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1915章 王宮里的酒宴
    石正峰邁開腿,帶著大牛、小狼,大步流星,走進了正殿,毫不理會兩邊的貴族大臣,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直視東贊。

    東贊的旁邊有一張空桌,東贊指著空桌,說道:“請坐。”

    石正峰坐了下來,大牛、小狼一左一右,像是兩尊威風凜凜的護法神似的,護在石正峰的身邊。

    東贊見石正峰從容淡定,毫無懼色,很是意外,笑道:“好,給石大將軍倒酒。”

    侍女捧著酒壺,上前給石正峰倒了一杯酒。石正峰端起酒杯要喝,大牛急忙在旁邊給石正峰遞眼色,那意思是警告石正峰,小心酒里有毒。

    石正峰笑了一下,絲毫也沒有猶豫,一口就把杯中酒喝進了肚子里。

    石正峰心想,東贊是一國之王,他就是要殺自己,也不會使出下毒這種伎倆。即使東贊不要臉,在酒里下毒,自己也是百毒不侵之體,拿著他的毒酒,只當可樂喝。

    石正峰放下酒杯,抹了一把嘴,豪氣十足,叫道:“好酒!”

    貴族大臣們看著石正峰,心里不自覺地起了敬畏之心。在這義渠人的王宮里,在這眾多義渠人的注視下,石正峰不僅沒有恐懼退縮,還在氣場上把這些義渠人全都壓住了。

    東贊盯著石正峰,說道:“石大將軍好酒量,再給石大將軍倒一杯。”

    侍女又給石正峰倒了一杯馬奶酒,這馬奶酒很烈,還帶著一股腥膻味兒,換做一般人,這么一杯灌下去,非得嗆得口鼻直噴不可。

    東贊舉起了酒杯,說道:“石大將軍,本王敬你一杯。”

    石正峰也舉起了酒杯,與東贊干杯,喝下了第二杯酒。兩杯濃烈的馬奶酒下肚,石正峰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泰然自若。

    東贊指著桌子上的羊肉,說道:“石大將軍吃點肉。”

    石正峰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一大盤羊肉,這羊肉是厚厚的一大塊,連著骨頭,煮得半生不熟,還帶著血絲。

    石正峰滿不在乎,抓起小刀子,把羊肉剔下來,一片接著一片,直往嘴里塞,吃得津津有味。石正峰這副樣子,真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

    東贊和貴族大臣們靜靜地看著石正峰喝酒吃肉,不說話,偌大的大殿里,靜得令人渾身不自在。

    石正峰喝了兩杯酒,吃了幾口肉,填飽了肚子,接過侍女遞來的手帕,擦了擦手,說道:“謝謝義渠王的款待,來而不往非禮也,以后義渠王要是到了咸陽,我請義渠王品嘗一下我們華夏的美食。”

    東贊想著把石正峰叫到王宮里來,先恐嚇一番,把他嚇得丑態百出、魂不附體,再弄死他。沒想到,石正峰進了王宮之后,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有幾分喧賓奪主之意,在氣勢上死死地壓著他們義渠君臣。

    東贊盯著石正峰不說話,石正峰看了東贊一眼,說道:“義渠王,您打算什么時候跟我去咸陽呀?”

    東贊臉上的神情緩和了一些,說道:“不急,不急,石大將軍,你是第一次到王宮來做客,本王得把你招待好了。”

    東贊拍了拍巴掌,一群義渠武士氣勢洶洶地走進了大殿,大牛、小狼盯著這些義渠武士,皺著眉頭,神情凝重,手掌緊緊地握住了刀柄。

    東贊說道:“石大將軍,咱們光喝酒沒意思,叫這些武士表演個摔跤,給咱們助助興。”

    東贊揮了一下手,那些虎背熊腰、殺氣騰騰的義渠武士,叫嚷著,在大殿里對打起來,打著打著,這些義渠武士就靠近了石正峰,那意思連小孩子都看得出來,“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一個義渠武士抓住了另一個義渠武士,用力一甩,那二百多斤的義渠武士飛了起來,重重地砸向石正峰。

    電光火石之間,大牛沖上前來,一把將那義渠武士推開。義渠武士們全都停了下來,怒視大牛。

    大牛解下了刀,扔在地上,挽起袖子,以一種傲然的姿態,掃視著那些義渠武士,說道:“我來陪你們玩玩兒。”

    一個義渠武士橫眉怒目,大吼一聲,沖向了大牛。大牛一把抓住了這義渠武士的衣領、褲腰,把二百多斤的義渠武士像拎小雞仔似的,拎了起來,甩出十幾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摔了一個七葷八素,爬不起來。

    義渠武士們怒視大牛,氣得咬牙切齒,有一個火爆脾氣大吼一聲,沖向了大牛。這火爆脾氣的脾氣很大,但是,本事卻很小,大牛沒費什么力氣,腳下一絆,給這火爆脾氣絆了一個嘴啃泥,火爆脾氣摔得滿嘴是血。

    有兩個義渠武士一起沖向了大牛,大牛攥緊了拳頭,左一拳右一拳,一人一拳,搗在了兩個義渠武士的肚子上,兩個義渠武士彎著腰,面紅耳赤,跪倒在地。

    大牛指著那些義渠武士,叫道:“你們一起上,爺爺打起來也痛快!”

