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1397章 真相
    曲文忠說道:“正峰,我不知道你是看花眼了,還是怎么了,反正我查看地道的時候是一個人,除了你們,我也沒有把地道的秘密告訴過任何人。”

    石正峰說道:“那我先把這第五個疑點擱置到一邊,說第六個疑點。黃超帶著人來搜查的時候,我聽到黃超說,智長安把軍隊都安排在了翼城里,翼城周圍的荒野樹林,不派兵檢查,這是為了什么?”

    曲文忠有些不耐煩,撇了一下嘴,說道:“正峰,我再說最后一遍,智長安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石正峰說道:“你和智長安計劃好了,引誘我們進行這次刺殺活動。黃超是個愣頭青,他為了表功,沒有請示智長安,直接帶著官兵來樹林里搜查,出乎你的意料,差點壞了大事。”

    曲文忠叫道:“黃超能帶著兵過來搜查,這出乎了我們所有人的意料。”

    石正峰說道:“你主動提出來引走了黃超,你并沒有殺死他們,而是把他們引到了僻靜處,將自己的計劃講給了他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樹林的地道入口旁邊,現在應該布滿了智家兵吧。”

    大牛、小狼、秦舞陽他們聽著石正峰侃侃而談,覺得石正峰的話有些道理,現在,他們對曲文忠是半信半疑。

    大牛說道:“你們在這等著,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大牛轉身往回跑,曲文忠很是焦急,下意識地做了一個動作,想要撲上去阻攔大牛。

    曲文忠怒氣沖沖,看著石正峰,說道:“石正峰,就因為你的胡亂猜疑,我們就要錯過誅殺老賊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石正峰看著曲文忠,臉上露出了悲痛的神情,說道:“我不愿相信你是智長安的奸細,但是,所有的證據都表明,你是智長安的奸細。從你在街上見義勇為,請我們喝酒,再到你刺殺智長安被捉,引我們去營救,這一切都是你和智長安安排好的一場戲。”

    “你瘋了!”曲文忠氣急敗壞地指著石正峰,叫道。

    石正峰說道:“剛開始我是懷疑你的,后來我相信你了,因為智長安殺了你全家。我無法想象,一個人到底是為了什么,肯用全家人的性命去做餌料,釣我們上鉤。”

    這時,大牛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叫道:“主人,你說得真對,地道外面全是智家兵!”

    小狼和秦舞陽發出一陣驚呼,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曲文忠。

    秦舞陽說道:“曲文忠,你真的舍棄全家人的性命,引我們上鉤?!我的天吶,天底下還會有你這樣喪心病狂的人。”

    曲文忠見無法再偽裝了,眼中便閃過一道寒光,把劍刺向了石正峰。

    地道很是狹窄,只能容得下一個人行走,石正峰和曲文忠在地道里打起來,施展不開。兩個人打了幾個回合,手里的火把都掉在了地上,熄滅了,地道瞬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大牛和小狼、秦舞陽很是慌亂,擠在一起,握緊了兵器,防止曲文忠在黑暗中偷襲。石正峰豎起耳朵聽了聽,曲文忠的腳步聲越來越遠,他沒有趁機襲擊石正峰他們,而是向前面跑去。

    “不好!”石正峰大叫一聲,向前追去。

    地道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石正峰使出了控火術,一條火龍從指尖噴射而出,猛地竄出來,將地道照得火光耀眼。

    曲文忠跑著跑著,感覺地道突然變得紅通通的,背后一股熱浪襲來,轉身一看,火龍張牙舞爪撲過來,將他一個跟頭撲倒在地。

    曲文忠的衣服被火焰引燃,他慌忙在地上撲打了幾下,撲滅了火焰,這時,石正峰已經追了過來。

    “石正峰,你非逼我出手!”曲文忠咬牙切齒,跳起來,渾身迸射出騰騰殺氣,沖向了石正峰。

    石正峰和曲文忠殺得天昏地暗,大地都嗡嗡作響,震顫起來,泥土石塊四散飛濺。

    轟隆一聲,石正峰、曲文忠腳下的地面突然塌出了一個大洞,兩個人掉了下去,摔在地上,摔得渾身生疼。

    石正峰爬起來一看,自己和曲文忠掉進了一塊廣闊的空間里,四周都是堅硬的巖石,滾熱的巖漿猶如一條蜿蜒的大河似的,從他們的身邊流過。巖漿像熔化的鐵水似的,紅通通,冒著熱氣,映亮了這一塊廣闊的空間。

