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2246章 到達兼愛村
    墨小愛說道:“這神農大山的土地非常肥沃,開墾出一塊熟地來,用手一攥能攥出油來,我父親在世的時候,就帶著弟子們開墾荒地,在巨子城附近開出了很多田地,種上莊稼,飼養家禽家畜,別說是幾千人,就是上萬人也養活得起。”

    石正峰望著四周的茫茫青山,說道:“墨公當年率領弟子們在這大山深處建巨子城、開墾荒地,肯定付出了很多辛苦。”

    想起了父輩的艱辛,墨小愛的神情有些沉重,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先輩創業不易,我們得守住這份家業。”

    在幾個黑衣小卒的帶領下,石正峰、墨無殺他們避開了一座座陷阱,穿過了一片片樹林、草地,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了一排排房屋,儼然是一座小村莊。

    前面引路的黑衣小卒說道:“小師叔,諸位師兄,請你們到兼愛村休息休息。”

    墨無殺、石正峰他們走進了兼愛村,石正峰和大牛、小狼抬頭一看,瞠目結舌。這兼愛村修建在一座山壁之下,山壁筆直向上,光滑得像一面鏡子似的,有數百米那么高,就是修為高深的武者,也很難一口氣飛到山壁頂端。

    墨小愛看了看石正峰和大牛、小狼,說道:“這山壁上面就是巨子城。”

    “什么,巨子城修建在這上面?”石正峰驚訝得都閉不上嘴巴了。

    墨小愛說道:“是啊。”

    石正峰撓了撓頭,說道:“那平日里這巨子城里的人怎么上上下下?”

    墨小愛說道:“有一個機械裝置連著升降機,我們可以乘坐升降機上上下下。”

    石正峰不禁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墨家的本事真是叫人佩服,佩服。”

    石正峰和大牛、小狼仰頭望去,望得脖子都酸了,眼睛都脹了,也沒望到巨子城。

    墨小愛說道:“別急,我們在這兼愛村住一晚,明天一早就乘坐升降機去巨子城。”

    石正峰說道:“為什么不現在就去巨子城?”

    墨小愛說道:“那升降機啟動一次很麻煩,人湊夠了再啟動,省力氣。”

    石正峰說道:“好吧,那我們今晚就住在這兼愛村了。”

    兼愛村的建筑物很是簡陋,都是普普通通的茅草屋,這些茅草屋是給巡邏的小卒、來巨子城的客人,休息用的,很多屋子都是空著的。

    石正峰和大牛、小狼被安排在一間茅草屋里,打開屋門,三個人看見屋子里光線昏暗,彌漫著一股泥土的氣味兒,看樣子這屋子很久沒有住過人了。

    三個人進屋一看,屋子里有四張木板床,一張桌子,四把椅子,桌子上擺放著茶壺、茶杯,還有一盞油燈,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大牛說道:“這墨家的客房還真夠簡樸的。”

    墨無殺在身后說道:“我們墨家崇尚節儉,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你們見諒。”

    石正峰說道:“墨兄你客氣了,這里挺好的,在這神農大山里,就該住這種原始風味的客房,這樣才有天人合一的感覺。”

    墨無殺笑了一下,說道:“一會兒我叫人把枕頭被褥給你們送過來,你們先隨我到食堂吃飯吧。”

    兼愛村的中央有一座大茅草屋,這座茅草屋就是食堂,能同時容納二三百人一起吃飯,墨無殺、石正峰他們三十九個人,再加上一些小卒坐在里面吃飯,顯得頗有些空曠。

    墨家主張人人平等,墨無殺雖然是墨公的兒子,但是,他也沒有特權,不能讓別人伺候他。他帶著墨小愛、阿爾達他們去廚房端菜端飯,擺到了餐桌上。

    墨無殺對石正峰他們說道:“粗茶淡飯,讓你們見笑了。”

    石正峰和大牛、小狼看了看,八個人一張桌子,桌子上擺的是四菜一湯,菜大多是青菜、豆制品、菌類,點綴似的放了一點肉。

    石正峰說道:“這飯菜好啊,純天然綠色食品,吃著就健康。”

    眾人有些詫異地看著石正峰,對于石正峰的話不是太懂。

    石正峰拿起了筷子,說道:“都別看我了,吃吧。”

    可能是由于長途跋涉,比較饑餓,眾人拿起筷子、端起飯碗,風卷殘云一般吃了起來,吃得很是香甜。

    大牛鼓著腮幫子,一邊嚼著飯菜,一邊說道:“好吃好吃,我還從來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青菜豆腐,吃起來比肉都香。”

    墨小愛說道:“你們覺得好吃就多吃一點,到了我們墨家的地盤,絕對不能讓客人餓著。”

