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580章 笑貧不笑娼
    七彩看了那女人一眼,面無表情,說了一句:“原來是小蓉呀。”

    小蓉咯咯笑了幾聲,說道:“這世界可真小啊,咱們竟然能在這里相遇。”

    七彩小時候跟著父親胡大勇四處漂泊,來到過齊國,在齊國住了一段時間。當時,小蓉是七彩的鄰居。

    因為七彩是外地人,小蓉帶著一群本地女孩,對七彩很是排斥,經常欺負七彩。

    七彩是個寧折不彎的剛烈性子,她不肯挨欺負,和小蓉她們大打出手,有好幾次都打得頭破血流。

    后來,七彩跟著胡大勇離開了齊國,就再也沒見過小蓉,沒想到,今天竟然在臨淄城遇見了小蓉。

    人生三大幸事中,有一件是他鄉遇故知,但是,這故知是和自己有過節的人,這件事就算不得是一件幸事,反而是一件很頭疼的事情。

    七彩和小蓉打了一聲招呼,然后就扭過頭去,不愿理會小蓉。

    但是,小蓉卻不依不饒,看樣子像是要把這些年沒說完的話,一股腦全說完似的。

    小蓉一臉假笑,說道:“七彩,多年不見了,你混得怎么樣呀?”

    七彩敷衍道:“還好,還好。”

    小蓉打量著七彩,七彩和石正峰、范進他們這次來齊國是低調出行,所以,他們穿的都很樸素。

    小蓉的臉上露出了輕蔑的神情,說道:“我看你混得不怎么樣呀,有什么苦處說出來,姐姐現在發達了,可以幫幫你。”

    七彩抬頭看著小蓉,說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很好,不用你幫忙。”

    小蓉笑道:“七彩,你就別嘴硬了,雖然咱們多年不見,但是,你混成什么模樣,我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過了很多年,小蓉依然沒有忘記,當初七彩和自己打架的事。如果問什么動物是這世界上最記仇的,很多人會回答說是女人。

    這么多年過去了,小孩子打架那點事,小蓉還牢牢地記在心里。小蓉心想,當初自己可是被七彩打破了頭,吃了虧,今天終于遇見了七彩,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好好發泄一番,羞臊羞臊七彩。

    石正峰看出來七彩不愛搭理小蓉,便對小蓉說道:“小姐,你別在這站著了,我們要吃飯了。”

    小蓉瞟了石正峰一眼,見石正峰穿著粗布麻衣,臉上立刻就泛起了輕蔑之意。

    “呦,這人是誰呀,七彩,是你男人嗎?”

    七彩的臉騰地一下子紅了起來,還沒等她開口說話,小蓉就在旁邊叫了起來。

    “你男人不錯嘛,看上去身強力壯的,一天能耕多少畝地呀?”

    石正峰、七彩衣著寒酸,小蓉就認定了他們倆是農民。在小蓉這種人看來,農民是底層人,是被人所瞧不起的。

    石正峰冷冷地看著小蓉,說道:“農民怎么了,農民自耕自足,比你們這些寄生蟲不知強出幾百倍、幾千倍。”

    小蓉捂著嘴巴,呵呵笑了起來,那笑聲就像貓頭鷹一樣瘆人。

    “當個農民你還挺光榮?看來,你們兩口子還真是般配,都是天生一副賤命,一輩子土里刨食,叫你們享受點榮華富貴,你們還承受不起呢。”

    石正峰嘴角揚起微笑,上下打量著小蓉,說道:“我們農民是賤命,你這千人騎、萬人跨的婊子是富貴命,哎呀呀,這樣的富貴,我們還真是承受不起。”

    石正峰的話戳到了小蓉心里的痛處,小蓉氣得臉色煞白。

    小蓉身邊的矮個男人更是暴跳如雷,指著石正峰,叫道:“你他媽的把嘴巴放干凈點!”

    小蓉攔住了矮個男人,說道:“相公,你別生氣,和這些泥腿子動怒,有**份。”

    小蓉壓下了心頭的怒火,皮笑肉不笑,從手上摘下了一枚戒指,在七彩面前晃了晃,說道:“七彩,你見過這東西嗎,你們這是什么,值多少錢嗎?”

    七彩看都沒看小蓉一眼,說了一句:“無聊。”

    小蓉得意地笑了起來,說道:“七彩,別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我告訴你吧,這是綠寶石戒指,一枚就要五百多兩銀子。我過生日的時候,我相公隨隨便便送給我的。”

    說著,小蓉和矮個男人還在七彩、石正峰面前秀起了恩愛,撅著嘴巴,啄了一下。

    見七彩、石正峰沒有什么反應,小蓉不甘心,繼續說道:“七彩,五百多兩銀子,夠你們倆累死累活賺一輩子的吧?哦,我說錯了,你們倆就是像頭驢似的,干上一輩子也賺不到這么多錢。不過沒關系,小蓉,我可以把這戒指借給你戴一會兒。”

    小蓉要盡情地羞辱七彩,這樣才能消去她當年的怒火。

    小蓉把戒指送到了七彩的面前,得意地晃動起來,綠寶石發出的光芒閃閃耀眼。

    七彩怒氣沖沖,叫道:“你不要臉得來的東西,我嫌臟,趕快拿走!”