    石正峰和曲文忠在巖漿河邊,揮舞著兵器,繼續廝殺,殺得難解難分。

    ****** ******

    另一邊,唐傲帶著六大家主走進了大殿里,祭拜晉國列祖列宗的儀式正式開始。

    智長安想的是,由曲文忠使出苦肉計,博得石正峰他們的信任,然后讓石正峰他們潛入太廟,刺殺智長安。

    其實,智長安早就在太廟里布下了天羅地網,石正峰他們要是鉆出地道的話,立刻就會成為甕中之鱉,無處逃脫。

    捉住石正峰他們之后,智長安會把刺殺國君的罪名安到石正峰的頭上,順藤摸瓜,再把贏重威、趙元琦抓起來。贏重威、趙元琦是智長安的眼中釘、肉中刺,智長安早就容不得他們了。

    除掉了贏重威、趙元琦之后,智長安再牽扯出沙陀人,把晉國境內的沙陀人統統殺光,沒收他們的財產。那樣的話,智長安不僅除盡了政敵,還得到了錢財,一石二鳥,美哉妙哉。

    望著晉國列祖列宗的牌位,唐傲在心里念叨著,“列祖列宗保佑,今天一定要讓老賊身首異處。”

    望著晉國列祖列宗的牌位,智長安也在心里念叨著,“石正峰啊石正峰,你快點上來吧,讓我把你們一網打盡。除掉趙家之后,整個晉國還有誰敢不服從我的號令?”

    唐傲、智長安各自想著心事,都有些焦急,這么長時間了,石正峰怎么還不出來呀?

    突然,轟隆一聲,大地震顫,晉國列祖列宗的牌位都跳動起來。眾人駭然,上前護住了唐傲、智長安。

    大地震顫了一下之后,就恢復了平靜,魏亮之說道:“君上,智大人,不要慌張,只是小小的地震而已。”

    智長安泰然自若,臉上露出了微笑,說道:“對對對,小小的地震而已,不要慌張,儀式繼續進行。”

    智長安和唐傲心里都是充滿了迷惑,到底出了什么事,石正峰他們怎么還不上來?智長安、唐傲都偷偷地向地道入口看去,地道的入口在擺放牌位的桌子下面,紋絲不動,一點打開的跡象也沒有。

    石正峰和曲文忠在地下巖漿大戰三百回合,不分勝負,這時,頭頂的大洞里傳來了大牛、小狼、秦舞陽的叫聲。如果大牛、小狼、秦舞陽過來的話,他們與石正峰在一起,四人合力,曲文忠就吃不消了。

    曲文忠咬緊牙關,卯足了力氣,一刀砍向了石正峰。石正峰跳起來,手腕一轉,龍淵劍的劍鋒刺向了曲文忠的背心。

    曲文忠被龍淵劍刺中,突然,嘭的一聲,變成了一團黑煙,消失不見了。

    石正峰正在發呆,感到背后有殺氣,猛地轉身,看見曲文忠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后,正握著刀要刺向自己。

    石正峰手疾,搶在曲文忠出手之前,一劍劈向了曲文忠的面門,曲文忠又嘭的一聲,變成了一團黑煙。

    石正峰有些頭疼,每當他擊中曲文忠的時候,曲文忠就會變成一股黑煙,石正峰就是把十八般武藝耍個通透,也傷不了曲文忠一絲一毫。

    曲文忠在石正峰的身邊閃來閃去,時不時地對石正峰發起攻擊,石正峰的身上被劃出了幾道血口子。

    石正峰再次一劍劈中了曲文忠,曲文忠再次化作了黑煙。這次,石正峰突然收起了龍淵劍,張開了嘴巴,氣吞山河似的,一口氣把那股黑煙吸進了肚子里。

    黑煙想要逃跑,但是,石正峰的吸力實在是太大了,黑煙化作了人形,露出驚恐的樣子,還能難逃被石正峰吸進肚子里的命運。

    黑煙在石正峰的體內四處亂竄,想要逃出去,石正峰則動用體內的真氣,想要把這股黑煙融化掉。較量了一番之后,石正峰還是沒憋住,張開嘴巴,把黑煙吐了出來。

    黑煙化作了人形,正是曲文忠,曲文忠像是九死一生似的,傷痕累累,有氣無力,坐在地上。

    石正峰把龍淵劍架在了曲文忠的脖子上,說道:“你還有什么神通,盡管施展出來吧。”

    曲文忠看著石正峰,說道:“技不如人,我輸得心服口服,你殺了我吧。”

    曲文忠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樣。

    石正峰和曲文忠一直以兄弟相稱,現在要他殺了曲文忠,他的心很痛很痛,痛得要滴血。

    石正峰說道:“曲大哥,我實在是搞不明白,你為了幫助智長安,舍棄了全家人的性命,這到底是為了什么?”

    曲文忠睜開眼睛,看了看石正峰,說道:“因為智大人對我有恩。”

    石正峰說道:“什么樣的恩情,比全家人的性命還要重要?”

    曲文忠有些不耐煩了,說道:“要殺就殺,哪那么多廢話!”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