    那些義渠武士都是義渠國以勇武著稱的武士,如今遭到大牛如此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

    二十多個義渠武士全都面目猙獰,大喊大叫,朝大牛撲了過去。大牛舒展筋骨,拳打腳踢,幾十個回合打下來,二十多個義渠武士全都趴在了地上,哎呦哎呦,慘叫著,爬不起來。

    東贊看著那些不中用的義渠武士,手里的酒杯都要攥碎了,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氣得渾身發抖。

    石正峰假意訓斥道:“大牛,大家切磋,你怎么能下此重手?快給義渠王道歉!”

    大牛大搖大擺,向東贊行禮,說道:“在下出手稍重了一些,傷了這些武士,還請義渠王見諒。”

    東贊不能發怒,發怒就失了風度,他強壓怒火,贊賞大牛一句,“勇士好手段。”

    “謝義渠王,”大牛耀武揚威地回到了石正峰的身邊。

    東贊沖著那些倒地呻吟的義渠武士叫道:“你們還不退下去!”

    那些義渠武士互相攙扶著,一瘸一拐地退出了大殿。

    石正峰說道:“義渠王,咱們酒也喝了,肉也吃了,表演也看了,該是談論正事的時候了,您打算何時打開城門,隨我們去咸陽呀?”

    東贊還是那句話,“不急,不急。”

    石正峰說道:“義渠王,您不急,但是這城中的軍民可急得很。”

    東贊說道:“哦,誰急了,本王怎么不知道?”

    石正峰說道:“進城之后,我這一路走來,看見士兵們無精打采、面黃肌瘦,這個樣子,即使嘴上不說,心里怎能不急?”

    東贊盯著石正峰,目光里帶著一絲惡毒,說道:“本王不知道石大將軍是在哪里看到的,這統萬城里有十萬可戰之兵,個個如狼似虎,都是我義渠國的好兒郎。”

    石正峰迎著東贊的目光,激烈地交鋒,說道:“義渠王的意思是不想歸順我大秦嘍?”

    東贊剛要說話,扎西站了起來,說道:“大王,石大將軍,從今以后咱們義渠國與秦國就是一家人了,大王是圣明之主,肯定會順應民意的,請石大將軍不要多慮。”

    東贊皺著眉頭,扭頭看著扎西,扎西沒有理會東贊的目光,義正言辭地說了一番話之后,緩緩地坐了下來。

    東贊再看其余的貴族大臣,其余的貴族大臣全都低著頭,避開東贊的目光。東贊怒火中燒,心想,這個扎西老賊是要架空自己呀。

    石正峰說道:“我大秦王上是仁慈之主,義渠王與諸位大臣順天意、應民心,我大秦王上絕對不會虧待諸位的。而且我大秦將來治理義渠之地,還需要諸位的協助。”

    扎西拱手行禮,說道:“我等謝過大秦王上的天高地厚之恩。”

    “謝大秦王上,”其余的貴族大臣們也紛紛拱手行禮。

    東贊看著扎西和貴族大臣們,氣得要從座位上跳起來,他們的眼中還有沒有自己這個王?!

    東贊看著扎西,咬牙切齒,說道:“大相國,你年老體衰,在這坐了這么長時間,怕是要撐不住了吧?來人吶,送大相國下去休息。”

    東贊要把扎西押下去,關起來,沒想到,東贊說完話之后,竟然沒有人理會他。

    東贊提高了嗓門兒,沖著殿外叫道:“來人吶,送大相國下去休息!”

    殿外站著幾個武士,釘子似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好像沒有聽到東贊的話似的。

    東贊很是尷尬很是緊張很是惶恐,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滲了出來,扎西帶著得意的微笑,看著東贊。

    扎西說道:“大王,老夫這身體還撐得住,不勞大王費心。”

    東贊掃視著大殿,大殿里這些貴族大臣,沒有一個響應自己的,難道自己真的山窮水盡了嗎?

    石正峰在旁邊說道:“義渠王,投降吧,這是你最好的選擇。”

    東贊一把抓起了身邊的金刀,想要拔刀劈了石正峰。沒等東贊拔刀,大牛、小狼就挺身而出,護在了石正峰的身前。

    東贊回身一看,自己身后的幾個侍衛不僅沒有上前忠心護主,反而事不關己似的,向后退了幾步。

    石正峰說道:“義渠王,趁著大家還沒撕破臉皮,投降吧。”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