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2087章 老神仙,使個神通吧
    石正峰、上官瓔珞干掉了兩個魔戰士,打開了庫房的房門,發現上官青云和其他十幾個長老,全都被捆仙繩捆著,關在庫房里。

    上官青云見到上官瓔珞,很是驚訝,說道:“瓔珞,你怎么在這?”

    上官瓔珞笑道:“爺爺,我和石師兄來救你們。”

    “諸位長老受苦了,”石正峰上前解開了長老們身上的捆仙繩。

    長老們看著石正峰,說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個學院的?”

    石正峰說道:“我叫石頭,是八十六號院的。”

    “石頭,這個名字怎么有點耳熟?”一個長老嘀咕起來。

    旁邊一個長老說道:“咱們前些日子貼出通緝令,通緝的那個弟子,是不是就叫石頭?”

    “對對對,是叫石頭。”

    長老們恍然大悟,全都詫異地看著石正峰,沒等石正峰說話,上官瓔珞在旁邊叫道:“諸位長老,你們冤枉石師兄了,石師兄沒有犯罪,如果不是石正峰及時趕來,魔君的陰謀就要得逞了。”

    上官青云向石正峰拱了拱手,說道:“石頭,是我們這些老家伙冤枉你了,我在這向你道歉。”

    石正峰連忙說道:“使不得,使不得,諸位長老都是我的長輩,怎么好讓諸位長老給我道歉呢。”

    長老們捋著胡須,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孺子可教也。”

    石正峰說道:“諸位長老,咱們趕緊離開這里,去營救其他的執事、弟子吧。”

    “對對對,抓緊時間,不能讓蘇霹靂去往天界,”長老們走出了庫房,聽見遠處傳來了激烈的打斗聲。

    上官青云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石正峰說道:“可能是莊老前輩和那些魔戰士打起來了。”

    上官青云皺了一下眉頭,臉上的迷惑更加濃重,問道:“莊老前輩,是哪個莊老前輩?”

    石正峰說道:“莊老前輩名諱莊周,自己在邊荒與莊老前輩偶然相遇。”

    “莊周?!”

    上官青云和長老們聽到這個名字,都是如雷貫耳,在仙劍山莊里,輩分最高、法力最強的人就是莊周了,上官青云他們這些長老見了莊周,都要畢恭畢敬地叫一聲:“師叔。”

    莊周平日里神出鬼沒的,據說已經有上百年沒人見到他了,沒想到,石正峰不僅遇見了莊周,還和莊周混在一起,成了忘年交,這是多大的造化呀。

    莊周為了吸引魔戰士,一邊跑著,一邊叫罵,罵出來的話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魔戰士氣得七竅生煙,追趕著莊周,非要把莊周千刀萬剮不可。

    莊周跑呀跑呀,跑到了八十六號院宿舍里,停了下來,彎著腰,朝身后的魔戰士們擺了擺手,說道:“不跑了,不跑了,跑不動了。”

    數以百計的魔戰士手持利劍,站在了莊周的面前,他們怒視莊周,吼叫著,一擁而上。

    莊周深吸一口氣,把真氣凝聚在手掌上,一掌打出去,真氣猶如洶涌的海浪一樣,朝魔戰士們撲打過去。魔戰士們躲閃不及,被這真氣巨浪打了一個正著,一個個全都四仰八叉地飛了起來,哎呦哎呦,慘叫呻吟,倒了一片。

    張帥和王胖子被關在了丁字房宿舍里,他們倆聽見外面有吵鬧聲,探頭一看,莊周以一人之力,打倒了數以百計的魔戰士,驚得他們倆目瞪口呆。

    莊周釋放出了大量的真氣,累得滿頭大汗,他只恢復了三成的功力,這一掌拍出去,至少也耗費了一成的功力。一個魔戰士趁機提著劍,悄悄地朝莊周靠了過去,想要從背后偷襲莊周。

    張帥、王胖子看出了那魔戰士的企圖,一下子撞碎了宿舍的窗戶,沖了出去,將那魔戰士卸了兵器,按倒在地。

    莊周回身一看,張帥、王胖子把那魔戰士按在地上,拳打腳踢,一邊踢打,一邊叫罵:“王八蛋,讓你行兇作惡,讓你助紂為虐,讓你背后偷襲,讓你臭不要臉,打死你!”

    莊周說道:“不要打他了,他也是身不由己。”

    莊周走到了那魔戰士的面前,伸出手掌按在了魔戰士的頭頂上,用力一吸,從魔戰士的天靈蓋里吸出了一股黑氣。莊周吹出一口仙氣,仙氣幻化成了一只蝴蝶,蝴蝶飛過去,把那一股黑氣都凈化掉了。

    張帥、王胖子攥著拳頭,還要打那魔戰士,那魔戰士詫異地看著他們倆,說道:“帥哥,胖子,你們倆干嘛打我?”

