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重案戰鷹 > 第784章 對誰都夠意思
    走出了公安局的辦公樓,戈高掏出車鑰匙遞給呂露。

    “你這是干什么?”呂露連忙擺手,“你不會是想讓我來開車吧?不行不行!我可是出了名的馬路殺手,還是你來開車吧!”

    戈高似乎也有點為難,他捏著鑰匙想了想,指指院子外面:“那咱們就搭公交車吧!”

    “你也開不了車么?”呂露很自然的把戈高想成了和自己一類的人。

    戈高搖搖頭:“不是開不了,我初來乍到,云黃市的路線根本還不熟,讓我開車,效果估計和無頭蒼蠅是一樣的,還不如先坐公共交通工具熟悉一下路線。”

    “就坐幾次公交車,你就能記得住路了?而且以后保不齊會需要去坐公交車沒有經過的路段,到時候你怎么找?”呂露倒不介意坐公交車,只是對于戈高對記路的信心忍不住有懷疑。

    戈高豎起一根食指在呂露面前左右搖動了幾下:“給你一個建議,永遠不要當面質疑一個男人的認路能力和方向感,這是男人自尊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呂露撇撇嘴,勾勾手:“那走吧,開車我不行,坐公交車我還是挺熟的。”

    于是呂露這個云黃市人就帶著戈高這個剛剛在這里落腳的外地人熟門熟路的來到附近的公交車站,輾轉換乘了兩次,這才到達任恒基的公司所在地附近。

    “你今天才第一天報到,就已經在柜子里備下換穿的衣服了?”下了車朝任恒基公司方向走的時候,呂露問。

    若不是方才在公交車上她發現坐在自己身旁的那個姑娘一直偷偷的在瞄戈高,她恐怕到現在都不會仔細的去留意戈高的衣著搭配。

    在原本穿著的衣服被許夢怡哭濕了衣袖,沾了不少眼淚鼻涕之后,他就去換了一件高領毛衣。

    毛衣是純黑色的,粗線的質地,高領也并非緊貼著脖頸的那種,而是很寬松的堆堆領,和下身那條黑中泛灰的休閑褲搭配在一起顏色非常協調好看,再加上戈高筆直的站姿和俊朗的長相,難怪的呂露旁邊的年輕姑娘會忍不住想要多瞟幾眼。

    戈高聳聳肩:“有備無患,突發狀況誰也預料不到,不是么?”

    兩個人步行了大概十幾分鐘,終于找到了任恒基公司所在的寫字樓,乘電梯來到公司所在的樓層。

    一出電梯他們就被前臺的工作人員給攔住了,詢問他們的身份和來意。

    隨后在戈高三言兩語的說明和溝通之后,兩個姑娘的態度從最初程序性的冷淡逐漸熱絡起來,把他們帶到了會客室,坐在舒適的沙發上,不一會兒還給他們端來了一壺杭白菊。

    “二位先在這兒喝茶等一會兒,我們去找一下主管來。”其中一個前臺姑娘笑瞇瞇的對他們說,聲音溫柔的差不多可以掐出水來。

    戈高也對她笑著點點頭,道了謝,伸手給自己倒了一杯,也給呂露倒了一杯,最近天氣一天冷過一天。

    呂露接過杯子抿了一口,茶水里的冰糖放得剛剛好,喝起來有一股淡淡的甜,咽下去之后,香氣順著食道流下去,胃里一陣溫暖,舒服極了。

    “任恒基的公司,待客之道可真不錯呀!”半杯熱茶驅散了呂露渾身的寒意,她忍不住舒服的瞇起了眼睛,嘴里小聲的發出心滿意足的感慨。

    戈高可沒像她那么容易滿足,杯子握在手里,里面的茶倒是沒怎么喝,只是隨手把玩著而已,聽到呂露的感慨,微微一笑:“不是他們公司的待客之道好,主要得看你是跟誰來的,跟我一起,到哪里待遇都壞不到哪里去。”

    “真的假的?你是過于自信,還是過于自戀呀?”呂露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對戈高的話絲毫不買賬,一副聽他講笑話的樣子。

