她好,她就會獎勵似的將吻落在自己的側臉上。

    自己的顏兒,對感情很坦率很真誠,從不會掩飾分毫。

    顏樂被穆凌繹的要求逗笑,將他的手拉了下來。

    “回去就親,在外面要正經!”她好笑凌繹是真的什么都不避諱的,對于自己,他沒有任何的拘束,從不會怕自己太青浮,比自己還要喜歡在人前亂來。

    兩人嬉笑著,從和湖心亭回來的一行人遇上。

    封年和赤穹都是第一次游玩侯府,但兩人的心境是天差地別的。

    封年沒有一點兒要游玩的耐心,一直在心里嫌棄著穆凌繹那個人模人樣,其實心里無比禽瘦的人!他就那樣的喜歡癡常顏樂嗎!是不是自己不蠱,惑著顏樂吃下那避子藥,他們這會后要懷上好幾胎了!真真是人不可貌相!之前寡淡,現在卻恨不得天天和顏樂在屋里開,葷!

    禽瘦!

    赤穹原本對含蕊的思念,卻暫時因為見到了這從未見到過的壯觀緩解了些。他新奇的看著各處,驚嘆著這世間竟然有的人的家里有山有水!還有那么大的一個湖泊,竟然也是他們家的!

    天吶!

    顏樂太厲害了!

    他眼前的景象一直揮散不去,亭臺樓閣,碧水小橋,建的壯觀精致,是自己從未見過的,連設想都設想不出的。

    顏樂牽著穆凌繹朝著幾人走去,還未開口就被封年搶先開口。

    “顏顏,你都男扮女裝了,還一直和師兄不避諱,怕是不好吧,”他的聲音比起平時,很濃重的邪魅和玩味淡了些,顯得是真的在替兩人著想。

    穆凌繹敏銳的察覺到封年這細微的變化,心里有些疑惑他到底因為什么轉變了。

    “師弟總是擔憂你不必擔憂的事情,徒添煩惱罷了,”他看著他,目光清冷,將顏樂的手牽得更緊,然后一會護著她的姿態看著封年。

    顏樂看著兩人,并不停留在這個話題,而是將穆凌繹手里的面具拿過來,朝著顏陌開口。

    “顏陌,這個給你帶上,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去啦!”

    她開心的和他眨眼,為不用把他留在家里而傷害了他而開心。

    顏陌有些呆滯的看著顏樂,心里莫名的漏了一拍,他沒想到她會如此,也沒想到這面具是穆凌繹帶出來的。他們兩個人,無論在什么問題上都從未起過爭執,從未有過分歧,就連對自己,一個外人,穆凌繹都會為了維護顏樂的心而容忍。

    他努力將在顏樂那明媚小臉定格的目光收回,而后將她遞給自己的面具待在了臉上,將所有的表情都徹底掩藏起來。

    顏樂看著他沒有什么抗拒的心理,心里那唯一的顧慮終于放下。她其實已經猜到了,就算哥哥和凌繹沒說,自己都知道了。

    那些折磨過顏陌的人,找到這來了。

    他們都緊張顏陌好不好被認出來,會不會他們抓回去。

    但只要自己在,顏陌就不會再受到任何傷害。

    自己不會讓顏陌為了要躲這些藏在家里的,相反,這次出去,如若真的遇見了他那些仇人,自己不會拉著他逃避,而后會為他報仇。

    自己從來就不是會忍讓誰的人。

    顏陌既然依靠了自己,那自己就會幫他達成他想要的。

    顏樂掩飾著眼里的狠絕,要和幾人說帶他們出去逛逛,被赤穹打斷了話。

    “顏樂!沒想到京城真的這么的好玩呀!光你家,我就覺得不可思議!”赤穹的聲音很是歡快,少年的活力盡顯無遺。

    他走在顏樂的一旁,是和顏樂很是平和的說話,玩笑。

    其實在顏樂身邊的男子這么多。

    撇去赤穹年幼于顏樂兩歲這點,他是唯一一個能和顏樂心平氣和相處的一個普通男子,普通朋友了。

    他聽著顏樂也不是很了解的解說,和她看著大街上各處的擺攤,和她研究起這些新奇的玩意是怎么做出來的。

    穆凌繹的目光盡是柔情,寵溺的看著顏樂在和她同樣稚氣十足的赤穹談笑,很慶幸墨冰芷之后,她又交到了真正的朋友。

    顏陌則心里疑惑著自己這樣的情緒是什么出于什么樣的心里。

    他亦一直看著顏樂,不想放過她臉上一絲惹眼的笑容。他不敢相信,原來,女子和男子之間,是真的可以存在純潔的友誼的。就像這個孩子和顏樂一樣,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阻隔,沒有任何的情感糾葛,穆凌繹亦會一直縱容著兩人談論著。

    他想,如果自己沒有產生那一份愛,是不是也可以如此,和她談笑,和她平視著。

    但自己沒有選擇的余地。

    自己對她產生的愛,根本就控制不了的,乃至自己都不敢多看她一眼,怕自己的愛意,通過眼睛泄露了出去,然后她會遠離自己。

    幾人在人來人往的街上走到了末端,最后進了一間客棧休息。

    穆凌繹從懷里拿出絲帕,體貼的將顏樂額間的細汗擦拭干凈。他看著她的明亮的眼睛里盡是熠熠的光,不覺的輕笑。

    “顏兒開心嗎?”他的聲音極為的溫柔,又開始不去顧慮一張桌邊,還坐著顏陌,封年,赤穹。

    他此時的眼里就只有她,心里想估計的,只是她。

    而顏樂盡管和赤穹無比合得來,確實一直與他走在眾人的前頭,但她其實一直關心著身后的穆凌繹的。

    她發覺凌繹雖然很喜歡吃醋,對別人和自己太過親密這件事很是排解,但當自己和別人談論什么的時候,他從未貿然打斷過。

    他一直看著自己,注意著自己,默默的在旁邊守護著。好幾次有人不小心的要撞到自己,都會被他護在懷里,避開碰撞。然后在別人離開之后,他又會放開自己,讓自己再自由的自己走自己。

    凌繹是真的很懂自己在什么時候,最想要的是什么。

    穆凌繹看著顏樂眼里漸漸深起來的柔情,笑意又深了幾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