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網游小說 > 武林半俠傳 > 第八十三章 處置(求收藏!)
“石中玉,你還要欺師滅祖么?”

白萬劍本來就擔憂賞善罰惡之令,奈何一眾長門弟子還被長樂幫押在這里,也只能留下周旋,只是已存了拼命之念,雙目赤紅,駭人無比。

“白師傅的事先放一邊!”

方明擺擺手,讓白萬劍一拳落到了空處。

“高三娘子、風良、范一飛、呂正平,你們四位乃是為了前幫主司徒橫而來,懷疑他被我們暗害,是也不是?”

方明電一樣的目光劃過四人,竟似蘊含巨大的威嚴,連向來最為跋扈的高三娘子也不敢對視。

“我便跟你們說清楚,司徒橫貪生怕死,不敢接那賞善罰惡之令牌,為了幫中各人生計,我們一起定計,由我出頭逼問司徒橫,再由貝先生與其它高手一擁而上,將司徒橫逐出本幫!由本人暫攝幫主之位!這個答案你等可還滿意?”

“原來如此!”

高三娘子等對視一眼,心里一個疑團又解了開來:“難怪無論長樂幫還是司徒大哥都不好向我們言明,唉……一個貪生怕死,一個以下犯上,都是大為丟臉之事,特別是司徒大哥,我等與他相交多年,居然不知他是此種人……也無怪他被逐出長樂幫之后便即歸隱,顯是羞于見到外人,竟令我們誤以為他被暗害了……”

“既然誤會已經冰釋,之前多多得罪,還請石幫主勿怪……我等還有要事,就此告辭!”

范一飛抱拳行禮,與高三娘子等人就想離開。

所謂的要事,自然是要趕回關東,料理后事了。

“嘿嘿……你們關東四大派當我長樂幫是好欺負么?如此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方明眉毛一豎:“貝先生……你帶這四位下去,看看留下點什么賠罪的好!”

“四位,請吧!”

貝海石翩然下場,以他五行六、合掌的功夫,要料理這四大掌門也非難事。

“好!好!”

高三娘子與風良等人慘然道,跟著貝海石緩步而出。

此是江湖規矩,饒是楊光、石清夫婦等人都不好多口。

在場的也只有史億刀渾渾噩噩,只以為方明的意思是要高三娘子他們留些錢財禮貨賠罪而已。

“這……到底誰是玉兒?”

石清夫婦對視一眼,都是有些詫異。

“若論相貌裝束,自然是此時的石幫主更像玉兒一點,但我們的玉兒怎么會如此殺伐果決,觀此人行事,已經儼然一副梟雄巨孽之象……又……又怎么會是玉兒?難道我們的孩子還是這青年……”

想到這里,他們又不由向史億刀看了一眼。

若論相貌,自然是此時這個石幫主更加像他們兒子一點,但父母親情,天生親近,那冥冥中的一絲靈感,還是讓他們覺得史億刀更像自己的孩子。

血脈之中,自然有著一種無法割舍的情感。

“石幫主,你行行好……告訴我,到底誰才是我孩子?”

閔柔柔聲行禮,已是泣不成聲。

‘唉……神魂穿越就是這點不好,關系一團亂……’

方明起身,肅然道:“不敢當兩位長者此禮!還請上座!”

此言一出,其它人對視一眼,都是想到了什么。

旁邊的長樂幫眾眼疾手快地上了座椅,方明請石清夫婦坐下,才苦笑道:“本人年少輕狂,犯下許多錯事,不敢有辱先人,遂改名破天,等到完結雪山、俠客島諸事之后,若能僥幸生還,自當承歡膝下!”

這也是方明深思熟慮過后說出的一番話。

石中玉的身份跑也跑不掉,要想不認石清夫婦,自然需要一個藉口。

“而這個罪孽深重,不敢有辱先人云云……”就是不承認而承認了。

“此前之事,在下一人承擔,與父母旁人無關!!!”

方明森然道。

如此一來,一個迷途知返,又不愿意連累父母的千金浪子形象便躍然紙上。

‘我真是太他瑪機智了!’方明暗暗在心里給自己點了個贊。

“他……他真的是玉兒!好孩子!居然想獨自一人贖罪!不忍牽連我們!!!”

石清感動得眼淚嘩嘩的。

而閔柔更是嚶泣連連:“有事咱們娘倆一起扛,至不濟一起死在雪山便罷,又算得了什么?我的玉兒啊……”

“兩位長者,我這里還有一個喜訊!”

方明翻了一個白眼,自然不會上去相認,反而抓了一個擋箭牌出來:“這位……這位俠肝義膽的青年,便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弟弟,石中堅!”

