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八十章 深坑
東流道人自然能夠看出來楊君山的緊張,可當他一開口的時候,卻是令楊君山感到更加緊張了:“君山小友,紫苑道友的行蹤,小友可否透露一二?”

東流道人的目光只是隨意在楊君山身上一掃,可帶給他的感覺卻如同一柄鋼刀從里到外將他刮了一個遍。

楊君山嚇得心頭一顫,不過臉上瞠目結舌的表情卻是令東流道人察覺到了什么。

不管怎么說,楊君山也不是第一次面對道人老祖,壓抑住心中的驚慌,定了定神道:“回稟前輩,紫苑前輩的行蹤,晚輩著實不知啊!”

“哦?”

東流道人饒有趣味的看著楊君山,指了指不遠處的五行雷光大陣,問道:“這座大陣想來就是君山小友賴以成名的寶階大陣吧,嗯,陣中套陣,的確構思精巧,威力不俗,更為重要的是,看樣子這座陣法還保留著大量進步的余地,看樣子君山小友對于將來大陣威力和品階的提升,都有著絕對的自信呀!”

楊君山不知道東流道人為何又將話題轉移到了陣法上面,不過想及在亙古密徑之中見到的那位夏媛真人同樣是陣法大師,而對方又是道人老祖,想來對方的見識眼界自然是極高的,能夠看出五行雷光大陣的端倪也在情理之中。

“前輩謬贊了,事實上晚輩也只是對于護村大陣的擴展和威力的提升還有一些心得,至于從根本上提升大陣的品階,晚輩卻還沒有此等能力,如今做的這些不過是未雨綢繆罷了。”

楊君山老老實實的答道。

“這座陣法著實不錯!”

東流道人的話令楊君山越發的摸不清頭腦,可緊跟著一句話卻是令楊君山亡魂大冒:“紫苑道友,你覺得如何?”

熟悉的空間波動,熟悉的氣息涌現,楊君山覺得自己的脖子都已經銹跡斑斑,朝著那邊扭去的時候,他仿佛聽到了自己脖子當中“吱吱嘎嘎”的聲響!

熟悉的氣質,熟悉的面容,在涌動的紫氣當中越發的顯著高貴,紫苑道人被東流道人叫破了行藏卻似乎絲毫不以為意,反而笑道:“這陣法確然不錯,東流道友好眼力!”

楊君山口干舌燥,他張了張口想要說什么,可他一個天罡小修貿然在兩位華蓋道人的交談當中插話,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和作死精神?

可現在紫苑道人出現在荒土鎮這算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東流道人強勢進入玉州,可是一路都在為了分魂葫蘆之事而追蹤紫苑道人,現在紫苑道人被東流道人堵在了荒土鎮,那東流道人會怎么想?

楊君山可不知道東流道人早已經連續幾個月失去了紫苑道人的蹤跡,即便是被他找到,在分魂葫蘆被煉化的情況下,東流道人也不可能再從紫苑道人手中奪取分魂葫蘆。

在現如今的楊君山看來,紫苑道人現在出現在荒土鎮那絕對是要將楊氏家族坑死!

誰都知道紫苑道人在亙古密徑之中得到分魂葫蘆,他楊君山那是出了大力的,現在紫苑道人又出現在荒土鎮,他楊氏在這其中扮演的角色可就掰扯不清了。

萬一要是東流道人因此而遷怒楊氏,楊氏家族如何能夠抵擋得住一位華蓋劍修的怒火?

哪怕楊氏家族還不如東流道人的法眼,可要是兩人在這里大打出手,哪怕就是兩位華蓋道人斗法的余波,楊氏家族都不敢承受吶!

楊君山越想越急,豆大的汗珠子在額頭上凝聚,順著臉頰一路流淌,后背上也早已經冷汗淋漓。

東流道人望著面前的紫苑道人問道:“紫苑道友一直都隱藏在荒土鎮?”

紫苑道人看了一眼緊張的楊君山,笑道:“確實已經到了這里很長一段時間!”

楊君山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分明看到了紫苑道人看向他目光當中的戲謔之意。

“那么這一次曲武山打破十二真妖峰,看來這背后是紫苑道友的手筆了,此舉幾乎一舉翻轉了玉州南部修煉界與域外勢力的實力對比,東流佩服!”

紫苑道人“咯咯”一笑,然后……,然后就沒有了!

她這種態度分明就是在默認覆滅曲武山妖修的確與她有關!

拜托,這一次突襲十二真妖峰與您老人家有一個玉幣的關系嗎,您以為華蓋道人,何至于用這點小事來往自己臉上貼金?

楊君山此時看向紫苑道人的目光幾乎就是在乞求!

可紫苑道人留給他的卻是一抹隱藏著戲謔的視而不見!