    幾個小卒去后廚,又端來了兩盤菜,盛了幾碗米飯,石正峰和大牛、小狼痛痛快快,吃了一個大肚溜圓。

    石正峰吃得有點飽,和大牛、小狼出了食堂,到附近的樹林里轉悠轉悠,消消食。神農大山這一片茫茫山林,除了墨家子弟之外,沒有其他人,草木鳥獸自然生長,繁茂得很。

    石正峰看著一棵參天大樹,拍了拍那粗糙的樹干,說道:“這棵大樹沒有個五六百年的年紀,恐怕長不了這么大吧。”

    小狼抬頭望了一眼,大樹的頂端枝繁葉茂,像一面大傘似的,遮蔽了天空,陽光透過那枝葉的縫隙,星星點點撒了下來。

    小狼說道:“我看這棵樹得有一千年。”

    大牛在旁邊說道:“什么五百年一千年的,別在這瞎猜,把這棵大樹砍倒,數一數它的年輪,就知道它有多大了。”

    大牛作勢就要上去毀了大樹,石正峰攔住了大牛,說道:“別這樣,這棵大樹長得這么大,經歷了無數風風雨雨,很不容易,不要傷害它。”

    石正峰帶著大牛、小狼向樹林深處走去,樹林深處響起了各種各樣的鳥叫聲。石正峰抬頭一看,看見了一只色彩斑斕的鳥兒,傲立于枝頭,雄赳赳氣昂昂,在那歡叫。

    石正峰停下了腳步,觀看著這只鳥兒,心想,這鳥兒長得真漂亮呀。

    大牛說道:“主人,我們把這只鳥捉住吧,帶回咸陽去,和阿寶做個伴。”

    石正峰沒說話,大牛覺得石正峰是默許了,躡手躡腳地向那只鳥兒靠近過去,張開雙手,準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上去捉住那鳥兒。

    鳥兒牛氣哄哄,在那歡叫著,專心致志地吸引異性,根本沒注意到大牛。大牛瞅準了時機,猛地撲了上去。

    就在大牛即將撲到鳥兒身上的時候,突然,嗖地一聲,一支利箭閃著寒光,斜刺里射了過來。大牛沒想到樹林里會突然射出一支冷箭來,慌忙躲閃,摔倒在地,摔了一個灰頭土臉。

    “大牛,你沒事吧?!”石正峰和小狼沖上去扶住了大牛。

    大牛怒氣沖沖,定睛一看,那鳥兒被一支利箭射穿,鮮血淋漓,從樹枝上掉了下來,抖動了幾下翅膀,便死掉了。

    “哈哈,師兄真是百步穿楊的神箭手啊。”

    一陣粗獷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石正峰看見幾個粗壯漢子走了過來,這些粗壯漢子身上背著大刀,穿著不合時宜的羊毛坎肩,看樣子像是從極北苦寒之地趕來的。

    一個粗矮敦實的漢子手里拿著短弩,走了過來,看得出來,那鳥兒是他射死的。他笑呵呵地撿起了那鳥兒,正得意,大牛突然推開了石正峰、小狼,朝那漢子撲了過去。

    漢子察覺到了危險,連忙丟下了鳥兒,向后退了一步,避開了大牛的拳頭。大牛見一拳沒有打中漢子,橫眉怒目,拳腳如風,一下接著一下,狂風暴雨一般朝漢子打了過去。

    漢子一邊后退,一邊招架,擋住了大牛的一番凌厲攻勢之后,站穩了腳跟,抽出了背上的大刀,一刀朝大牛砍了過來。

    嘭的一聲,刀鋒擦著大牛的身體劃了過去,劈在了地上,地上被劈出了一道深溝,落葉、土石四散飛濺。

    大牛大吃一驚,沒想到這漢子竟然是個修為高深的刀客,漢子目光犀利,一身殺氣,要置大牛于死地。

    漢子揮刀,準備橫著一刀把大牛切成兩截,大牛赤手空拳,抵擋不住。眼看著大牛就要死在漢子的刀下,突然,魚腸劍閃著綠光飛射過來,打在了那漢子的刀上。

    當的一聲,漢子被打得四仰八叉,向后退去,差點摔倒在地。

    “師兄!”幾個漢子沖過來,扶住了那粗矮敦實的漢子,怒視石正峰。

    這幾個漢子都是火爆脾氣,抽出刀來,就要一擁而上,把石正峰亂刀剁成肉醬。石正峰收回魚腸劍,揮動龍淵劍,劈砍在地面上,劍氣如驚雷,炸起了一道深溝,擋住了幾個漢子。

    幾個漢子慌忙停住腳步,險些被劍氣所傷,怒氣更旺,咬牙切齒,非要和石正峰拼個你死我活不可。

    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響了起來,“住手!”

    漢子們回頭一看,一個四十多歲的漢子,同樣穿著羊毛坎肩、背著大刀,走了過來。漢子們恭恭敬敬,向那漢子行禮,叫了一聲:“師父。”

    石正峰看著那漢子,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四十多歲的漢子并沒有露出敵意,心平氣和地說道:“我叫遇知節,是趙國墨家分堂的堂主。”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