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網游小說 > 武林半俠傳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追至
“如是寺乃是三上教之一,佛子乃是頭面人物,無論如何也不會在人前自曝其短……”

方明在漫步當中,身上的氣息又是一變。

不僅如此,他體格一陣聳動,居然身形又硬生生拔高幾分,化為了一個面容俊美,眸中帶著魔意的年青人。

魔主!

這便是他現在的身份了。

“釋牟尼身上有傷,必然要尋覓清靜之地,苦心調養,等到痊愈方可現于人前……這段時間當中,有沒有值得我利用的地方呢?”

方明摸了摸下巴。

旋即,他眼角余光一瞥,就在街角見到了某個徽記。

標記圖案簡單,就好像某個頑童的信手涂鴉之作,但落在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眼中,卻是帶著異樣的味道。

“嗯!”

方明在夜里七拐八拐,旋即就來到了一家大宅院之后。

旋即,又出示了得自七絕堂的客卿長老令牌,就立即被恭恭敬敬地請到了地下核心密室里。

“屬下七絕堂外門執事鄭石,見過長老大人!”

一名面相富態,肥頭大耳,似商人多過武者的員外恭敬拜下。

這次前往七絕堂,方明可是得了蘇無二的允諾,在大乾的七絕堂暗部、人脈,盡可以隨意驅使。

“宗門有何消息,還有,其它六道,目前在朝闕城主事者是誰?有何謀劃?”

方明毫不客氣地問了。

此時的外域七魔門同仇敵愾,若有著行動,這里的七絕堂負責人,不可能不清楚一二。

“這個……屬下只是接到宗門之命,全力協助大人,此外……”

執事有些遲疑,但想到之前見的客卿長老令牌,那可不是假的,而宗門傳來的令喻更是鄭重。

縱使魔主已經聲名遠播,但畢竟還只是一位客卿,如此親之重之,實在是前所未有之事,因此也就說了:“屬下的任務……只是煽動流民,匯聚朝闕城,其余事務,此地非七絕堂主管,因此主要都是由鬼王寺負責,目前已有鐵佛尊者到來,主持大事……據屬下猜測,目標應該是天闕關無疑!更與血龍敖無虛有著牽連!”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方明只是點頭,沉吟不語,又問:“鐵佛尊者現在何處?”

“此非小人所能知曉!”這名執事又道:“不過,若長老要見尊者,小的倒可以去聯絡鬼王寺執事,代為安排……”

“去吧!”

方明揮揮手。

“屬下遵命!”

鄭石當即恭敬退下,臨走之前,卻又道:“長老可需美酒美食供奉?屬下還特意搜集了數名歌女,都是自九州精選而來,小有名氣……”

本來,這還是他不惜血本,準備送回宗門,行賄幾個外事長老的。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大名鼎鼎的魔道后起之輩,未來天人有望的魔主就在跟前,不牢牢抓住機會才有鬼。

“歌女?”

方明當即想到了剛才引他進入密室,那幾個明眸善睞,巧笑嫣然的風流女子,不由一笑:“準備一桌酒席即可,其它的都免了吧!”

“屬下明白了!”

鄭石心道這是個不好女色的,當即準備回去讓自己那幾個大廚多多用心。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酒菜便擺上,兩個侍女目光似微蘊幽怨,又恭敬地侍立在一邊。

“賊心不死!”

方明心里暗道一句,卻也沒有托辭,在兩名侍女的服侍之下品酒吃菜,倒也頗為逍遙。

酒席過半,剛才出去的鄭石便回來了,臉上還帶著歉意的笑容:“啟稟長老,此時不巧,鐵佛尊者正在外緝捕幾名正道小崽子,不在朝闕城中,鬼王寺甚至還發來公函,請我們相助一臂之力!”

方明注意到,饒是已經經過調、教,在聽到‘正道小崽子’這種言語的時候,他身邊兩個侍女還是不由自主地抖了兩下。

很顯然,大乾之中,三教五宗威名遐邇,可不是鄭石能夠撼動的。

不過,這幾女自買來之后,已經注定一輩子不能見天日,也就那樣了,倒也不虞秘密泄漏。

“到底出了何事?”

方明眉頭一皺,沉聲問著。

“這事件起因,還是尊者的大徒弟鐵頭和尚被人殺于道旁,尊者震怒之下,又到……”

鄭石顯然剛剛做了功課,對答如流。

但方明越聽,臉色卻越是奇異。

他隨手殺了個人,最后倒霉的卻是青云宗與天雷宗等正道弟子,卻也令他有著一種天意弄人的感覺。

“我外域七道同氣連枝,守望相助,也是應該之事!如此……我便也過去看看……”

方明嘴上說著連自己都不信的話語。

當初的鐵頭和尚已經亮出鬼王寺的根底又如何,犯到方明頭上,還不是說殺就殺?

