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第5章 炮灰
    乞活軍的戰士加上家屬,有上萬人之多,營地占地很大,一眼望不到頭,把山腳下的整塊平地全部占據了,而且還向山上延伸了一部分。

    營地里,幾個臟兮兮的光屁股小孩在那跑來跑去,嬉戲追逐。無論何時何地,孩子永遠是無憂無慮的,也只有孩子們的歡笑,能給這苦難深重的世界增添一抹亮色。

    戰士和家屬們居住在帳篷里,帳篷四面漏風、千瘡百孔,已經破爛得不像個樣子了。就這樣破爛的帳篷也不是人人都有,有的人砍了樹枝,自己搭了一個窩棚,有的人干脆找個角落,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倒下就睡。

    一萬多人吃喝拉撒睡全在這營地里,營地里散發著腥臊惡臭,辣得人睜不開眼睛。石正峰要是肚子里有食物,早就一口吐了出來。

    石正峰心想,衛生條件如此惡劣,整天待在這樣的營地里,早晚要染上疾病。

    趙雙刀進入營地之后,一個壯碩的漢子帶著一群戰士,朝趙雙刀走了過來,趙雙刀翻身下馬。

    壯碩漢子問道:“找到了多少食物?”

    看壯碩漢子的模樣,再聽他和趙雙刀說話的語氣,石正峰心想,這個壯碩漢子應該就是乞活軍的另一個首領,王大斧。

    趙雙刀說道:“官府把糧食都運到城里去了,城外連草根樹皮都挖光扒凈了,我就弄了點實心肉,還帶回來一百多人。”

    王大斧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說道:“我叫你出去找食物,你沒找到食物,反而帶回來一百多張吃飯的嘴,你這是要干什么呀?!”

    乞活軍的糧食也不夠,一萬多人的隊伍,每天也都有人在餓死。

    見王大斧動怒了,趙雙刀說道:“大哥,你別生氣,我得到了一個情報,說明天有一批軍糧要運到營城,咱們可以劫下這批軍糧,這樣,起碼一個月之內不用再為糧食發愁了。”

    趙雙刀又回身看了看他帶來的那一百多人,石正峰也在其中。

    趙雙刀說道:“大哥,咱們從這一百多個人里挑了挑,精壯的,留著當戰士,孱弱的,明天就讓他們去打頭陣。一百多顆腦袋,官兵們就是一個一個去砍,也要砍上一陣子嘛。”

    王大斧點了點頭,朝石正峰他們走了過去,說道:“給我站成一排,快點,快點。”

    這些剛剛入伙的饑民忐忑不安,在王大斧面前站成了一排。王大斧看著這些饑民,挑那身體強壯的,拉出隊伍。

    走到石正峰面前時,王大斧停下了腳步,在這群饑民當中,石正峰算是個胖子了。王大斧舉起拳頭,在石正峰的肩膀上打了一拳,石正峰猝不及防,向后退了幾步,險些摔倒在地。

    王大斧有些失望地撇了一下嘴,繼續去看其他饑民。

    趙雙刀在旁邊指著石正峰,說道:“將軍,這小子說話文縐縐的,像是個秀才,把他也拉出來吧。”

    王大斧皺起了眉頭,說道:“我最討厭的就是那些秀才,手無縛雞之力,除了空口說白話之外,一無是處,給他們糧食吃,那是糟踐糧食。”

    石正峰就這樣被王大斧放棄了。

    王大斧從一百多人當中挑選出了二十多個人,吩咐身邊的戰士,說道:“給他們弄點吃的去。”

    二十多個人欣喜若狂,跟著戰士去領食物。食物是黑乎乎的肉干,應該是曬干了的實心肉,甭管是什么東西吧,有口吃的就是好事。

    剩下的石正峰那些人看著這二十多個人去吃飯,心里是羨慕、嫉妒、恨,嘴上是舔著舌頭,直咽口水。

    石正峰覺得不公平,叫道:“我們也加入了乞活軍,為什么不給我們吃的?”

    王大斧轉身要走了,聽見石正峰這么一喊,他停下腳步,看了看石正峰,目光凜冽,說道:“不怪我討厭書生,你們這些書生就是他娘的話多。”

    石正峰是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王大斧是乞活軍的首領,石正峰也不怕他。

    石正峰指著那二十多個人,說道:“我們和他們是一起加入乞活軍的,憑什么他們有吃的,我們就沒有?我們都聽說王將軍是個公道的人,但是,王將軍你這么做事,可讓我們寒心呀。”

    王大斧本來是要殺了石正峰,最后,聽到石正峰吹捧了自己一句,王大斧便退去了殺心,說道:“我乞活軍的糧食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你們要想吃我們乞活軍的糧,你們得證明自己有吃糧的資格。明天去劫官軍的糧,你們誰要是表現英勇、殺敵立功,我肯定不會叫他餓著。”

    石正峰旁邊的一個饑民,奓著膽子,問道:“那今天我們這頓飯怎么辦呀?”

