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41章 縣城大牢
    石正峰陪同孟公瑾走出了絲綢作坊,按照計劃,他們該回縣衙休息了。這時,石正峰突然指著絲綢作坊附近的一座院子,問高強,“高縣令,那是什么地方?”

    高強愣了一下,說道:“那是杞南縣大牢。”

    石正峰對孟公瑾說道:“大人,咱們去大牢看一看吧,臨行前,君上吩咐我們了,巡視的時候要面面俱到,不怕辛苦。”

    孟公瑾點了點頭,說道:“好,咱們就去大牢看一看。”

    高強攔住了孟公瑾,說道:“欽差大人,大牢很臟很亂,您要是去的話,我先派人去收拾收拾。”

    石正峰在旁邊說道:“高縣令,不必了,欽差大人此次來巡視,不辭辛苦,大牢里臟亂一點又算得了什么。”

    孟公瑾說道:“對,正峰說得對,大牢里臟亂一點不要緊,高縣令,前面帶路吧。”

    孟公瑾、石正峰執意要去大牢,高強猶豫了一下,帶著孟公瑾、石正峰他們朝大牢走去。石正峰看到,高強身邊的一個衙役,趁他們不注意,悄悄地跑出了隊伍,從后門溜進了大牢。

    石正峰叫過蘇廣益,湊在蘇廣益耳邊低聲說道:“老蘇,你帶著人把大牢圍起來,沒有欽差大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走出大牢。”

    蘇廣益點了點頭,帶著護衛們去包圍大牢。

    石正峰叫孟公瑾去視察絲綢作坊只是個幌子,他的真實目的是絲綢作坊旁邊的大牢。如果,石正峰向高強提出去大牢,高強肯定會把胡大勇提前轉移,現在,石正峰突然要去大牢,給高強來了一個措手不及。石正峰又讓蘇廣益帶著人圍住了大牢,高強就是想把胡大勇轉移走,也沒有機會。

    孟公瑾、石正峰等人到了大牢門前,大牢的大門敞開,一群官吏走了出來,一副奴顏婢膝的樣子,跪在地上朝孟公瑾就行叩拜大禮。

    孟公瑾揚了一下手掌,說道:“都起來吧,都起來吧。”

    “謝欽差大人,”官吏們站了起來,一個個屏氣斂聲,很是拘謹。

    司獄官滿臉堆笑,對孟公瑾說道:“欽差大人,大牢這種地方,腥臊惡臭,很是臟亂,小的先派人去打掃打掃。”

    孟公瑾說道:“不用打掃,我要看的就是真實的大牢。”

    孟公瑾、石正峰等人來到了牢房,牢房是一排低矮的土坯房,這些土坯房很矮很矮,露在地面上只有一米多高,房子底部有一排小洞,這些小洞就是牢房的窗戶,很是狹窄,只能容得下老鼠鉆進鉆出。

    石正峰看見那小洞里有一雙雙眼睛在向外張望,這些眼睛在昏暗中閃著幽光,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些眼睛的主人都是囚禁于此的犯人。

    牢房一半建在地上,一半建在地下,孟公瑾、石正峰他們踩著臺階往下走,走進了牢房里。一進牢房,一股潮濕的霉味兒混雜著惡臭就撲鼻而來,孟公瑾猝不及防,被嗆得直咳嗽。

    “欽差大人,您沒事吧?”高強和司獄官急忙上前攙扶孟公瑾。

    孟公瑾掏出手帕,捂住了口鼻,擺了擺手,說道:“我沒事,我沒事。”

    高強說道:“欽差大人,這里到處都是腐臭的毒氣,您旅途辛苦,一路顛簸,下官害怕這毒氣傷了您。”

    孟公瑾喘了幾口氣,說道:“我這把老骨頭還沒那么弱,這點氣味兒還熏不死我。”

    牢房是半地下室,前些日子杞南縣城又下了一場雨,雨水流進了牢房里,浸泡著犯人的屎尿,四處漂浮,那種場景想一想就令人作嘔。

    石正峰說道:“高縣令,這牢房的環境如此惡劣,怎么不清理清理?”

    高強說道:“這牢房是一百多年前修建的,我好幾次上報朝廷,希望翻修牢房,但是朝廷說杞國上上下下到處都需要銀子,暫時拿不出銀子來,便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現在。”

    石正峰說道:“即使不能翻修牢房,把這些污水雜物清理一下,也不是什么難事吧?”

    高強說道:“大牢人手不夠,只有這么幾個老弱病殘的獄卒。再說了,那些犯人是觸犯了律法,到這里來受罰的,又不是來享受的大爺,我們犯得著伺候他們嗎?”