    “你還裝傻充愣,老子打死你!”張帥、王胖子氣勢洶洶地就要落下拳頭。

    莊周連忙說道:“別打別打,他已經被凈化了,現在不是魔戰士了。”

    張帥、王胖子仔細一看,這弟子的眼睛退去了血紅之色,恢復了正常。

    張帥一臉崇拜地看著莊周,說道:“前輩,您是怎么做到的?”

    “前輩,您是神仙呀,”王胖子在旁邊又舒舒服服地拍了莊周一記馬屁。

    “凈化幾個魔戰士,算不得什么大本事,雕蟲小技而已,呵呵,”莊周又得意起來。

    這時,前面那數以百計的魔戰士爬了起來,咬牙切齒,要再次向莊周發起攻擊。張帥、王胖子嚇得臉色煞白,躲到了莊周的身后。

    莊周深吸一口氣,然后猛地吐出來,那吐出的仙氣化作了一只只蝴蝶,朝魔戰士們飛了過去。魔戰士們面目猙獰,要趕走那些蝴蝶,但是,他們看著那些蝴蝶,看著看著,臉上那猙獰的神情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和善的微笑。

    魔戰士們停下來,微笑著看著那些蝴蝶,天靈蓋上冒起了黑氣。那黑氣就是魑魅魍魎,魑魅魍魎從體內清除掉,魔戰士們就恢復了正常,又變成了執事、弟子。

    莊周一口氣吹出去,凈化了一百多個弟子,張帥、王胖子歡呼起來,“老神仙威武,老神仙牛逼!”

    莊周彎著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還有數百個魔戰士沒有被凈化,他們還齜牙咧嘴地瞪著莊周和張帥、王胖子。

    張帥、王胖子說道:“老神仙,您再吹幾口氣,把這些魔戰士都給他凈化了。”

    莊周看著張帥、王胖子,說道:“你們以為當神仙的就隨便造呀,我耗費了這么多功力,得不得先休息一會兒?”

    張帥苦著臉,說道:“老神仙,您想休息,可是這些王八蛋不休息呀。”

    魔戰士們氣勢洶洶,一個個提著劍,潮水一般向莊周和張帥、王胖子涌了過來。

    張帥、王胖子不知所措,看著莊周,問道:“老神仙,咱們現在該怎么辦呀?”

    莊周叫道:“還能怎么辦,跑呀!”

    莊周扭頭就跑,張帥、王胖子愣住了,心想,神仙也有慫的時候?沒等張帥、王胖子多想,魔戰士們就沖了過來,他們倆慌忙跟在莊周的身后,逃進了宿舍里,關上了大門。

    魔戰士們擠在門外,對著大門拼命地踢踹敲打,王胖子憋了一口氣,用自己那一身肥肉,死死地頂住了房門,幸好那房門結實,如此折騰也沒散了架。

    魔戰士們見從大門進不去,便想著跳窗進去,撞碎了窗戶,把腦袋伸到了屋子里。張帥抓起一把鐵鍬,照著魔戰士們的腦袋就是一通亂拍,把魔戰士們拍得眼冒金星,紛紛摔倒在地。

    這宿舍里有一排窗戶,張帥守得住一扇窗戶,守不住這一排窗戶,眼看著有魔戰士鉆過窗戶,跳了進來,張帥急得直跺腳,沖著莊周叫道:“老神仙,你歇夠了沒有,快擋住這些王八蛋呀!”

    莊周坐在那喘了幾口粗氣,站起來,雙手一揮,在設置了一道道結界,擋住了那些窗戶,有的魔戰士鉆窗戶正鉆了一半,結果就被卡在了結界里,進,進不去,出,出不來,掄著胳膊蹬著腿,叫苦不迭。

    魔戰士當中,為首的魯大頭叫道:“弟兄們,咱們齊心協力,把這屋子給他踏平了!”

    “好!”魔戰士們發出雷鳴一般的叫聲,像一群發瘋的蠻牛似的,對宿舍展開了沖撞,磚石建造的宿舍震動起來,屋頂的泥土簌簌掉落。

    張帥、王胖子又慌了,問莊周,“老神仙,咱們現在該怎么辦?”

    莊周不耐煩了,說道:“你們別總問我,傻呀,這時候該怎么辦還看不出來嗎?”

    張帥、王胖子詫異地看著莊周,莊周撇了一下嘴,說道:“真是木頭腦袋,跑呀。”

    莊周打開了宿舍后門,帶著張帥、王胖子就往外面跑,張帥說道:“老神仙,您身為一個神仙,總是這么逃跑,不感到羞恥嗎?”

    “羞你奶奶個腿!”莊周回身打了張帥一巴掌,說道:“打不過人家還不跑,在這等死呀?這仙劍山莊一天到晚究竟都教你們一些什么東西呀,把你們教得傻了吧唧的。”

    莊周正說著話,轟隆一聲,宿舍被數百個魔戰士硬生生給擠塌了。魔戰士們灰頭土臉,從漫天塵煙中走出來,看見莊周和張帥、王胖子站在那里,正傻呆呆地看著魔戰士們。

    “殺了他們!”魔戰士們怒視莊周、張帥、王胖子,發出了震天怒吼。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