    戈高也不在意她的這種態度,把玩著手里的茶杯,眼睛注視著茶杯里淡綠色的茶水不知道想著什么。

    過了一會兒,來了一個自稱是公司里的業務經理的男人,大概三十五六歲的樣子,一進門就殷切的上前和戈高、呂露輪流握手。

    “我剛才聽前臺說了,二位是公安局來的?有什么我可以幫忙的么?”業務經理也坐了下來,客氣的問。

    “看樣子平時你和任恒基的關系應該是最親密的嘍?”戈高放下手里的茶杯,微笑著問業務經理。

    業務經理連忙擺擺手:“不敢當,不敢當,我就是個跑業務的,說好聽點叫經理,說不好聽點兒,就是個業務員頭頭,論和大老板親近,也輪不到我,主要是二位今天來的有點不是時候,上頭幾個和老板平時接觸比較多的領導都不在,要么出差沒回來,要么提前下班回去了,所以前臺就把我給叫過來,絕對沒有不重視二位工作的意思。”

    “你不用那么緊張,我們就是例行公事的簡單了解點兒情況!”呂露看業務經理兩只手搓來搓去,好像很緊張的樣子,連忙開口對他說。

    業務經理笑著點頭答應,看樣子也沒有真的把呂露的話放在心上。

    隨后戈高和呂露輪番問了這位業務經理一些問題,當然,基于業務經理平常因為工作性質的緣故,和任恒基的直接接觸機會并不是特別多,戈高他們問的問題也比較泛泛一些,沒有過多的試圖深入發掘什么。

    基本上,業務經理口中所描述出來的任恒基,是一個雖然人到中年,但是依舊充滿了事業上野心的男人,專注于公司的生意,十分的精明強干,而任恒基的妻子許夢怡與任恒基可以說是珠聯璧合的一對黃金搭檔。

    業務經理還委婉的表示,雖然許夢怡在員工面前很有老板娘的威嚴,但是在老板任恒基面前卻是十足的小鳥依人,讓員工們私下里沒少感慨,愛情果然會讓人變得比較不一樣。

    和業務經理談過之后,戈高又請他幫忙找公司其他平日里能有機會接觸到任恒基的職員。

    業務經理倒也算是個爽快的性格,沒一會兒就給叫來了幾個人,其中有一個原本是任恒基的秘書,因為懷孕生子,不能繼續擔任秘書的工作,所以被調到了其他部門。

    結果和這些人逐個談了一遍,到最后,就連一向認為自己耐心很好的呂露都有些厭倦了,時不時的就拿眼睛去瞄戈高,看看他有沒有結束談話的意思。

    結果戈高居然一直很淡定的和業務經理給帶過來的人逐一的都交談了一遍,然后才和呂露一起離開了任恒基的公司。

    “我原本以為自己的耐性就夠好的了,沒想到你比我還厲害,”走出大樓之后,呂露忍不住打了個呵欠,“剛才那些人說出來的東西大同小異,聽多了我都快背下來了,搞得我在一旁差一點兒犯困,真不明白你干嘛還要浪費時間都聽一遍。”

    “就是因為大同小異才需要多聽一聽,看看到底有多少人都私底下通過氣,在盡量對外保持口徑一致。”戈高一邊走一邊對呂露說,天已經黑了,氣溫也更涼,他把原本敞開的大衣扣子扣好,兩只手插進大衣口袋里,“正所謂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越多的人說出相似的話,那可信度反而就越低。”

    呂露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看看手表,問:“那咱們剛才為了聽他們的版本是不是都一樣,浪費了那么多的時間,現在是不是來不及過去工廠那邊了?”

    “剛才我在聽他們說話的時候,你在干什么?做白日夢?”戈高眉頭皺了皺。

    呂露方才就坐在自己身邊,安安靜靜,一副全神貫注、認真傾聽的樣子,結果現在她問出來的問題充分的暴露了她方才在走神的事實。

    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開小差的事情,呂露心虛的縮了縮脖子,嘿嘿的干笑幾聲:“那會兒天都快黑了,我哪可能是發白日夢啊,我……我就聽那些人說多了之后,發現基本上都是一個版本,統一過口徑了似的,就……抽空回憶了一下丟了的那一半年終工作總結上頭自己都寫了些什么……”

    戈高停下腳步看著呂露,沉默了幾秒,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然后又繼續向前走,對她說:“方才和他們的對話過程中我已經順便向其中的一個人詢問過了,工廠那邊是實行三班倒,也就是說,一天24小時都會有人在值班,走吧,現在咱們過去還來得及,早點完成任務你才能早點回家寫那半篇年終總結!”

    呂露連忙點點頭,又偷偷的看了看手表,一邊和戈高一起朝公交車站走,一邊在心里暗暗的盤算著,今天晚上自己是不是得開夜車才能夠搞得定。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