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226章 不拆院子,我拆你!
    洪金龍是個中年胖子,躺在一把躺椅上,手里拿著一把精致的小茶壺,慢悠悠地喝著茶。洪金龍的身邊站著幾個惡漢,擺著一張小桌,在那買賣人口。

    流民們吃不上飯,實在沒有活路了才賣兒賣女,他們想著,把兒女賣了,找個吃飯的地方,也好過跟著自己餓死。

    一個母親把自己那十三四歲的女兒,賣給了洪金龍,洪金龍手下的賬房先生寫了一張字據,把字據推到母親面前,手里掂著碎銀子,說道:

    “按個手印,這一兩銀子就是你的了。”

    母親看著女兒那張賣身契,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兒女是娘的心頭肉,想著女兒就要賣給別人了,母親的心像是針扎一般疼痛。

    女兒抱住了母親,哭著叫道:“娘,你別賣我,我聽話,我懂事,我能干活兒,求你了,別賣我。”

    母親把嘴唇都咬出了血,撫摸著女兒,說道:“翠兒,娘也是沒辦法,你跟著娘,早晚得餓死呀。”

    “就是餓死,我也要和娘在一起,娘,娘......”女兒哭得眼睛也腫了,嗓子也啞了。

    洪金龍在旁邊聽得不耐煩了,吩咐手下,“別讓她們在這哭了,按完手印趕緊滾蛋。”

    洪金龍手下的嘍啰抓著母親的手,蘸了一點印泥,在賣身契上按了手印,然后將母親推到一邊,拖著女兒進了身后的院子。

    女兒歇斯底里地哭喊著,伸出了手掌,想要抓住母親。母親被嘍啰推倒在地,看著被拖拽走的女兒,眼里流著淚,心里滴著血。

    周圍的人,只要還有一丁點良心,見到這樣的情景,心里都是酸楚得很。

    洪金龍和他手下的嘍啰們,心腸早就爛透了,無動于衷,沖著流民們叫道:“下一個。”

    一個病懨懨、長著一臉憨厚相的中年漢子,領著自己的三個兒女,走了過來......

    洪金龍身后的那座院子,關著洪金龍買來的婦女兒童。這些婦女兒童,有的賣到大戶人家當仆役、丫鬟,這是命好的,命不好的,賣到青樓去當妓-女,甚是是賣給一些身患隱疾的富家老爺,當藥引子。

    傳說,小孩子的腦漿可以治愈隱疾,那些衣冠禽獸一樣的富家老爺,就從洪金龍手里買來小孩子,取腦漿食用。

    賬房先生看了看賬本,對洪金龍說道:“洪爺,自從拆了陳家那幾座粥棚之后,咱們這生意又是蒸蒸日上呀。”

    洪金龍端著小茶壺,喝了一口茶水,說道:“白虎縣那邊已經亂了,咱們平陽縣也不安穩。得做好準備,趕在流民變成流寇之前,咱們帶著銀子去新鄭。”

    “傷天害理的事情做絕了,拍拍屁股就走,洪爺好算計呀。”

    石正峰押著十幾個惡漢,朝洪金龍走了過來。

    洪金龍臉色一變,在搖椅上坐直了身子,盯著石正峰。洪金龍手下那些打手,紛紛露出兇相,圍到了石正峰的身邊。

    石正峰視那些兇惡的打手為無物,臉上毫無懼色。

    洪金龍聲音冰冷,說道:“朋友,你這是什么意思呀?”

    石正峰指著那十幾個鼻青臉腫、手捆繩索的惡漢,說道:“我是來算賬的,洪金龍,你派人砸了我陳家的粥棚,你說,這筆賬怎么算?”

    洪金龍冷笑一聲,說道:“笑話,我和你陳家井水不犯河水,什么時候砸你陳家的粥棚了?”

    洪金龍那一張厚臉皮,絲毫也看不出羞赧來。

    石正峰取出了幾張紙,說道:“洪金龍,你不招認,可是你手下這些嘍啰可全都招認了,難道你想讓我拿著這些供詞,去衙門嗎?”

    洪金龍勃然大怒,從搖椅上站了起來,叫道:“小兔崽子,在我洪金龍面前撒野,你還嫩了點。趕快給我滾,我饒你一條狗命!”

    洪金龍自知理虧,耍起了無賴。當年在街頭當流氓的時候,這一招是洪金龍的慣用伎倆。

    流氓嘛,就要用流氓的手段解決問題。

    隨著洪金龍的一聲叫喊,那些打手也朝石正峰逼近,一個個齜牙咧嘴,想要從氣勢上嚇唬住石正峰。

    石正峰指著那些打手,冷冷地說道:“你們都給我后退。”

    石正峰的聲音很低沉,但是,他那低沉的聲音里卻透著徹骨的寒冷,冷得人心肝都要凍住了。

    打手們都停下了腳步,有幾個打手不知死活,以為自己很硬氣,不顧石正峰的威脅,繼續向前走。

    石正峰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寒光,猛地出拳,朝那繼續前行的打手打去。

    “哎呀......哎呀......哎呀......”