    小蓉的臉色一下子凝住了,不過,很快她又笑了起來。

    小蓉在心里告誡自己,不能動怒,誰先動怒誰就輸了。

    小蓉可以讓自己的矮個相公毆打七彩、石正峰一頓,但是,小蓉覺得那樣沒意思,她要在精神上折磨七彩。

    精神上的折磨,可要比**上的疼痛帶來的傷害大。小蓉就是要折磨七彩,不把七彩折磨得痛不欲生,不能消去她的心頭之恨。

    小蓉看著七彩,說道:“我不要臉,能買來一枚綠寶石戒指,你不要臉,恐怕只能買一碗面條吧,呵呵呵......”

    這“不要臉”三個字,換一個詞就是“賣-淫”。

    七彩終于被激怒了,甩手一巴掌打向了小蓉。小蓉的手抖了一下,綠寶石戒指被打落在地,啪啦一聲,碎了。

    小蓉看著那碎成渣的綠寶石,目瞪口呆,臉都變成了豬肝色。

    這可是五百兩銀子的綠寶石戒指呀,五百兩銀子呀,哎呀,我的心呀。

    小蓉捂著胸口,喘不上氣,矮個男人急忙攙扶住了小蓉,叫道:“小蓉,小蓉,你沒事吧?!”

    矮個男人又按胸口又掐人中,忙活了半天,總算是把小蓉救了過來。

    小蓉喘了幾口氣,渾身發抖,指著七彩,叫道:“你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打碎我綠寶石戒指,給我賠,給我賠!”

    矮個男人安慰小蓉,說道:“小蓉,別生氣,別生氣,千萬別氣壞了身子。你瞧他們那副模樣,就是把他們四個都賣了,也不值一個綠寶石戒指。”

    石正峰撇了一下嘴,說道:“你們倆在這演滑稽劇似的,嘰嘰喳喳,有意思嗎?”

    矮個男人瞪起了眼睛,叫道:“哎呀,你個泥腿子,打碎了小蓉的綠寶石戒指,你還敢這么硬氣,賠錢!”

    小蓉叫道:“今天你們倆要是拿不出五百兩銀子來,就把你們的心肝挖出來!”

    小蓉是個拜金女,五百兩銀子那可是她的心頭肉呀,比她親爹親娘還要重要。

    石正峰露出不耐煩的神情,說道:“不就是五百兩銀子嗎,叫喚什么?”

    小蓉冷笑一聲,說道:“五百兩銀子,你活這么長時間,見沒見過這么多銀子?”

    矮個男人在旁邊幫腔:“是啊,你以為這銀子是你家地里的大白菜,我告訴你,今天你們要是拿不出五百兩銀子來,誰也別想走出這個門!”

    石正峰隨手一掏,掏出了一張銀票,甩在了桌子上,說道:“給我找錢。”

    小蓉和矮個男人都愣住了,沒想到石正峰這么一個土里土氣的鄉巴佬,還能隨手甩出銀票來。

    小蓉拿起銀票一看,當時就驚呆了,銀票上的面額,赫然寫著“白銀一萬兩”!

    小蓉和矮個男人呆呆地看著石正峰,一時語塞。

    石正峰叫道:“愣著干什么,給我找錢呀!”

    呆愣了好久,小蓉和矮個男人才回過神來。

    小蓉附在矮個男人耳邊,低聲說道:“相公,你仔細看看這張銀票是真的假的。”

    矮個男人點了點頭,拿著銀票翻來覆去看了半天。

    小蓉湊過去,低聲問道:“怎么樣,這銀票是真的是假的?”

    矮個男人愁眉苦臉,說道:“看不出來哪里造假。”

    石正峰很不耐煩,敲了敲桌子,叫道:“你們倆干什么呢,快找錢!是不是拿不出九千五百兩銀子呀?”

    石正峰的話還真說對了,矮個男人和小蓉身上只有一千多兩銀子,他們倆覺得身上帶著一千多兩銀子,就夠裝逼的了。沒想到,石正峰突然甩出一萬兩的銀票,令他們倆是猝不及防。

    小蓉和矮個男人拿著銀票不說話。

    石正峰輕蔑地笑了一聲,說道:“剛才你們倆不是很得意嗎,還笑貧不笑娼,還什么榮華富貴,看來,你這婊子當的也沒賺多少錢呀。”

    現在輪到小蓉和矮個男人遭受奚落了。

    小蓉怒不可遏,以為自己找了一個有錢的相公,可以羞辱一下七彩,沒想到,反被七彩狠狠地羞辱了。

    石正峰不依不饒,沖著小蓉叫道:“拿不出九千五百兩銀子你就吭聲,別在這裝啞巴,剛才你不是很能說嗎?”

    小蓉惱羞成怒,肚子里的壞水翻涌起來。

    突然,小蓉指著石正峰,叫道:“你這個狗膽包天的賊,偷了一萬兩銀子,還敢在這叫囂!”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