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低調大亨 >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不亦樂乎 (萬一)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不亦樂乎

    楚乾坤的做法讓郝歌很不解,理不清他的思路。

    要是番茄再給他高估值的融資一次,他肯定開心的不得了,什么控股不控股,什么事業不事業。

    錢進自己的袋子,才是最大的事業。

    而且,他還可以通過控制唐可欣,來重新控制好聽音樂網,絕對的人財兩得。

    可惜,也不知道唐可欣是哪根筋搭牢了,自從第一次融資以后,就不再同意給好聽音樂網繼續投資。

    讓他的算盤撥不響。

    “也許他不喜歡錢,只是純粹的想做點事情。”

    這幾天,唐可欣雖然一直在和李禧炫溝通。

    可是李禧炫自己,都是今天才從楚乾坤那里,確定深藍投資的,根本沒向唐可欣提起過融資已定的事情。

    郝歌一直覺得今天的唐可欣很奇怪,似乎話里話外,都對他意有所指。

    他感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似乎,唐可欣正在用一些暗示表達著不滿。

    “接下去,你準備怎么辦,有沒有其他辦法獲取星辰傳媒的股份?”

    “如果他不肯融資,我一點辦法都沒有,我總不能拿著刀逼他吧。而且,就算他有融資的計劃,也未必就一定是我們番茄。我收到消息,對星辰傳媒感興趣的,不光光是我們,還有其他的投資公司。比如紅葉投資,他們的實力和人脈如何,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

    最喜歡喝咖啡的唐可欣,自從郝歌進入包廂以后,一口咖啡都沒有品嘗。

    手中的湯勺,無意識的攪動著,在杯中形成一個小小的旋渦,隨時都可能會因為慣性,飛濺出來。

    “紅葉投資也感興趣,他們后面是哪家網站,這個你打聽過嗎?”

    郝歌的臉色很不好,現在不是楚乾坤想不想賣股份,而是他能不能競爭的過別人的問題。

    唐可欣無語的搖了搖頭:“你想多了,像紅葉這樣的公司,是不可能替別人出面收購股份的。他們完全是自己對星辰傳媒感興趣,純粹是看好它的前景。”

    “不是每家音樂網的老總,都有你一樣的想法,也不是每家投資公司,都有一個我的。”

    唐可欣的話語中,竟然帶著一絲感傷,不是誰都有他們兩人這樣關系的。

    “那就這么放棄了?我不甘心啊,要是能兼并掉星辰傳媒,好聽網肯定能成為業界第一。”

    郝歌不想放棄,但他能用的手段不多,依然想利用唐可欣,借用番茄投資的資源。

    “為什么非要星辰傳媒,其他音樂網站不行嗎?”唐可欣心里有疑惑。

    郝歌嘆息一聲,慢慢的搖著頭:“其他不行,只有星辰傳媒才有希望。”

    有句心里話,郝歌沒有告訴唐可欣。

    他看上星辰傳媒,真正看上的不是星辰音樂網的資源,而是它的其他實體資源。

    看上的是7+1的創造能力,看上的董嘉倪這樣的音樂人,以及其他。

    音樂網,他有好聽網就可以了,星辰網的那一套,他都可以復制過去,所以有沒有星辰音樂網,根本無所謂。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好歌是想以融資星辰傳媒為名,行兼并星辰傳媒之實。

    借此進入實體資源,打通線上和線下,做一家有具象資產的公司。

    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現實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郝歌哪里知道,他以為楚乾坤是無知,卻不知,他其實是無畏。

    他在楚乾坤的星辰面前,就猶如一條小蛇在向一頭大象,展示它的體格。

    “那我也無能為力了,你自己再想想辦法吧。”

    唐可欣除了繼續給李禧炫打電話,每天在她面前露個聲音以外,確實沒有其他辦法。

    “哎,好吧。我自己再想想辦法。”

    “對了,你這次去法蘭西,還順利嗎?談的如何?”

