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605章 我去,吃蒼蠅了!
    石正峰抓過杏肉,扔進嘴里嚼了嚼,笑道:“田公子,你這秘制的果脯是挺好吃的。”

    田政彪怒火中燒,說道:“這果脯是給無雙公主的。”

    “無雙公主說了,她有果脯,不吃你的,”石正峰上去一把奪過了田政彪手里的食盒。

    田政彪急了,叫道:“喂,你要干什么,喂,喂!”

    石正峰不理會田政彪,拿著食盒,對隨從們說道:“弟兄們,田公子賞果脯給大家,快謝謝田公子。”

    “謝謝田公子,謝謝田公子,”隨從們走過來,七手八腳,一通亂抓,把食盒里的果脯都給抓光了,美滋滋地吃了起來。

    田政彪惡狠狠地瞪了石正峰一眼,然后收起怒容,裝出心平氣和的樣子,對穆無雙說道:“無雙公主,我這還有一盒點心。”

    田政彪又拿出了一個精致的小食盒,這時,石正峰又湊了過來。

    田政彪終于忍不住了,露出了幾分火氣,說道:“石將軍,你還要干什么,這點心是送給無雙公主的,除了無雙公主,任何人都不能吃!”

    石正峰搓了搓手,說道:“我沒說要吃,我就看看還不行嗎?”

    田政彪心想,自己不能在穆無雙面前顯得沒涵養,他恨不得把石正峰生吞活剝了,但是,表面上,他還不能對石正峰動怒。

    田政彪沒有理會石正峰,打開了小食盒,里面裝著幾個誘人的小點心。

    “啊,真香啊,”石正峰在旁邊皺著鼻子聞了聞,很夸張地叫了一聲。

    田政彪陰沉著臉,說道:“石將軍,你要是餓了,那邊有的是食物,別盯著無雙公主的點心。”

    石正峰涎皮賴臉的,指著田政彪的食盒,說道:“無雙公主,你的點心可不可以給我一塊?”

    穆無雙說道:“這不是我的點心,是田公子的點心。”

    石正峰說道:“田公子已經說了,這點心是給你的,你要是沒意見,我就吃一塊了?”

    穆無雙看著石正峰,輕輕說道:“我沒意見。”

    石正峰笑著伸出了手,一張大手直接抓進了食盒。

    “喂,你干什么,別把點心都弄臟了!”田政彪氣得五臟六腑都要爆炸了。

    石正峰舉起了手,笑道:“我就拿了一塊。”

    田政彪強壓著怒火,罵了一句,“真討厭!”

    田政彪調整了一下情緒,和顏悅色,對穆無雙說道:“你吃一塊吧,這可是洛陽的點心,你在蔡國吃不到的。”

    穆無雙最喜歡的就是點心了,看著那色彩艷麗的小點心,勾起了穆無雙的食欲,穆無雙伸出纖纖玉指,準備拿起一塊點心嘗嘗。

    突然,石正峰在旁邊跳著腳,叫道:“呸呸呸,這點心餿了,我的媽呀,毒死我了!”

    聽到石正峰這話,穆無雙那拿點心的手停在了半空。

    田政彪被石正峰氣得渾身發抖,他一直在心里默默念叨著,莫生氣,莫生氣,氣壞了身體沒人替......

    田政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壓下了心中的怒氣,看著石正峰,說道:“石將軍,你能不能別在這胡說八道?”

    石正峰把嘴里的點心都吐了出來,說道:“我沒胡說,這點心真的餿了,田公子,你要是不信的話,自己嘗一嘗。”

    看著石正峰那精湛的演技,田政彪還真有些懷疑了,難道這點心真的餿了嗎?

    如果把餿點心給穆無雙吃,那自己可就糗大了。

    保險起見,田政彪拿起一塊點心,放到嘴里嚼了嚼,臉上露出一副糾結的神情,強忍著才沒把點心吐出來。

    石正峰在旁邊說道:“我沒騙你吧,你這點心確實是餿了。”

    田政彪皺起了眉頭,心想,這點心是昨天才做好的,怎么可能餿了呢?不對,這股味道不像是食物**的餿味兒,這是什么怪味道?

    田政彪正在納悶,嗡嗡嗡......由遠至近,傳來了一陣聲響。

    田政彪抬頭一看,大吃一驚,空中,幾十只、上百只蒼蠅聚在一起,聚成了一大團,嗡嗡作響,朝自己飛了過來。

    “無雙公主快跑!”石正峰沖著穆無雙叫了一聲。

    穆無雙嚇了一跳,站起來向遠處跑去。田政彪捧著食盒,跟在穆無雙的身后也想跑。

    蒼蠅們見田政彪調轉了方向,它們也調轉了方向,嗡嗡嗡,繼續前進。

    石正峰拉著穆無雙的胳膊,沖著田政彪叫道:“田公子,你離無雙公主遠一點,那些蒼蠅是沖著你來的!”