    王大斧看著那個饑民,說道:“今天你們只能餓著了。”

    一個饑民脾氣暴躁,叫道:“我投奔乞活軍就是為了混口飯吃,乞活軍不給飯吃,那我就去別處找飯吃。”

    這個饑民轉身要走,王大斧眼睛一瞪,從身邊的親兵手里抓起了長柄大斧,一斧子朝那饑民砍了過去,當場就把那饑民的腦袋劈成了兩半,紅的白的,噴得到處都是。

    周圍的饑民見到了這一幕,嚇得不寒而栗,全都縮成了一團。

    王大斧叫道:“我這乞活軍不是你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想要走,把人頭留下!”

    石正峰和這一百多個饑民成了乞活軍的囚徒,明天一早就要上戰場,給乞活軍當炮灰。上戰場之前,乞活軍還要把炮灰們榨干,逼迫他們去山上砍柴。

    饑民們餓得連走路都費勁,哪里還有力氣去砍柴。可是,乞活軍的那些戰士不管這么多,手持長矛在后面驅趕這些饑民,哪個饑民的動作慢了,舉起長矛桿,就朝饑民狠狠打去。

    乞活軍和官軍差不多,半斤八兩,沒一個好東西。在這亂世之中,仁義不頂飯吃,只有實力才能使人活下去。

    石正峰拿著柴刀去砍柴,這柴刀鈍得像腳后跟似的,一棵手腕粗細的小樹,砍上十幾刀也砍不折。

    身后的乞活軍戰士惱了,舉起長矛桿就朝石正峰的后背打去,打得石正峰差點吐出血來。

    “他娘的,快給我砍,快給我砍!”

    石正峰回身看了那個戰士一眼,說道:“兄弟,我餓成這副樣子,已經是使出全力再砍柴了,你就別打我了。你要是把我打死了,少了一個砍柴的,完不成上頭交待的任務,對你也不好呀。”

    戰士想了想,沖著石正峰叫道:“別廢話了,快給我砍柴!”

    戰士雖然表面上還是兇神惡煞,但是,他不再動手去打石正峰了。他琢磨著石正峰的話,覺得有道理,打死了石正峰,誰去砍柴?交不上柴火,上頭怪罪的可是自己。

    石正峰也不敢偷懶,咬著牙,拿著鈍刀去砍柴。石正峰覺得,之前自己遭過的所有罪,加在一起,都沒有今天這一天遭的罪多。

    石正峰砍掉了幾根柴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望著天空,心想,老天爺呀,我到底是犯了什么錯,你要把我發配到這里來受煎熬呀。

    石正峰砍了一大堆柴火,回身看了看那個乞活軍的戰士,戰士手持長矛,叫道:“這些柴火不夠,還要繼續砍,快點,快點!”

    石正峰累得都要散架了,但是,在乞活軍戰士的逼迫下,還不得不硬著頭皮、咬著牙,繼續去砍柴。

    乞活軍在這里安營扎寨一個多月了,山腳附近的柴火差不多都被砍光了,石正峰想要繼續砍柴,只能向山上爬去。

    爬到了半山腰,石正峰累得氣喘吁吁,舌頭都要吐出來了,突然,空中飄來了一股臭味兒。

    石正峰身后的戰士捂著鼻子,叫道:“他娘的,什么東西,這么臭啊。”

    石正峰覺得這臭味兒有點奇特,順著這臭味兒找去,發現了一座山洞,山洞里滿是淺黃色的塊狀物,臭味兒就是這塊狀物散發出來的。

    身后的戰士叫道:“你他娘的干什么呢,跑到這里來,想臭死老子呀,快給老子砍柴去。”

    在戰士的驅趕下,石正峰離開了山洞,不過,石正峰認出了那些淺黃色的塊狀物,那是硫磺。

    石正峰拿著柴刀,一直砍到天黑,好不容易才按照戰士的要求,砍完了柴火,戰士又押著石正峰回到了營地里。

    營地里點起了篝火,王大斧、趙雙刀還有乞活軍的頭目們,圍坐在篝火旁邊,喝酒吃肉,好不痛快。石正峰他們這些炮灰,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王大斧他們吃肉,連一根骨頭都撈不到。

    石正峰他們這些炮灰,沒有食物,沒有住處,有的人餓得急,抓起觀音土就往肚子里塞,他娘的,反正明天就要死了,不能空著肚子去見閻王。

    石正峰倚坐在一棵大樹下,望著夜空,夜空繁星點點、清澈明亮。以前,石正峰生活在污染嚴重的鋼筋水泥叢林里,根本就看不到這么美麗的夜空。

    夜空很美,但是,這夜空下的人世間卻像是煉獄一般。

    石正峰在想,如果天上真的有神,那么神會不會看到人世間的疾苦,看到了這些疾苦,神又會作何感想呢?

    想著想著,石正峰苦笑了一下,自己能不能活過明天都是個未知數,還有心思在這考慮神的問題。

    這個世界的夜色是如此的美麗,只看一個晚上,石正峰可看不夠。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