    “談不上順利,我先回去了,你等我電話。”

    一個心情郁悶,沒準備繼續留下來,一個興致也不高,并沒有挽留。

    端著已經涼了的咖啡,站在窗邊,望著炎熱的戶外,唐可欣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

    ……

    “雨涵,這些就是你近期需要做的事情。還有這些文件,你先看,然后分類歸檔,有需要老板簽字的,按照輕重緩急交給老板簽。”

    李禧炫抱著一疊文件資料,正在交代著昨天返回東州的胡雨涵。

    柳依依新招的三個助理,按照一個月一輪換,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輪到第三序號的胡雨涵在東州看家。

    第二順位的李禧炫,今天和胡雨涵做好交接工作后,明天就會啟程,回到柳依依的身邊。

    “放心吧,你以為我這兩個月在柳總身邊,是白待的嗎?肯定不會出錯。”

    胡雨涵熟練的整理著手邊的文件,感覺自己閨蜜??鋁瞬簧佟?/p>

    “哎呦,胡大本領這是嫌我話太多了呀。嘿嘿,等你知道了老板是誰,等你在他身邊待兩天,你就知道我的??攏?卸嘀匾?恕!?/p>

    李禧炫雙手抱胸,隔著辦公桌盯著手上忙碌的胡雨涵,一臉準備看戲的興奮勁。

    胡雨涵抬起頭,嘟著嘴說道:“對哦,說到我們老板,我就奇怪了。為什么大家都不說他是誰,我問柳總她不說,神神秘秘的。后來你離開了,小瑩過去了,我問她,她也不說。“

    ”還有你,發短信問你,你也總忽悠我。我現在嚴重懷疑,我們老板,是我認識的人。不然,你們不會一個個,都這么神秘兮兮的。”

    “可以啊,果然是胡大本領,這個外號不白給啊,能猜會道的。那你猜出來是誰了嗎?”

    李禧炫說的輕松,心里卻是有點小緊張,要真被胡雨涵猜出來就不好玩了。

    “哪有那么好猜啊,我都快想破腦袋了,也想不出來會是誰?你知不知道,我都打電話給我家里了,問我爸媽,是不是他們認識的人。你猜結果怎么樣?”

    胡雨涵一臉痛苦,文件也不整理了,下巴搭在桌上,神情郁悶。

    “怎么樣?怎么不說了。”

    李禧炫坐回自己的座位,開始盤整今天的工作。

    交接日,雙秘書,由她帶著胡雨涵一起完成今天的工作。

    “哼,我真懷疑我是不是他們親生的。我媽竟然說我神經病,說我讀書都傻了,讓我趕快找個男朋友把自己嫁了。禧炫,你說說看,這天底下,有這樣的爸媽嗎?”

    胡雨涵說的極度悲傷,雙眼發散的盯著前方,等半天沒有等到李禧炫的回應。

    于是抬頭一看,更氣了,好閨蜜正在偷笑。

    “你還有沒有同情心了,真是氣死我了。”

    胡雨涵習慣的抓起一本文件,準備如同在學校寢室打鬧一般的丟過去。

    李禧炫趕緊喊道:“別扔,那是要老板簽字的文件。”

    手已經揮出一半,文件夾即將離手飛出的關鍵一秒,胡雨涵反應了過來,手腕順勢往下,文件夾啪的一聲落在桌上。

    李禧炫拍著胸部,心有余悸的說道:“被你嚇死了,你可長點心吧。這是辦公室,不是學校寢室,收著點。”

    胡雨涵俏皮的一吐舌頭:“習慣了。你還說我了,要不是你竊笑,我能窩火嗎?”

    “得得得,怪我行了吧。看這時間,老板快到辦公室了。快準備一下,我帶你去面見這位讓你魂牽夢縈,一直沒猜出來是誰的老板。保證是個大驚喜。”

    胡雨涵搖搖頭:“驚喜不奢望,我就怕是驚嚇。”

    “boss!”、”boss早!” …….

    一陣有序的招呼聲之后,隔壁辦公室的門被推開,能聽到明顯的腳步聲。

    “雨涵,你等一下,我先過去匯報,一會兒來叫你。”

    李禧炫抱著一疊資料,雖然是近期的最后一班崗,但是并沒有什么特別的,一如往日。

    “去吧!”

    胡雨涵雖然躍躍欲試,但也知道規矩,到了此時,也不在乎那么幾分鐘時間了。

    李禧炫丟了一個媚眼給她,走出自己的辦公室,進入隔壁楚乾坤的辦公室。

    沒有一點異常的表現,和平時一樣的給楚乾坤泡好了茶,然后開始匯報今日的工作安排。

    “……下午三點,約了東方時尚的蔣申茂蔣總,到他們公司和他商談模特合作的事宜。金米秋部長那邊,昨天已經通知她了,她說會提前十分鐘,準時在東方時尚那邊等你匯合。今天晚上沒有工作安排。”

    匯報完畢之后,合上工作筆記,靜靜的站立在一旁。

    “還有其他的事?”

