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血藻
趁火打劫,吞并藍家,柯無相原來是打著這個主意!

不管藍家究竟有什么秘密吸引妖族,但可以肯定的是,能夠讓妖族擺出如此大陣仗的,定然是極為重要之物!

藍家沒有實力保有此物,但身為海外四大宗門的海月閣卻有!

而且此物如果當真極為重要的話,那么海月閣未嘗不能以此物對海外妖族形成一定的牽制,哪怕此物沒有想象當中的重要,至少海月閣也能以此同海外妖族討價還價,或許還能從海外妖族手中爭得一份利益,更何況海月閣還能得到藍家的煉丹師以及身為名門的上千年底蘊積累,如此便是一舉三得的好處!

而且此事若然一旦成行,身為此事推手的柯無相真人定然會得到宗門嘉獎,從海月閣的諸位真傳之中脫穎而出,如此便是一舉四得!

在柯無相真人正式向藍家提出招攬的時候,族堂中的諸位真人瞬間便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節,不由一個個艷羨的看向柯無相。

他們當中也不完全就是散修,甚至有不少人也來自于各方勢力,然而這些勢力別說與海月閣相比,就算是與藍家相比,實力底蘊都未必能夠強到哪里去,貿然提出招攬也只能徒增笑柄。

藍瑞方真人以一種很奇怪的神色看了柯無相一眼,道:“如果柯真人愿意助我藍家突圍的話,在下代藍家上下四千余口謝過了。”

“什么?”

柯無相聞言好笑道:“藍家主說笑了,如此情景之下哪里可能保全整個藍家?我等能夠助藍家幾位真人突圍便已經是仁至義盡了,更何況有幾位藍真人在,何愁不能重建藍家?”

別說帶四千人突圍,就是帶四十個人突圍,如果不全是真人修士的話,面對海妖的重重圍困那也只是找死的行為,藍瑞方此言不過是為了婉拒海月閣的招攬罷了。

不過藍家的態度這個時候眾修差不多也清楚了,或許是因為家族拖累,又或者是因為其他什么緣故,藍家并不愿意放棄海崖島。

“諸位,為什么不留下來呢?”

藍瑞方真人再次勸說道:“我藍家在海崖島經營千年,如今又有君山真人這般陣法大師相助,還要想要攻破必將會付出巨大的代價,更何況天憲府出世在即,只要我們能夠堅持到那個時候,或許海妖便自行退卻了。”

藍瑞方真人說話的時候以一種求助的目光看向楊君山,卻發現楊君山仍舊神游物外,與這族堂之中緊張的氣氛格格不入。

以趙子昌等人為首的一眾修士主張藍家應當將自家煉丹傳承交出去,以平息海妖怒火;柯無相則想要突圍的同時還打著將藍家收編的主意;而藍家顯然更愿意所有人都留在海崖島,與他們一同抵擋海妖的圍攻,這樣如果一旦。

三方勢力在藍家族堂之中據理力爭,最終卻只能不歡而散,好在距離海妖留下的三天期限還有兩天,他們之間尚有相互妥協的余地。

楊君山從族堂離開之后,接到了藍家、柯無相以及趙子昌各自結盟的暗示,不過他卻都當聽不到而轉身離開了,倒是黃海平真人和伍真人兩個不知道被哪一方給爭取了過去。

。。。。。。

藍藻海中某處。

“公主殿下,依屬下看,那些人族修士未必會將丹房交出來。”

自稱“將軍”的高壯妖修向著那位看似嬌弱的女妖稟報。

公主在深海之中如履平地,在她行走的過程當中,四周的海水就像是拂面的威風一般,不但不會給她帶來絲毫阻礙,甚至還能蕩起她的衣袖,使得整個人看上去飄飄欲仙。

“這里可真是一片美麗的海域!”

公主答非所問的贊了一句。

這一片海域之中因為生長著大量藍藻的緣故,使得這片海域都被渲染成了一片藍色,無論是從海面上還是從海底看上去都異常的絢麗。

“在這里建一座行宮吧,我們就在這里暫時安身。”

公主再次吩咐了一句。

高壯將軍面帶為難之色,道:“公主,這里距離人族掌控的海域極近,如今又是與人族爭斗的敏感地帶,公主留在這里恐怕會有危險,更何況角蚩殿下也曾囑咐過一定要保證公主安全。”

公主聞言嗤笑道:“他現在一心想要從這方世界逃出去,哪里有功夫來管我?”

將軍嘆了一口氣,道:“公主殿下放心,王爺一定會來營救公主出去的。”

公主冷哼一聲,道:“如果父親當真在乎我,我又怎么可能被那賤人算計流落到這里來?父親膝下子女數十,有的他連名字都叫不過來,更別說他的情人相好的更是不知凡幾,犄角旮旯的私生子女,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著要討他的歡心,哪里會想到我這個在他酒醉后寵幸的婢女所生的女兒?”