    “放屁,蒼蠅是沖著你來的!”情急之下,田政彪沒忍住,對石正峰爆出了粗口。

    田政彪一句話剛喊完,嘴巴還沒來得及閉上,一大團蒼蠅就飛了過來,有幾只愣頭愣腦的蒼蠅,直接就飛進了田政彪的嘴里。

    “呃......”田政彪下意識地動了一下喉嚨,竟然把飛進嘴里的蒼蠅,吞進了肚子里。

    “田公子吃蒼蠅啦,田公子吃蒼蠅啦!......”石正峰在旁邊大喊大叫。

    田政彪瞪著石正峰,叫道:“你......”

    田政彪這一張嘴,又有一只蒼蠅飛進了嘴里,這次,沒等他往下咽,蒼蠅直接就順著喉嚨往肚子里鉆。

    “嗚......呃......呃......”

    田政彪彎著腰嘔吐起來,把胃里的隔夜飯都吐了一個干凈。

    蒼蠅圍繞著田政彪飛來飛去,嗡嗡作響,而且還越聚越多。田政彪被這些蒼蠅折磨得快要崩潰了,他百思不得其解,這些蒼蠅為什么突然就奔著自己飛過來了?

    隨從們脫下了衣服,揮舞著衣服上前驅趕蒼蠅,但是,無論怎么驅趕,蒼蠅就是對田政彪情有獨鐘,圍繞著他,不肯離去。

    一個隨從觀察了一下,看出了癥結所在,叫道:“公子,快把手里的點心扔了!”

    田政彪也沒多想,聽了隨從的話,把手里的點心扔到了一邊。蒼蠅們立刻舍棄了田政彪,奔著點心去了,撲在點心上,美美地吃了起來。

    看著那落滿了蒼蠅的點心,眾人都是一陣作嘔。

    石正峰說道:“田公子,你怎么能把這種招蒼蠅的點心,給無雙公主吃呢?”

    田政彪怒不可遏,指著石正峰,叫道:“都是你這個王八......”

    田政彪剛把“八”字喊出口,嘴里就噴出了一個黑點。

    石正峰驚叫一聲:“我-操,是蒼蠅!”

    穆無雙皺著眉頭,慌忙向后退去,生怕田政彪把蒼蠅噴到自己身上。

    田政彪感覺嘴里有些異樣,呸呸呸,吐了幾口,又吐出了幾只蒼蠅。

    穆無雙實在是忍不住了,捂著嘴巴,遠遠地躲開了。

    田政彪氣急敗壞,把怒火撒到了隨從們的身上,“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快給我拿水漱口呀!”

    隨從急忙拿過水壺,遞給了田政彪,田政彪跑到一棵樹下,彎著腰,不停地漱著口。

    田政彪喘了幾口氣,頭腦冷靜下來,心想,那些蒼蠅為什么突然就飛了過來?想起石正峰那副幸災樂禍的笑臉,田政彪覺得,這事肯定是石正峰搞的鬼。

    但是,石正峰是用什么手段把蒼蠅招來的,田政彪是百思不得其解。

    知道這件事真相的只有石正峰一個人,石正峰從農家弟子那里弄來了一種藥液,這種藥液無色,有輕微異味,能夠招引蒼蠅。

    當石正峰伸手去抓點心的時候,把這種藥液抹在了所有點心上。藥液的氣味兒隨風擴散,周圍的蒼蠅們嗅到了氣味兒,就爭先恐后地飛了過來。

    休息了一會兒之后,眾人繼續趕路,田政彪跟在穆無雙的身后,想上馬車。

    穆無雙蛾眉輕蹙,說道:“田公子,你還是騎馬吧。”

    “啊?......”田政彪呆若木雞。

    穆無雙吩咐隨從,“去給田公子牽一匹馬過來。”說著,穆無雙就一個人上了馬車。

    想一想田政彪吃了好幾只蒼蠅,穆無雙就感到惡心。和田政彪同坐一輛馬車,穆無雙害怕自己忍不住嘔吐起來。

    田政彪被剝奪了與穆無雙同坐一輛車的待遇,他騎在馬背上,看著石正峰,心里燃起了沖天怒火。

    “王八蛋,我一定要叫你付出代價,付出慘痛的代價!”田政彪在心里暗罵。

    田政彪叫過來一個隨從,附在耳邊嘀咕了幾句,然后扯著嗓子,叫道:“老王,你去前面探一探路,看有沒有危險。”

    “是,公子,”老王快馬加鞭,沖出了隊伍,揚起塵土,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老王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眾人也沒有在意。走到傍晚,眾人路過一個小鎮,在小鎮上投宿,第二天一早,繼續趕路。

    第二天中午,當石正峰和穆無雙、田政彪等人走到一處僻靜的山林時,突然,一群人竄了出來,張牙舞爪,晃動著手里的刀槍,晃出一片寒光。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為首的一個人搖頭晃腦,以一首打油詩說明了自己的職業——強盜。

    田政彪露出驚訝的神情,說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竟敢在這里打劫。”

    強盜們叫道:“我們沒飯吃,就得打劫,少廢話,留下錢財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殺你們個片甲不留!”

    田政彪看了看石正峰,說道:“石將軍,此次出行,你是負責保護我和無雙公主安全的,現在就有勞你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