    一拳一個,三拳打下去,三個打手倒在了地上,捂著碎掉的鼻子,血流不止。

    洪金龍皺起了眉頭,看著石正峰,說道:“小子,沒看出來呀,有兩下子。”

    石正峰活動著拳頭,說道:“我脾氣不好,別逼我動手。你們自己把這院子拆了,把院子里的女人孩子都放了,你們拆我陳家粥棚的事,我也就不和你們計較了,咱們算是兩清了。”

    洪金龍說道:“年輕人,說話別那么狂。”

    石正峰指著洪金龍,說道:“我的拳頭比我的嘴巴還要狂,你想見識一下嗎?”

    周圍的那些打手怒不可遏,轉身拿起了砍刀棍棒,上前再次圍住石正峰。

    石正峰掃了那些打手一眼,說道:“我勸你們一句,不要作死。”

    一個打手叫道:“小兔崽子,會點拳腳功夫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敢在洪爺這里鬧事,你也不摸摸自己長了幾顆腦袋。”

    洪金龍喪盡天良,前些日子,有一個精通武藝的流民來鬧事,打翻了三個打手。后來,打手們抽出了砍刀,三下五除二,就把那流民剁成了肉醬,扔到野地里喂狗了。

    哼,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打手們心想,咱們這么多人,手里又拿著武器,你就是長了三頭六臂,咱們也能給你削成一個肉-棒槌。

    石正峰說道:“你們這是逼我開殺戒,是不是?”

    打手們叫道:“小兔崽子,死到臨頭還敢吹牛,弟兄們,上!”

    打手們舉著砍刀棍棒,一起沖向了石正峰。

    陳忠帶著幾個家丁被石正峰甩在了身后,他遠遠地看見,十幾個打手持械圍攻石正峰,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里。

    石正峰虎目圓睜,從地上抓起了一個惡漢,將這惡漢向身后甩去。惡漢橫著飛了出去,撞倒了幾個打手。

    同時,石正峰迎著一個持刀的打手猛沖上去,一把抓住了打手的手腕,以膝蓋為武器,狠狠地頂向了打手的褲襠。

    石正峰這一招雖說不怎么光彩,但是,殺傷力卻極大,一擊完畢,打手立刻蜷縮著,倒在了地上,慢慢體會蛋碎的滋味。

    石正峰奪過了打手的刀,回身一刀,將一個準備從背后偷襲自己的打手,劈倒在地。

    一把砍刀在手,石正峰猶如出水蛟龍、下山猛虎,瘋了似的砍殺起來,砍得血肉-漫天飛舞。

    洪金龍手下的這些打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亡命徒,有些人自打生下來就不知道什么是怕。今天,在石正峰的面前,這些打手是真真切切體會到了,什么是怕。

    打手們嚇得屁滾尿流,轉身就跑,有的打手慌亂之中,摔倒在地,跪在地上就向石正峰磕頭求饒。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

    石正峰周圍沒有一個站著的人,除了死在他刀下的,就是跪地求饒的。

    石正峰殺得渾身是血,再次露出了殺神的尊容,手里提著滴血的砍刀,叫道:“還有沒有人,爺還沒殺夠呢!”

    洪金龍混跡江湖幾十年,還從來沒有遇到過石正峰這樣的狠角色,他手腕一抖,小茶壺掉在地上,摔個粉碎。

    石正峰向洪金龍走去,洪金龍嚇得哆哆嗦嗦,連連后退,指著石正峰,說道:“小子,我告訴你,平陽縣可是有王法的地方,你敢動我一下,官府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石正峰提起刀,指著洪金龍,說道:“給你兩個選擇,要么你動手,自己拆了這販賣人口的院子,要么我動手,先活拆了你,再拆這院子。”

    洪金龍左右為難,滿頭大汗。拆一座院子不算什么,這院子也值不了多少錢,就算是不做這人販子買賣,洪金龍依然是腰纏萬貫的洪爺。

    但是,像洪金龍這種混江湖的人,最注重的就是臉面。你在江湖上說話好使,嘍啰們跟著你,那是因為你有面子。今天要是拆了這院子,就等于把洪金龍的臉面也拆了,以后,洪金龍就沒辦法再在江湖上混了。

    江湖大哥沒一個肯輕易認栽的。

    石正峰步步緊逼,把洪金龍逼到了院子門口。院子里的那些女人孩子,都像牲口一樣被關在籠子里,他們瞪著洪金龍,都恨不得眼睛里噴出火來,把洪金龍燒成灰燼。

    洪金龍買賣人口的時候,有些流民心疼自己的孩子,猶豫不決。洪金龍就哄騙這些流民,說他把孩子買來之后,都是賣給大戶人家當仆役、丫鬟。

    災荒年月,孩子能進入大戶人家干活兒,有口飯吃,這也是福氣。流民們信了洪金龍的話,就賣了孩子。

    等流民走后,洪金龍立刻就變了臉,把女孩子賣到妓院當雛妓,把男孩子賣給太監,挖腦漿當藥引子。

    喪盡天良,罄竹難書,罪大惡極......用這些詞語來形容洪金龍,那是一點也不過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