    按照正常的流程,在匯報完畢后,如果他不開口,李禧炫就會的默契的離開辦公室。

    今天異樣明顯,竟然一直站著沒動。

    “是的,楚總,今天已經八月二十五了。”李禧炫提醒的說了一個時間。

    “八月二十五了,時間過的可真快,馬上就要開學了。剩下的事情你抓緊安排吧,開學以后,時間上就沒有這么自由了。”

    楚乾坤自以為理解了李禧炫的意思,點了點頭,當心思都放在工作上的時候,這時間總是會飛快的流逝著。

    轉眼之間,暑假馬上就要結束了,他都有種一事無成,什么事都沒有干完的感覺。

    每天的工作安排,永遠是滿滿當當的。

    這還是他不太管事情,李禧炫很多沒必要的工作,都沒向他匯報,或者安排其他人做掉了。

    不然的話,他絕對要比現在忙一倍,從這點也可以看出,柳依依以前是有多么的忙。

    “boss,我指的不是要上學的事情,……”

    沒等李禧炫說完,楚乾坤又自言自語的說道:“不是開學的事情,那是什么?你不會是又月光了吧,又沒新衣服穿了?”

    狐疑般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禧炫相貌漂亮,身材也是沒得說。

    可以說是行走的衣架,ok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能把優點都襯托出來。

    “不是。”

    感受到楚乾坤的目光,李禧炫臉色一紅,有些尷尬。

    月光族,這個名號,看樣子是摘不掉了。

    她是喜歡買衣服,可也沒楚乾坤想到的那么夸張。

    前段時間,楚老板才獎勵了她一個批條,可以到ok店里免費提取三件衣服。

    三件衣服的指標,她才用了一個,這個月的工資還余下了大一千多,絕對能富足的渡過余下的天數。

    一般的公司,都是要拖到每個月的十號以后,才會發放上個月工資。

    對這種操作方式,楚乾坤當年就大為不爽。

    所以自己當了老板后,他給范文芳下過一個指示,他手下的公司,所有員工的工資,最遲都不能拖過三號。

    如果不是考慮財務要做賬,他肯定會要求一號發放。

    雖說,和十號左右發工資,最終的工資總量是一樣的。

    但是,在三號之前就把工資發掉,卻是被公司的員工稱之為民心工程,深得廣大員工的人心。

    “不是,那是什么,你說。”

    兩次沒猜對,楚老板有點丟面子,最終還是把球還給了李禧炫。

    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李禧炫道:“雨涵回來了,我們今天做交接工作。明天開始,她做你的臨時秘書,我要回柳總身邊去。”

    “胡雨涵回來了,噢,一個月過去了。過的真快,你在我身邊都有三十天了。”楚乾坤雙眼一亮:“她知道是我嗎?”

    “我剛才試探了一下她的口風,應該還不知道。”李禧炫搖搖頭。

    這一切所謂的保密,都是楚乾坤搞出來的惡作劇。

    手中掌握著如此多家公司,公司資產好幾億的公司老板,喜歡琢磨這種事情,實在是讓人大跌眼鏡。

    不過,這樣從另一個方面證明著,楚乾坤還是她們的學弟,還是那個小年青。

    只不過,是一個很厲害的牛逼青年。

    她現在都能腦補出胡雨涵見到他的表情,因為,一個月前,她就是這么經歷過來的。

    當時,真的是讓她驚訝的半天沒反應,始終以為楚乾坤是在開玩笑。

    說他在公司里當個小官,她都能接受,因為,那天面試的時候,她們就有過猜測。

    可作為公司的創始人,老板,實在是把她震驚的不要不要的。

    “那就好,你去叫她過來吧。嘿嘿嘿……”

    楚乾坤自娛自樂,獨自笑個不停,小孩子心性展露無遺。

    和平時辦公時的穩重,截然不同。

    李禧炫搖著頭出去了,她都看不透,不知道哪個性格才是真正的楚乾坤。

    最讓她無語的是,她自己竟然也跟著他,一起玩的不亦樂乎。

    ……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