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瘋狂農民工 > 第2141章 突如其來
    不過夏建很快便鎮定了下來,他對著電話呵呵一笑說:“周莉!好久沒有聽到你的聲音了,你現在還好嗎?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夏建說的不多,但是這些話細細分析,卻都有一定的份量。不過這個時候的周莉好像并不在乎夏建如何說道。

    她呵呵一笑說:“我今天下午兩點多鐘到富川市,我想提前和你見個面,你安排一下時間”

    “我不在富川市,你有什么事盡管說”夏建眉頭一皺,便撒了個謊。

    電話里的周莉呵呵一笑說:“夏建!你就別撒謊了,我知道你在富川市,而且你也知道我來干什么,所以咱們也沒有必要兜圈子了,不是直接面對吧!”

    “滾蛋!你還好意思這樣對我說話,你把我們家人當成什么了?”夏建說著,不由得怒了。

    電話里的周莉很顯然準備很足,她并不在意夏建這樣罵她。她提高的聲音說道:“我正因為顧及到了阿姨和叔叔,所以才提前約你出來。不過我把丑話說到前面,這次就算是你捅我兩刀,孩子我一定要帶走”

    “你怎么不去死啊!”怒極了的夏建,有點口不擇言。一旁的肖曉嚇得臉色都變了,她沒有想到夏建發起怒來,竟然也是如此的可怕。

    而周莉根本不乎夏建如何說她。她在電話里大聲的說道:“夏建!你不要這樣說我,如果我失去了兒子,我真得會死”

    肖曉怕夏建再說下去,還會說出比較難聽的話。萬一刺激到周莉,發生點不愉快的事那可就不好了。

    所以她一步搶了過來,把夏建的手機奪了過去,按下了掛斷鍵。肖曉喘著粗氣說道:“你千萬不要沖動,在這個時候不理智的行為,弄不好會鬧出人命,你得沉住氣”

    “真是個三八婆!她當時放孩子的時候就涮了我一把,我差點替別人背了黑鍋。沒想到她竟然是這樣一個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別人的死活她就不管了”夏建大罵著,生氣的坐在了沙發上。

    肖曉泡了一杯茶水端到了夏建的面前。她長出了一口氣說:“夏建!你是明事理的人,血脈相連這句話你應該能懂其中的道理吧!說白了,不管你們一家人對小晨晨如何的好,可他畢竟和你們家沒有血緣關系”

    “這是事實,所以你得正確面對。還有,你如果和秦小敏結婚了,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這小晨晨怎么辦?就算你們把他當成親生的,但是他長大了呢?在孩子心目中也會有隔閡的”肖曉苦口婆心,耐心的勸說著夏建。

    肖曉說的非常正確。夏建慢慢的也想通了,他不應該阻止人家周莉來認她的兒子。如果他這樣做了,豈不是比周莉更加的自私。

    “那你說我應該怎么辦?”夏建輕聲的問肖曉道。

    肖曉長出了一口氣說:“如果周莉現在生活的不錯,有能力帶孩子。那就給她吧!叔叔和阿姨這邊,我來說。兩位老人是明事的人,想必也能理解”肖曉非常嚴肅的說道。

    “好吧!你現在就回家,提前把這事給我的父母說上一聲,讓他們提前有個思想準備。我等著見這個周莉”夏建說著看了一眼手表,此時正好是十二點鐘。

    肖曉點了一下頭說:“好吧!那我就回去了。你先在這兒休息一下,周莉來了你們再出去吃飯。我就不讓席珍給你訂午餐了”

    “好!你一定要把握分寸,老太太的脾氣大,千萬別讓她上火”夏建小聲的叮囑著肖曉。

    肖曉呵呵一笑說:“放心好了,這事你就交給我,我一定能辦好”肖曉說著,抓起沙發上的小包,快速的走了。

    夏建往沙發上一躺,心里真不是滋味。雖說他和小晨晨接觸不多,但是這些年來,他的父母在小晨晨的身上付出了不少,真是把他當成了親孫子。現在忽然又讓小晨晨離開他們。不知道兩個老人還能不能承受的住?”

