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全知全能者 > 第71章 悸動
    “從家到族學,要走一百步,小明比較調皮,喜歡一只腳在地上跳著走,今天他一共跳了四十下,如果不管走和跳都是一樣大小的步子,那么小明今天一共走了多少步?”

    直接把一條腿打折,以后你就一只腳跳著走吧!

    不!兩條腿全部打折!以后你就坐在地上讓人拖著走吧!

    “小明喝水有個習慣,就是喝到一半時,要把水杯添滿才繼續喝,今天小明一共添了十八次水,直到最后喝完沒再添了,那么他今天一共喝了多少杯水?”

    怎么沒把你給撐死?

    啊?怎么沒把你給撐死!

    這個題倒是簡單,但簡單并不能減少常巖松的憤怒。

    “小明因為太過調皮,定不下心來,被父親責令蹲墻角。”

    好!

    常巖松心里大贊一聲,并對那位不知名的父親生起了一種深深的敬意。

    “嫌蹲墻角太過無聊,小明拿了谷子在數。”

    “第一天,他數了一粒,第二天,他數了二粒,他三天,他數了四粒,第四天,他數了八粒,第五天,他數了十六粒……”

    “如果一直這樣數一個月,這個月的最后一天,小明數了多少粒谷子?他這個月又一共數了多少粒谷子?”

    這個倒是也很簡單。

    第六天三十二,第七天六十四,第八天一百二十八……

    在心里默數著,而數著數著,常巖松便張大了嘴巴。

    這……

    怎么會是這樣?

    常巖松有點呆滯地抬起頭來。

    他坐的方向,正是太陽落山的方向。

    此時,天色已經將晚,太陽已經看不到了,但西邊天際卻是一片霞紅,一天中最燦爛的紅。

    這樣的時間極短,很快地,整個天際都會黯淡下來。

    常巖松有點愣愣地看著西邊的絢爛,一時間,有點恍惚,直有一種仿佛不在人間的感覺。

    真的,這個題很真實。

    但是真實到讓他感覺虛假!

    “小明喜歡吃果子……”

    “小明……”

    第二部分的這個“數”,也還是十題。

    而話本里同樣也說了,總共是一百題,話本同樣地只是抽取了前十題。

    常巖松已經無力去憤怒了。

    盡管那該死的小明已經被他在心里打死了一百次。

    但這時,他就像被霜打了的瓜秧,每個葉片,都耷拉下來,找遍整個瓜秧,也再找不到一個還昂著頭的葉片。這就是常巖松現在的心。

    天色越加暗淡,但還是勉強能看清字。

    常巖松早已經無心去對比自家的族學和這話本里葉家的族學了,那根本是兩種存在!

    他也早已經無力去對比自己和葉家的那些小破孩了,那同樣是兩種存在,根本就沒有任何可比性!

    這是很痛的領悟。

    但看完了第一部分的“文”,看完了第二部分的“數”,他已經徹底麻木了。

    考核還沒看完,還有第三部分呢。

    常巖松已經被打擊得快要奄奄一息了,但他還是舍不得手中的話本,憋了一口勁地,繼續往下看去。

    第三部分,是道詩選擇及擬寫。

    第一題。

    其一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釣絲一寸鉤。

    一曲閑歌一碗酒,一人獨占一沙洲。

    其二

    一片兩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十片百片千萬片,飛入蘆葦都不見。

    從兩首中選出你喜歡的一首,并根據你自己的生活,寫出和它相似的一首。

    心如死灰的常巖松,看到這里,眼睛卻是突如一亮。

    那如灰的死心也開始輕快地跳動起來。

    這兩個,他喜歡第一個!

    這和他往日一個人待在這個亭子中,看聚星樓的前后左右,遠近高低,是何其之像!

    放下話本,常巖松站起身來,在亭邊漫步。

    天色徹底地暗了,聚星樓中,也一片靜謐,某些建筑內外,還點著燈盞,遙遙望去,有若天上的星辰。

    一人獨占一片天。

    常巖松腦海里本能地就躍起了這樣的句子,但他又轉了好久,也沒把其它三句給補齊。

    常巖松倒是不沮喪,而只是新奇及興奮。

    原來……這就是道詩?

    常巖松常在聚星樓中過夜,在這里,他也有自己的小房間。

    不忍釋卷,也無從釋卷,他今晚肯定是要把這個話本看完的,不管看到多晚。只是,才剛看了這不多的部分,他的心里就已經在擔心,看完了該怎么辦了。

    帶著極度的新奇和興奮,常巖松拿來了燈具,重新回到小亭中,繼續往下讀著。

    因為擔心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讀完,所以這時,常巖松看得就更慢了,在有點舍不得中,幾乎是一字一字地看著。不止如此,這些“道詩”,他更是翻過來倒過去地看。

    十題。

    共二十首道詩。

    一一慢品著讀完,常巖松心中悸動。

    這些道詩,各各不一,不止是字不一樣,字所表達的意,也不一樣。

    常巖松說不出太多,只是讀這些道詩的時候,有的道詩,讓他想起了自己的祖父,他感覺祖父一定會喜歡這一個的;有的道詩,又讓他想起了幾個祖輩和父輩。

    讀著這些道詩,他不由得地便想了那些不同的長輩。

    而當這二十首道詩讀完,常巖松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說不出,卻很強烈,強烈到讓他這個只在家祭時才被允許喝上一小碗酒的人,這時就想端起大碗,仰起頭來,咕嚕嚕地就是一頓大喝。

    然后再把碗狠狠地砸在桌上!

    不如此,不足以宣泄心中的激動!

    祖父,祖輩,父親,父輩,往常在他眼中都是比較高大和神秘的,就更不用說那些祖爺爺了。

    但這時,二十首“道詩”讀下來,常巖松莫名地感覺,不知道是他自己成長了,或者說變得高大了,還是往常他仰望著的那些人,身上一種像霧一樣的東西被去掉了。

    常巖松突然就感覺,有些神秘,不再神秘,有些距離,一下子拉近,有些不能理解,也好像能夠理解了。

    這話本。

    這話本……

    “吁……”常巖松短暫地把目光從話本中移開,長長地吐了口氣。

    好像要把心中的興奮和莫名悸動都給吐出去。

    但與此同時,他的心中卻好像又很平靜。

    很奇怪的感覺。

    就像周圍下著雨,一片大雨,嘩啦嘩啦地,很嘈雜,而他安坐在亭子里,或者房間里。

    沒有緊接著再去看話本。

    常巖松坐著,閑閑地坐著,手里拿著話本,后背還微微地倚在亭柱上。

    這是一個很不規范的坐姿。

    但此時此刻,常巖松卻莫名地覺得,這是一個再“正”不過的姿態,甚至這二十幾年來,他從來都沒有這么“正”過。

    因為整個身體,從頭到腳,從內到外,都是那么輕松和舒坦。

    沒有任何的不協調。

    他就這樣坐著,呼吸不由自主地放緩。

    長呼,長吸,微呼,微吸,就這樣,凝氣法訣自然而然地隨著他的呼吸而開始運轉。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