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1095章 阿寶的父親
    石正峰帶著張彪、殷小虎來到了阿寶的家,阿寶家的小茅屋亮著油燈,阿寶母親正在油燈下為阿寶縫補衣服。

    石正峰上前敲響了房門。

    “誰呀?”阿寶母親驚訝地問道。

    “夫人,是我,”石正峰說道。

    阿寶母親叫道:“阿寶,是石先生,快去開門。”

    “石先生,你回來啦!”茅屋里傳出了阿寶那歡快的聲音。

    阿寶跑來打開了房門,見到石正峰非常高興,問道:“正峰,你這些日子跑到哪去了?”

    “我去了鹽礦,”石正峰說道。

    “原來你去了鹽礦,我說怎么找不到你,”阿寶看了看石正峰身后的張彪和殷小虎,問道:“這二位是誰呀?”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張彪張大哥,殷小虎殷兄弟。張大哥,小虎,這是我朋友阿寶,”石正峰給雙方做了介紹。

    張彪和殷小虎拱手,向阿寶打了一聲招呼。

    阿寶很熱情,說道:“大家進屋坐吧,進來進來。”

    阿寶把石正峰和張彪、殷小虎讓進了屋子里,阿寶母親見石正峰還帶了兩位客人,也是非常熱情,和張彪、殷小虎一一打了招呼。

    阿寶母親說道:“正峰,你們吃過飯了嗎?”

    石正峰支支吾吾,沒好意思說自己沒吃。

    阿寶叫道:“我今天剛剛在山上套了一頭野豬,鍋里還有野豬肉呢,來,你們三個嘗嘗我娘做的野豬肉怎么樣。”

    阿寶去盛了一大碗燉的野豬肉,又盛了三碗粗糧飯,“吃吧,吃光了鍋里還有,飯菜管夠。”

    “謝謝,”石正峰說了一句。

    阿寶拍了拍石正峰的肩膀,說道:“正峰,你們是客人,別這么客氣,快趁熱吃吧。”

    石正峰和張彪、殷小虎端起碗,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很快就把野豬肉、粗糧飯填進了肚子里,三個人很是愜意,打著飽嗝兒。

    阿寶母親說道:“三位客人吃飽了嗎,我再給你們盛點飯去。”

    石正峰急忙擺手,說道:“夫人,謝謝你的飯菜,我們吃飽了。”

    殷小虎在旁邊嚼著飯,說道:“夫人,您別客氣了,我們真的吃飽了。”

    張彪也說道:“是啊,夫人,您燉的野豬肉真好吃。”

    阿寶母親露出了微笑,說道:“吃飽了就好,你們看樣子挺疲憊的,休息休息吧。”

    石正峰、張彪、殷小虎住到了阿寶的房間里,阿寶的小床只能睡得下一個人,阿寶說道:“你們仨誰睡在床上?”

    張彪說道:“你是主人,你應該睡在床上,我們三個打地鋪就行了。”

    阿寶叫道:“那怎么行,我娘教導我,做人要有禮貌,一定不能怠慢了客人。”

    殷小虎說道:“咱們四個人就一張床,根本睡不下呀。”

    石正峰說道:“那就把床撤了,咱們四個人都打地鋪。”

    殷小虎朝石正峰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好,正峰,你這個主意好。”

    阿寶說道:“我們家沒那么多被褥,屋外有稻草,只能拿些稻草鋪在地上了,委屈你們了。”

    張彪說道:“沒事,睡稻草才舒服呢,我走南闖北這么多年,經常睡稻草。”

    阿寶和石正峰他們到屋外抱進來幾捆稻草,鋪在了地上,四個人躺在稻草上面休息。

    石正峰四仰八叉地躺著,叫了一聲:“哈,真舒服啊。”

    殷小虎脫掉了鞋子,說道:“我今天可得好好地睡上一覺了,在礦洞的這幾天缺的覺,我全得補回來。”

    阿寶說道:“我聽說鹽礦那里招工人,給的工錢很高,我舍不得我娘,要不然我就去了。”

    殷小虎叫道:“你可千萬別去,那是有尸鬼。”

    “尸鬼,那是什么東西?”阿寶問道。

    殷小虎向阿寶講起了尸鬼,聽著殷小虎的講述,在伴著窗外嗚咽的晚風,阿寶就感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你可千萬不能去鹽礦,賺錢是重要,但是不能要錢不要命,”殷小虎最后對阿寶說了一句。

    阿寶點了點頭,“我還是老老實實地和娘在山上過日子吧。”

    張彪倒在草堆上,看見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支笛子。張彪拿起笛子看了看,眼中閃過了一道精芒,問道:“阿寶,這笛子你是從哪弄的?”

    阿寶看了一眼,說道:“這是我爹送給我娘的。”

    “你爹?!”張彪的神情很夸張。

    阿寶眨了眨眼睛,很是茫然,問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勁嗎?”