“屬下立即準備!”

鄭石興奮答應道。

顯然,方明這次出手,對于示好鬼王寺,乃至鞏固他在這里的地位,都是大有益處。

方明看著忙前忙后的鄭石,臉上卻是無可無不可的表情,又飲了一杯,嘴角帶起一絲微妙的弧度:“鐵佛尊者?”

歷來天人才稱天尊。

不過大宗師已經是明面上極高戰力,鐵佛又窮兇極惡,威名素著,稱一聲尊者,便是說他武功通神,已經近乎天人!

可惜在方明眼里,這一步之差,卻是天壤之別!

……

呼呼!

兩道人影縱掠如風,在樹叢中帶起連綿的幻影,忽然一停,現出兩個狼狽不堪的人來,赫然是碧落歌與宋余成。

只是,除了他們兩個之外,之前一起,武功最為低微的秦師妹已經消失不見,也不知道是失散還是已經身遭不幸。

“朝闕城在望!”

宋余成卻是面帶喜色:“只要到了三十里之內,讓我放出焰火,雷師兄必星夜馳援,鐵佛必死無疑!”

“可惜最危險的也是這一段!”

碧落歌看著自己與宋余成,兩人原本瀟灑不羈的外貌已經徹底遮掩,幾乎變成了兩個難民,再也找不回之前模樣,疲憊的臉上不由也浮現出一絲苦笑。

“我們之前喬裝打扮,混入三個大型流民群之中,自以為天衣無縫,想不到還是被鐵佛找了出來!”

宋余成想到之前場面,臉上肌肉也是一顫,顯然猶有余悸。

“是我的錯!”

碧落歌苦笑一聲:“原本我以為他只是陽神鎖定了我的氣息,卻想不到此孽竟然已經神念分化,附著在我們三人身上,無論跑到天涯海角都逃不過他的感應,之前的秦師妹,便是為此……唉……”

“神念分化,天人也是一步之遙!”

宋余成的臉色很是難看:“果然不愧尊者之名!”

卻是知道,若無碧落歌這個宗師幫扶一把,他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甚至,不用鐵佛尊者動手,便是座下那六個鐵字輩弟子,就足以置他于死地。

“幸好……我們此時……”

碧落歌只說了一半,臉色當即大變!

一種無可匹敵的巨大壓迫之感,頓時將他鎖定,令他生出自身秘密都被看光的錯覺。

一副景象頓時浮現在他腦海,化為鐵佛尊者跌坐的身影。

“嘿嘿……兩個小崽子,又想跑到哪里去?”

精黑色的骷髏雙眼似放著碧綠的火焰,桀桀怪笑。

“又來了!”

宋余成在一邊,臉色也是難看到極點,知道此必是鐵佛尊者利用分神附念之法,在感應他們的位置。

就在碧落歌接收到畫面的同時,他們的方位也必然暴露了!

碧落歌還好,被定位的時候還有著感覺,陰神示警,但換成他宋余成,當真是毫無所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之前,就是不知道此點,才無奈隕落一人。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鐵佛尊者眨眼及至,碧落歌立即拉著宋余成,化為兩道幻影。

“如何?放是不放?”

宋余成卻低聲道,手里掏出了一管造型精美別致的火箭:“若是在這里,我沒有把握朝闕城能看見!”

“放!”

碧落歌卻是面色沉凝,似可以滴出水來:“剛才我感應到的畫面清晰無比,鐵佛尊者必然距離我們極為接近,甚至下一刻出現在我們面前也不無可能!”

宋余成手一抖,當即射出焰火。

咻……啪!!!

耀眼的煙花化為流星,劃破天空,又形成了一個奇異的記號,縱然是白日都清晰可見。

……

“嘿嘿……正道小子技窮了!”

風翎子抬頭,看著幾乎近在咫尺的煙花,卻是冷笑一聲。

此時的他穿著道袍,手持柱杖,神情瀟灑,之前的重傷似乎早已不翼而飛,不僅不翼而飛,甚至還因禍得福,大有好處!

“不錯,不過夜長夢多,天雷宗的飛火流星天下聞名,雖然距離朝闕城還有三十余里,但也難保周圍便沒有正道高手!”

坐在肩輿上的鐵佛尊者卻是忽然開口:“鐵腿、鐵腳!”

“諾!”

兩名弟子齊聲答應,腳下似化為幻影,帶動著肩輿飛快移動起來。

“嘖嘖……有著覺醒了神足通弟子就是好,哪像小道……”

風翎子眸中浮現出艷羨之色,一拂袖,如行云流水般跟了上去,速度也是絲毫不慢。(未完待續。)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