不插話是不行了,誰曉得五行雷光大陣能不能擋得住東流道人一劍!

可就當楊君山鼓足了勇氣準備打斷兩位道人的交談,聲明一些事情的時候,接下來兩位道祖的一段話又令楊君山陷入了呆滯當中。

只聽東流道人又道:“數月不見,不知紫苑道友是否已經練就身外化身?”

紫苑道祖一笑,楊君山分明聽得出來她的笑聲當中帶著一絲得意之色:“這一次亙古密徑之行,原本也只是抱著萬一的心思,卻不曾想當真好運到得到了分魂葫蘆,不過分外化身原本就不是輕易就能夠練成的,因此,練就身外化身的諸多秘寶尚未準備完全,不過分魂葫蘆本身卻已經被我煉化!”

說罷,紫苑道人甚至將分魂葫蘆祭了出來,一尺余長的葫蘆在紫云元氣之中沉浮,而且從葫蘆口之中同樣能夠感受到一道淡淡的卻是與紫苑道人本源氣息相一致的氣息,甚至這一道微弱的氣息能夠隨著紫苑道人本身的氣息波動而波動,就如同在葫蘆之中孕育了一道與紫苑道人同根同源的生命一般。

可紫苑道人的話聽在楊君山的耳中卻感覺自己被耍了!

當初跟隨紫苑道人進入亙古密徑的時候,紫苑道人可全然不是這個說法,楊君山可記得當初紫苑道人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勢在必得的決心,以及得不到之后就要坦然赴死的涌起。

可現在卻說她原本也并沒有抱著必得的心思,只是去亙古密徑“試試看”,最終得到分魂葫蘆也只是因為“好運”,楊君山感覺到自己先前在密徑之中全力以赴相助她得到分魂葫蘆,卻完全是做了無用功的感覺。

不過好在紫苑道人居然已經煉化了分魂葫蘆,也就是說東流道人想要搶奪的打算已經落空了,那么想來兩人也沒有必要再起爭執了吧!

不對,萬一要是東流道人因此而惱羞成怒……

楊君山越發的覺得紫苑道祖就是一深坑!

“果然!”

東流道人微微一嘆,目光之中閃過一絲落寂之色:“卻要恭喜紫苑道友度過雷劫在望了!”

紫苑道人謙虛道:“只是多了幾分把握而已,從華蓋到雷劫,道人修士向來十不存一,這一次之所以叫東流道有前來,也不過是偶然從湖州得到了一些關于東流道友的消息而已。”

東流道人居然是紫苑道人主動叫來的?

這位已經是坑得不能再坑,坑得楊君山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他覺得直接引頸就戮都要比這種過山車一般的心情要爽快的多。

“哦,不知紫苑道友都打聽到了些什么?”

東流道人不置可否。

紫苑道人微微一笑,在楊君山再次色變的目光當中朝著五行雷光大陣一指,道:“道友覺得這座大陣如何?”

東流道人點了點頭,道:“匠心獨具,頗具潛力!”

前半句是在夸贊大陣,后半句更像是在肯定布陣之人!

“那么東流道友可知這大陣雷源源于何處?”

東流道人神色一振,周身氣息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爆發,可緊跟著又馬上收斂起來,這不像是東流道人差一點失去了對自身修為的掌控,更像是心情劇烈波動所帶來的影響。

可便是那一股如同決堤洪流一般的氣息迸發,卻令楊君山在一瞬間有一種滅頂之災一般的感覺與他擦身而過。

東流道人的目光一瞬間又注視在了他的身上,楊君山就感覺有兩道如有實質的劍光不斷的在自己身上攢射。

而后又聽得東流道人道:“那么紫苑道友的意思是……”

紫苑道人的戲謔在楊君山的眼中看來就是滿滿的惡意:“或許這位小楊真人能夠助道友一臂之力呢!”

楊君山目瞪口呆,而東流道人原本如同利劍的目光又充滿了審視的意味兒!

“這怎么可能!”

楊君山終于再也顧不得心中顧慮,干笑道:“在下不過是一個天罡小修罷了……”

東流道人的目光突然收了回去,卻仿佛根本沒有聽到楊君山說什么一般,而是極為嚴肅的向著紫苑道人確認道:“道友確定嗎?”

紫苑道人笑道:“忘了跟道友說一下,小楊道友的五行雷光大陣的雷源可是一塊紫晶雷光石!”

頓了頓,紫苑道人接著又道:“那塊石頭可是小楊道友從曹勛秘境得到的呦!”

在紫苑道人說出紫晶雷光石的時候,楊君山便感覺到東流道人原本無暇的氣息又在波動,當提到曹勛秘境的時候,楊君山甚至聽到了東流道人粗重的呼吸聲!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