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869章 銅印之爭
    姬懷玉看著石正峰手中的銅印,欣喜若狂,“對對對,就是這個銅印。”

    “謝謝石先生,”姬懷玉伸手要去拿銅印。

    石正峰把銅印收了起來,說道:“劉君,我還沒說要把這銅印給你呢。”

    姬懷玉愣了一下,說道:“這銅印是周天子賜給寡人的。”

    石正峰說道:“這銅印是不是周天子賜給你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這銅印是我從山賊手里奪的。”

    姬懷玉說道:“是山賊從寡人手里搶走的銅印。”

    “我管不了那么多,這銅印是我從山賊那里奪來的戰利品,不能輕易給別人,”石正峰把銅印裝進了布袋里。

    姬崇高和四大天將急了,沖過來,叫道:“石正峰,你敢侵吞我們劉國的銅印,你知道這是什么后果嗎?!”

    石正峰笑了一下,說道:“我連赤焰軍團的山賊都不怕,還怕你們幾只軟腳蝦嗎?”

    四大天將亮出了兵器,劉軍的那些士兵也紛紛上前,圍住了石正峰。

    石正峰叫道:“大牛,舞陽,先別急著吃飯,咱們還得打一架。”

    大牛和秦舞陽怒氣沖沖,走到了石正峰的身邊,尤其是秦舞陽,看著四大天將和劉軍士兵,雙眼直噴火,恨不得把他們都撕成碎片。

    雙方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公輸千度見狀,急忙跑了過來,叫道:“別沖動,別沖動,大家都別沖動!”

    姬懷玉指著石正峰,說道:“寡人最后問你一遍,銅印你是交還是不交?”

    石正峰抱著肩膀,說道:“你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強奪銅印,我的答復很明確,我不給你,要打要殺我奉陪到底。你還是求我還給你銅印,那你就該有個求人的態度。”

    姬崇高怒不可遏,“你這個下賤的奴才,你以為你是誰,敢這么和我君父說話!”

    周圍都是劉國的人,有他們撐腰,姬崇高膽氣豪壯起來,舉著劍就要朝石正峰劈砍過去。

    姬懷玉攔住了姬崇高,說道:“別輕舉妄動。”

    姬懷玉比姬崇高心思要縝密,姬懷玉分析了一下,石正峰救了寧寧,公輸千度現在是站在石正峰這一邊,絕對不會幫著姬懷玉他們對付石正峰。最好的結果是,姬懷玉他們和石正峰打起來,公輸千度持中立態度。

    可是,就算公輸千度持中立態度,依靠四大天將和那些劉軍士兵,也打不過石正峰和大牛、秦舞陽,想要拿回銅印,用武力肯定是行不通了。

    姬懷玉變了臉色,咧著嘴巴笑了一下,對石正峰說道:“小英雄,咱們有話好好說,何必這么劍拔弩張呢。”

    姬懷玉朝四大天將他們擺了擺手,叫道:“把兵器都收起來,把兵器都收起來。”

    四大天將和劉軍士兵們窩了一肚子的火氣,極不情愿地收起了兵器。

    姬懷玉笑著對石正峰說道:“小英雄,剛才是寡人著急了,言語上多有不當,還請小英雄見諒。”

    姬崇高在旁邊看不下去了,叫道:“爹,這個石正峰是個什么東西呀,您堂堂一國之君,這么低三下四地和他說話,傳出去豈不惹人恥笑?”

    姬懷玉瞪了姬崇高一眼,叫道:“黃口小兒,你懂什么!”

    姬崇高還不服氣,想要頂撞姬懷玉幾句。

    石正峰看著姬崇高,說道:“姬太子好像很瞧不起我呀。”

    姬崇高冷笑一聲,“對,本太子就是瞧不起你,你算個什么東西?祖祖輩輩都是土里刨食的泥腿子吧?我是劉國的太子,文王、武王的后代,我是天上的龍,你就是地上的蟲,我拉泡屎你都要仰頭接著。”

    石正峰拿出了劉國的銅印,在手里掂量著,說道:“既然姬太子這么厲害了,我們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大牛,去找個鐵匠鋪,咱們把這銅印熔了,打一條狗鏈子,明天養只狗玩玩。”

    銅印是劉國的國家象征,丟失天子所賜的銅印可是重罪,依法將會被廢黜君位。

    姬懷玉慌了,擺著手叫道:“小英雄,小英雄,且慢,且慢!”

    石正峰看著姬懷玉,說道:“劉君還有什么事嗎?”

    姬懷玉說道:“小英雄,你想要狗鏈子,寡人給你一百條金狗鏈子,只是請小英雄把銅印還給寡人,這銅印對我們劉國來說非常重要。”

    石正峰說道:“劉君,我剛才真是想把這銅印還給你,但是你兒子說話太難聽了,什么天上地下的,聽著就讓人沒心情。”

    姬懷玉瞪了姬崇高一眼,叫道:“混賬東西,還不快給小英雄道歉!”