將軍想了想,道:“公主你可以努力修煉,將來也未必不能從這方世界走出去。”

“所以我才會想辦法!”

公主望了望海崖島所在的方向,道:“這方世界也并非如同想象中的那么糟,至少本公主的運氣還算不錯,剛剛來到這里便發現了一種居然可以用來純化血脈的丹藥。”

說到這里,公主的語氣頓了頓,道:“蒙將軍,你體內雖然血脈稀薄,但若是通過這種丹藥,未必沒有進一步激發血脈的可能,就算無法做到血脈的進一步激發,但至少也能將原本就稀薄的血脈進行一定程度上的純化,這對于將軍來說意味著什么,想來不用本公主多說吧?”

蒙將軍聞言果真臉上顯露處一絲狂熱,道:“公主,那種丹藥當真有您說的那般神奇?”

說罷,蒙將軍突然意識到自己這樣的語氣詢問眼前之人似乎有些不妥,正要做些解釋,不過這位公主卻顯然并未在意他的語氣,道:“當時本公主進階之際被他登徒子攪擾,原本已經鐵定失敗,這才一怒之下殺了那人,還從那人手中得到了那顆奇丹,奇丹到手之后,或許是因為受傷吐血引發了源自于血脈的感應,本能的便想要將那顆奇丹吞掉,你應當清楚這一種本能的準確性。”

蒙將軍恍然,道:“難怪后來屬下找到公主時,公主雖然看似身受重傷,可修為卻已經成功進階,甚至連血脈都得到了升華。只是公主日后出行還請謹慎,萬萬不要再避開屬下等人了。”

公主似乎根本沒有將蒙將軍的勸誡聽進去,反而遺憾的說道:“可惜并未從那人口中得知那顆奇丹的底細,只是之前聽那登徒子炫耀自己身份的時候,說什么藍藻海海崖島藍家之人,煉丹世家之類,于是這才找到了這里。”

蒙將軍聞言頓時怒道:“此人敢冒犯公主,當真死有余辜,這一次無論是藍家是否交出丹方傳承,屬下都要血洗海崖島。”

公主微微一笑,道:“不必,說不定不用你動手,他們自己就先要內訌了。”

。。。。。。

藍家族堂之內,待得所有人都離開之后,藍瑞方真人這才低聲道:“爹,現在形勢對我們不利啊,如果柯無相等人選擇突圍,咱們藍家可當真是勢單力孤了!”

藍海崖真人對兒子的詢問不作理會,而是轉而向藍瑞陽問道:“瑞陽,你當真不能確定當初見到的到底是不是天憲府出世前的蜃樓幻影?”

藍瑞陽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不能,我當時發現的時候那片蜃樓已經接近尾聲,只是覺得與海外修煉界流傳的天憲府出世時的景象很像。”

藍海崖真人肅容道:“天憲府出世的消息從我藍家傳出去的事情,只要有人用心打聽很快便能查到你的身上來,更何況家族中也有許多人知曉此事,這件事瞞不住的,為今之計,你只有咬死了看到的決然是天憲府,唯有如此,我藍家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藍海崖真人說到這里又看了看自家兒子,道:“暗中做一些準備,挑選幾個有潛力的后輩,如果事情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那藍家也只能選擇突圍了,藍家扎根海崖島上千年,家族繁衍枝繁葉茂,不可能所有人都離開,這件事便由你來負責,人數不要太多,暗中通知家族幾位真人做好準備。”

藍瑞方真人低聲問道:“爹,如果一旦選擇出逃,我們去哪里?”

“內陸,現在整個海外都不安全,哪怕近海四大宗門掌控的區域都不太平!”

藍海崖真人斬釘截鐵道:“而且老夫感覺這一次海妖大舉圍攻海崖島很不簡單,什么時候我藍家的丹方傳承如此吃香了,就憑海月閣那姓柯的小子也配拉攏我藍家?”

藍瑞陽真人則沉吟道:“大伯,你說這一次的事情會不會和鶴洋這孩子的死有關?”

藍海崖真人一愣,道:“怎么說?”

藍瑞陽真人道:“鶴洋這一次外出游玩,身上帶了一顆他剛剛煉成的血藻丹,而且鶴洋這孩子身邊從來不曾少了女色,十多天前他的命牌突然碎裂,會不會與今日所見的那妖族女子有關?”

藍瑞方真人聞言道:“不能吧,血藻丹雖然是我藍家的獨門壽丹,可也只能延三年壽命,此丹雖說不錯,我藍家卻也能保持五年煉制一顆出來,算不上多么珍貴的丹藥,那海妖又何必為此大動干戈?”

藍瑞方真人雖覺有些荒誕,但對于藍鶴洋可能因女色招惹禍患的猜測卻并未否認。

——————————

遇到點事兒,影響了狀態,正在調整,抱歉!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