    可惡的女人,夏建心里把周莉罵了個遍。可是不爭的事實是,人家才是小晨晨最親的人。他只是一個假冒的老爸,談何親情?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周莉說好的兩點鐘到,可是剛到一點鐘的樣子,周莉的電話已經打了過來。

    “夏建!我已經下高速了,你說個地方,咱們兩坐上一會兒”周莉說的非常自信,她好像已經知道了夏建的心思似的。

    夏建冷冷的說道:“桃園路紫軒閣茶樓,到了樓下再給我打電話”夏建說完,便趕緊把電話給掛了。

    他剛說的這地方離易居苑不遠,走路過去也就十多鐘。所以夏建并不著急,他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這才朝門外走去。

    他下樓時,發現龍珠和席珍回來了,只是沒有看到金一梅和黑娃。龍珠和席珍給夏建打了個招呼,兩個一看夏建的臉色不對,便沒有再多說話。

    夏建下了樓,還真沒有開車,他慢騰騰的便朝桃園路走去。一點多鐘,馬路上的行人和車輛較為稀少。夏建一邊想著心事,一邊朝前走去。

    很快便到了紫軒閣,他要了一間包間,然后一個人坐在里面,先慢慢的喝起了茶。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就像肖曉說的一樣,他得正確面對。發脾氣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就在夏建正想著這些事時,電話又響了起來,一看是周莉的電話,夏建便給她說了房間號,然后起身打開了房門。

    不一會兒,隨著一陣高跟鞋的聲音,珠光寶氣的周莉走了進來。她的氣色真的不錯,穿了一身皮草,顯得非常有品位。

    周莉輕輕的關好了房門,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對夏建說:“夏建!我周莉這輩子欠你們老夏家的,所以我沒有說話的權利,你想罵就罵,想打就打,我絕不還手還口”

    “坐吧!”一看周莉這個樣子,夏建的心頓時便軟了。不管怎么說,他們之間畢竟有過那么一段,否則周莉就不會一遇到事情就來找他。而且還把她心愛的兒子托付給了夏建。

    周莉有點不敢相信似的坐了下來,夏建給她倒了一杯茶水,然后笑著問道:“看來混得不錯?”

    “讓你見笑。我嫁人了,嫁了一個有錢人。是他投資我做生意,我現在的公司已上規模,也有了自己的管理團隊。按理來說,我應該滿足才對,可是我還是吃不香睡不著,心里一直掛念著我的兒子”

    周莉說到這里時,眼淚倒流了下來。夏建長出了一口氣,把桌上的紙巾紙推了過去。看來肖曉分析的不錯,周莉這次回來要孩子,說明她已經出人頭地,混出了名堂。

    夏建喝了一口茶,想了想說:“你一走就是兩年多的時間,現在小晨晨都要上中班了,你忽然又冒了出來。可是你想過孩子及我父母的感受嗎?”夏建壓住了怒火,輕聲的說道。

    “夏建!我這樣做,你一時覺得我這人自私,可是你靜下心來去想,我這樣做會讓大家將來都好做人。你想想,你不可一輩子就這么單著吧!如果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我兒子能不能被你愛人接受,那還要打問號?”

    “阿姨和叔叔我放心的下,可是他們陪不了我兒子一輩子。還有孩子長大后如果知道了這事,他跟鬧,那你怎么辦?”

    “我思前想后,總覺得不能把自己的負擔壓在你的肩上。我這樣做,大家心里不爽只是一時的,可是將來就不會再有任何的麻煩了,我想你能理解我這個做母親的心思”

    周莉語重心常,說著說著,眼淚又流了下來。

    夏建沒有再說話,而是想了想說:“既然你都想好了,我也不會多說什么。至于我父母哪邊,我會去勸說”

    “有點你要相信我,小晨晨在這個世上的親人,除了我以外,還有你們一家,我是不會讓他忘記你們的。逢年過節,有機會的情況下,我會帶著他來看你們”周莉說得信誓旦旦。

    夏建嘆了一口氣說:“既然這樣,那咱們回去吧!不過你心里得有個準備,孩子一時半會兒恐怕不適應”

    “我有這個心里準備,你放心好了”周莉一聽夏建要帶她去看兒子,激動的站了起來。

    夏建沒有說話,便朝樓下走去,周莉緊步跟在夏建身后,兩人沒有交流,而且臉色凝重。

    在路邊攔了輛出租車,然后兩個人便去了北山的家里。夏建帶著周莉走進家門時,發現小晨晨已在院子里和肖曉玩耍。按照平常,這個時候孩子是還沒有放學的,看來是提前把他接了回來。

    周莉一看到小晨晨,便哇的一聲先哭了起來。她一邊哭,一邊喊叫道:“晨晨!我是媽媽,媽媽回來看你了”

    小晨晨被周莉的樣子有點嚇著了,他怔怔的看著肖曉,想從肖曉的嘴里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周莉!別嚇著孩。既然都來了,也沒有必要這么著急”肖曉站了起來,一臉不悅的說道。

    周莉點了點頭,掏出紙巾擦干凈了眼水,她強打笑顏的說道:“對不起肖總,是我失態了”

    “小晨晨,仔細看看,她你還認識嗎?如果不認識的話,那我就來告訴你,她就是你的親生媽媽”肖曉回頭對小晨晨說道。

    小晨晨懷里抱著皮球,一雙大眼睛把周莉從頭看到了腳,他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記得了,奶奶說我媽媽去出差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