    石正峰說道:“環境這么惡劣,會增大犯人染病的幾率,瘐死者會很多。”

    高強笑了一下,說道:“杞國乃至整個大周王朝,這牢房都是大同小異,沒聽說過哪里的牢房收拾得像客棧一樣,犯人瘐死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石正峰來自現代世界,現代世界是講究人權的文明社會,即使是犯人,最起碼的人權也是得到保障的。而杞國所在的中古世界,社會里還遺留著遠古時期的野蠻之風,認為犯人犯了法,蹲大牢就應該折磨他、虐待他。

    除了朝廷要犯和下獄的達官貴人,其他那些平民百姓犯了法,關到大牢里死了也是活該,沒人會過問,沒人會在意。

    石正峰心想,這些犯人要真是罪有應得,那也沒什么,自作自受嘛。只怕有些犯人是犯了微不足道的小罪,甚至是沒犯罪,就被關到這暗無天日的牢房里,那真是喪盡天良。

    來到了牢房門前,石正峰、孟公瑾他們看到一排木柵欄后面倒著一群人。說他們是人,其實他們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擠在屎尿污水之中,哪里還有一點做人的尊嚴。

    見牢門外來了一群人,犯人們紛紛跳了起來,沖向了牢門,伸出手掌,大呼小叫起來,“冤枉啊,冤枉啊,我冤枉啊......”

    司獄官掄起鞭子,朝犯人們狠狠地抽了過去,罵道:“該死的東西,都給我退回去,退回去!”

    司獄官卯足了力氣一通抽打,打得犯人們是血肉橫飛、鬼哭狼嚎,這才退了回去。

    犯人們跪在地上,給孟公瑾、石正峰他們磕頭,流著淚叫道:“大人,我們冤枉啊,我們冤枉啊......”

    犯人們看出來孟公瑾、石正峰他們身著錦衣,是官府中人,便盼著他們是青天大老爺,洗刷自己的冤屈,把自己從這地獄一般的地方放出去。

    司獄官很是氣惱,惡狠狠地指著犯人們,叫道:“都給我閉嘴,閉嘴,誰再亂喊亂叫,我扒了他的皮!”

    石正峰走到司獄官身邊,把司獄官擠到了一邊,朝犯人們擺了擺手,說道:“大家都靜一靜,這位是君上派來的欽差大人,你們有什么話,一個一個說,如果真有冤屈,欽差大人一定會給你們做主。”

    聽說孟公瑾是欽差大人,犯人們都瘋了,再次撲向了牢門,他們每個人都有一肚子的冤屈要對欽差大人說。司獄官再次掄起了皮鞭,朝犯人們抽了過去,犯人們被打得疼,漸漸冷靜下來。

    “大家不要吵不要鬧,”石正峰指著一個犯人,說道:“從你開始,有什么冤屈,一個一個說。”

    被石正峰指到的犯人情緒激動,說道:“欽差大人,三個月前,官府征收剿匪捐,我們家窮得揭不開鍋了,實在是拿不出這剿匪捐,官府就把我抓起來,關到了這里,可憐我那懷孕的媳婦兒和兩個孩子無人照顧呀。”

    石正峰目光犀利,回身看著高強,說道:“高縣令,這是怎么回事?”

    高強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石護衛,到這里的人,每個人都說自己是冤枉的,如果聽信他們的一面之詞,那朝廷就不用設置監牢了,天底下全都是好人、良民。”

    石正峰又轉過頭來,看了看另一個犯人,另一個犯人只有十二三歲,很明顯是個孩子。這孩子瘦成了皮包骨,一雙眼睛可憐巴巴地望著石正峰,絲毫看不出兇惡之相。

    石正峰問這孩子,“你是犯了什么法進來的?”

    這孩子說道:“我老家遭了災,父母都餓死了,就剩下我和弟弟,我和弟弟流浪到了縣城。弟弟餓得厲害,我就去街邊的饅頭鋪偷了一個饅頭,結果被官差捉住,關到了這里。”

    因為一個饅頭,這孩子小小年紀就要在這暗無天日的牢房里,忍受著非人的折磨、虐待,石正峰心里一陣酸楚。

    石正峰想起了一句話,一個人因為錢而犯罪,是這個人在犯罪,一個人因為面包而犯罪,是這個社會在犯罪。

    石正峰指著這個孩子,轉身問高強,“高縣令,就因為一個饅頭,你就把這個孩子關在這里?”

    中古世界,法律對于孩子是有一定保護的,但是,這種保護并沒有寫成明文,所以有很大的浮動空間。多大年齡算是孩子,孩子應該受到什么樣的保護,這全看執法者的心情。

    比如國君要將罪人滅族,殺了罪人家的孩子,沒人會說什么,大家覺得理所當然,不殺罪人家的孩子,那就是皇恩浩蕩了。

    所以,嚴格地說,高強把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關入牢房,并沒有違法之處。

    高強說道:“石護衛,你要是覺得本官抓這些犯人有問題,你應該先去查看一下他們的案卷,不能在這聽信他們的一面之詞。”

    高強是杞南縣令,對平民百姓擁有判決之權,這些犯人都是被高強定了罪才入獄的。

    石正峰看著高強,心想,這高強能當上縣令,那也是讀過圣賢之書的,可惜,這圣賢之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