    “我認識一個樂師也會制作這種笛子,這種笛子和市面上賣的普通笛子不一樣,你看這里,”張彪指著笛子說道。

    阿寶萬分震驚,打開了屋門,叫道:“娘,娘,你快過來呀,快過來呀!”

    阿寶母親走了過來,說道:“什么事呀,大驚小怪的。”

    阿寶欣喜若狂,說道:“娘,有我爹的消息了!”

    阿寶母親詫異地看著阿寶,有些不相信,阿寶指著張彪,叫道:“張大哥認識我爹!”

    阿寶母親把驚訝的目光轉向了張彪,張彪說道:“夫人,我認識一位叫齊音的樂師,他會制作這種笛子。”

    聽到“齊音”這兩個字,阿寶母親先是一愣,隨即眼淚像是決堤的洪水,洶涌而出。

    阿寶母親哭得很是傷心,阿寶在一旁攙扶著母親,給母親撫背。壓抑了十五年的情感隨著淚水傾瀉而出,阿寶母親長出一口氣,定了定心神。

    “先生,齊音現在在哪?”阿寶母親問張彪。

    張彪撇了一下嘴,說道:“我最后見到他的時候,他還在新世界里面。”

    “新世界是什么地方?”石正峰問道。

    張彪說道:“新世界是一塊異度空間,每年,衛國國君康延平都會招募武者去開發新世界,我和齊音都是應聘的殖民者。新世界里很兇險,我退縮了,想要撤出來,結果違反了規定,被康延平捉了起來,發配到這鹽礦來當苦力。”

    石正峰說道:“那個豪哥和他的手下都是新世界的殖民者?”

    張彪點了點頭,說道:“他們和我一樣,都是因為違反了規定,被發配到了鹽礦。”

    阿寶急切地叫道:“那我爹呢?”

    張彪欲言又止,皺起了眉頭。

    阿寶母親說道:“張先生,有什么話你就直說。”

    張彪猶豫了一下,說道:“齊音沒有違反規定,他還繼續待在新世界里,不過新世界很危險,我們一起進入新世界的一百人當中,除了違反規定被發配的,沒有幾個能活下來。”

    阿寶母親猶如遭受晴天霹靂,愣在了那里。

    張彪覺得自己這話有些不妥,說道:“夫人,齊音兄弟福大命大造化大,他應該不會有事的。”

    阿寶挺起了胸膛,叫道:“我要去朝歌,救我爹!”

    張彪說道:“新世界這地方充滿了危險,你不是武者,進去之后恐怕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阿寶想了想,說道:“那我明天就去報考武道館,學習武道,當上武者!”

    張彪說道:“新世界是個充滿了危險、血腥的地方,修為淺薄的武者,很難在那里存活。”

    阿寶母子陷入了沉默,石正峰說道:“夫人,阿寶,你們別上火,我去新世界里把齊音先生救出來。”

    阿寶母子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看著石正峰,說道:“那里充滿了危險,石先生,你......”

    石正峰笑了一下,說道:“夫人,阿寶,你們對我有恩,我報恩是應該的。你們把這笛子借給我吧,我拿著它當信物,給齊音先生。”

    阿寶母親拍了阿寶一下,叫道:“還不給恩人磕頭!”

    阿寶要跪下給石正峰磕頭,石正峰急忙攙扶住阿寶,叫道:“阿寶兄弟,使不得呀,使不得呀。”

    阿寶說道:“正峰,你要是能把我爹找回來,你就是我們母子的大恩人,大恩大德,永世難忘。”

    阿寶到了母親的房間,和母親坐在油燈下聊了一夜,十五年來,母子倆從來沒有這么興奮過。

    第二天一早,石正峰和張彪、殷小虎起床,吃了一頓早飯,辭別阿寶母子。

    “夫人,阿寶,等著我的好消息吧,”石正峰拿著笛子,朝阿寶母子揮手告別。

    藍方居留地四周,衛國派有重兵把守,石正峰和張彪、殷小虎想著通過地下通道回到青方居留地,然后,從青方居留地離開,前往朝歌。

    石正峰和張彪、殷小虎來到了一座女媧廟前,三個人走了進去,一個尖嘴猴腮的廟祝正在那喝酒吃燒雞。

    廟祝嚼著滿嘴雞肉,抬頭看了看石正峰他們三個人。

    殷小虎說道:“我們是青方居留地的,想通過地下通道回家。”

    說著,殷小虎就掏出了一塊碎銀子遞了上去。

    按照居留地的規定,普通百姓是不準使用地下通道的。但是,規定是緊閉的城門,銀子就是破門的攻城錘,使足了銀子,再怎么堅固的城門也能破開。

    廟祝拿著銀子掂量掂量,放下了雞腿,說道:“跟我來吧。”

    廟祝帶著石正峰他們來到了后殿,啟動機關,露出了一個黑洞。

    殷小虎笑著朝廟祝拱了拱手,“謝謝,謝謝。”

    殷小虎和石正峰、張彪邁步走了下去,四周一片漆黑,石正峰感覺有些不對勁。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