他既然奪了石清夫婦的一個兒子走,也自然能再還他們一個。

“什么?堅……堅兒?”

石清、閔柔又驚又喜,竟然都沒想方明到底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他……他不是被梅芳姑殺了么?”

“那自然是假的!當時血肉模糊,又怎么能斷定便是我那堅弟!”

方明早就想好了托辭:“我多方探訪,終于查到了那梅芳姑當初并沒有殺害堅弟,而是在熊耳山枯草嶺隱居,并且獨自將堅弟撫養成人……”

想到這里,他也不由為梅芳姑嘆口氣,這孩子智商捉急啊……

話說,既然想抓住人質,讓石清乖乖去求她,那隨便拋個長命鎖或者貼身衣鞋一類的不就好了么?偏偏要送上一團血肉,讓石清夫婦死了這個心。

而既然已經這么做了,卻又要將石中堅撫養長大,還時時咒罵埋怨石清不來求她放人……總得歸結于一點,那便是——腦子有病!

“好啊!堅兒!”

閔柔一把將懵懵懂懂的史億刀攬入懷里,已經是泣不成聲。

而石清則是滿臉喜色,不斷點頭:“我就說這青年怎么與玉兒如此相似,原來竟是同胞兄弟!沒錯!沒錯!長樂幫耳目眾多,既然玉兒都如此說,那他肯定是堅兒,菩薩保佑!待我石清何其厚也!居然讓我的兩個兒子都回來了!”

“你……你們真是我……”

史億刀的腦海一片混沌:“我記得我母親個子很矮,如果你們是我父母……那……那她是誰?”

“她自然是你的養母!”

方明在一邊補充,又瞥了石清一眼,居然令這個名震天下的黑劍都是臉上發紅:“是了!芳姑鐘情于我,怎么忍心害了我的孩兒?唉……既然堅兒沒有被她所殺,我與師妹以后自然不能再去找她麻煩,還得多謝她替我們養育了堅兒……”

“天哥!恭喜你們一家團聚!”

叮叮當當笑嘻嘻地來到方明面前:“你想我沒有?”

“這個……真沒有!”

方明摸了摸鼻子,感覺這個前任拋給他的爛攤子還真大。

丁珰豁然變色,伸手就要來扭方明的耳朵:“你這個死沒良心的!快說,是不是又認識了別的女人?”

方明轉身,右手一伸一送,丁珰痛叫一聲退開。

“請這位姑娘記住,我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我了,因此……”

方明可沒有接手前任二手貨的意思,那話里話外的味道就非常明顯了。

并且,這個叮當雖然一心愛慕石中玉,卻也草菅人命得很,在原著中不論是一開始為了救石破天而故意引人來讓丁不三殺,好讓他礙于那一日不過三的誓言不能再害情郎,還是之后誘拐石破天去給石中玉頂缸,一掌打死侍劍,都是一副邪派中人的做法。

當然,方明本身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并且丁珰數次殺人都是有利可圖,并非殘忍好殺,反而大對他胃口,奈何找情人并不是找朋友,所謂同類相斥,便是如此了。

“米香主,你將叮當姑娘帶下去,好生伺候,不可怠慢了!”

方明對米香主吩咐道。

“遵命!”

米香主來到丁珰面前,一伸手:“請吧!丁姑娘!”

“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丁珰臉上大滴大滴宛若珍珠的淚水劃落,轉身就跑了出去。

“你也跟上,通知各巡守暗樁不得阻攔!”

方明揮揮手,打發米香主跟在后面。

此時偌大一個廳堂已經空了小半,方明隨后將目光轉到了雪山派諸弟子與白萬劍的身上。

“之前處理一些小事,倒讓白師傅與楊老英雄見笑了……”

方明款款行禮,儀態風度俱是人中之龍,教人心折,讓楊光等幾個公證人連道不敢。

“好!一人做事一人當,方是好漢子!”

白萬劍走到廳堂正中,森然道:“那我問你一句!凌霄城之事,你認是不認?”

“自然認!”

方明點頭道:“不過白師傅,我們話可需說在前頭,阿繡與那兩個婢女的傷殘可以算在我頭上,但其它雪山弟子的死傷可不關我的事,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總可不能全推給我!”

這話暗藏詭道,雪山派為了追捕石中玉,在江湖上損傷不小,雖然不是石中玉所為,卻有一小半也得算在他頭上。

奈何此時白萬劍已經怒火攻心,暗道便是****阿繡不成,害其自殺,此罪便可將小子千刀萬剮,其它的又算得了什么?

便道:“你承認就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答應便是,你還不與我上凌霄城?”

賞善罰惡二使瞬息即至,也實在由不得他不擔心。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