    姬崇高愣了,“爹,你讓我給這卑賤的窮小子道歉?”

    石正峰撇了一下嘴,叫道:“大牛,快去找鐵匠鋪,咱們把這銅印熔了。”

    “等一等,等一等啊小英雄,”姬懷玉跑到了石正峰的面前,說道:“寡人教子無方,還請小英雄見諒。”

    姬懷玉轉身給了姬崇高一記耳光,叫道:“逆子,快給小英雄道歉!”

    姬崇高捂著紅腫的臉頰,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說道:“爹,你為了這小子,竟然打我?”

    姬崇高是姬懷玉的獨生子,從小就是姬懷玉的心肝寶貝,捧在手心怕涼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連一根毫毛都沒動過姬崇高,如今,竟然大嘴巴子打上去了,打得姬崇高那叫一個懵逼。

    姬懷玉瞪著眼睛,叫道:“你沒聽見寡人的話嗎,快給小英雄道歉!”

    “爹,我......”姬崇高還嘴硬。

    姬懷玉甩手又給了姬崇高一記耳光,叫道:“道歉!”

    兩記耳光下去,姬崇高的太子威風被打得一點也沒剩下,捂著臉,淚眼汪汪,很是委屈,對著石正峰含糊不清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石正峰豎起了耳朵,說道:“你說什么,我聽不清。”

    “對不起。”

    “姬太子,你這是怎么了,剛才還底氣十足的,現在怎么說話像個蚊子似的。沒辦法,我也聽不清你說什么,只能把這銅印毀了,做條狗鏈子玩一玩。”

    “對不起!”姬崇高閉著眼睛,聲嘶力竭地吼了一句。

    石正峰拍了拍姬崇高那紅腫的臉頰,說道:“姬太子,做人要厚道,別瞧不起人。”

    說著,石正峰把銅印扔給了姬懷玉,姬懷玉接過銅印,興高采烈。姬崇高則陰沉著臉,看著石正峰,目光中滿滿的,全是殺氣。

    石正峰拼殺了一夜,有些累了,回房間休息去了。眾人在青崗鎮又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啟程返回機關城。

    剛離開青崗鎮,一隊官兵就迎面走了過來,為首的人是魯軍將軍單雄威。

    石正峰見到單雄威,立刻躲進了馬車里,不敢露面。

    公輸千度催馬上前,朝單雄威拱了拱手,“賢弟別來無恙啊。”

    單雄威也朝公輸千度拱了拱手,“托公輸兄的福,小弟近來安好。”

    “賢弟找我有什么事嗎?”公輸千度問道。

    單雄威說道:“公輸兄,前些日子公輸家的封地上地動山搖,產生了異變,太尉大人叫我來調查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輸千度說道:“前些日子,我和劉君到山林打獵,無意中喚醒了沉睡萬年的龍族,龍族出世,攪得地動山搖。”

    “龍族出世,那龍族棲身的地穴在哪?”單雄威問道。

    公輸千度說道:“就在離此不遠的后山。”

    單雄威說道:“請公輸兄帶我過去看一看吧。”

    公輸千度帶著單雄威等人來到了龍族棲身的地穴,公輸千度已經令人把地穴掩埋上了,單雄威叫仆役把地穴重新挖開,露出了那架神秘的骨制巨型機器。

    單雄威打量著這巨型機器,說道:“這東西不是凡俗之物,拉回曲阜,給太尉大人看看。”

    單雄威出動了二十多輛馬車,拉著巨型機器向曲阜行進。

    單雄威對公輸千度說道:“公輸兄,我這次來除了調查異變之外,還有一個任務,來傳達圣旨。”

    公輸千度彎下了身子,擺出了一副恭敬的樣子,單雄威掏出圣旨,宣讀起來。

    說是圣旨,其實是陽虎假借周清的國君之名,給公輸千度安排的任務。陽虎叫公輸千度制作攻城器械,協助魯軍攻打莒國。

    公輸千度說道:“莒國和齊國是親善之國,咱們攻打莒國,齊國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單雄威說道:“公輸兄,政治決策這種事交給國君去做,咱們就不要操心了,為人臣者,忠字當頭。”

    單雄威把圣旨交到了公輸千度的手里,公輸千度握著圣旨,猶豫了很久,嘆了一口氣,說道:“好,我這就去準備準備。”

    單雄威露出了微笑,“公輸兄,下個月初八就是大軍討伐莒國的日子,到時候你要和大軍會合呀。”

    公輸千度心情郁悶,回到了機關城,其實他不贊成陽虎窮兵黷武的政策,但是他只是魯國的一個小領主,以他的實力還不足以和陽虎對抗。很多時候,公輸千度為了家族的生存,只能昧著良心做事。

    人們看的只是公輸千度作為族長,威風凜凜的一面,很少有人看到,公輸千度作為族長,承受壓力的一面。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