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七十五章 驚喜
袁菲真人的隕落直接牽動著整個南玉州的局勢,然而原本人人都以為針對開靈派的削弱而會引發的動亂卻遲遲沒有發生,南玉州的局勢始終保持著一種極為詭異的平靜,而這種平靜足足維持了半年的時間,仍舊毫無動靜,一時間南玉州的局勢成了整個玉州修煉界的熱門話題,有關開靈派的傳言也漸漸的多了起來。

而所有的這些傳言當中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同時也是最可以合理解釋目前這種局勢的,便是有關開靈派暗中可能得到了某位道人老祖庇佑的猜測,而這種猜測最大的旁證便是,在袁菲真人隕落之后不久,天狼門曾經有一位真人曾經進入黃|瑤縣挑釁,最終卻被一位開靈派的真人堅決反擊,兩人最后兩敗俱傷,而天狼門的試探也最終到此為止,之后再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

事實上自從袁菲真人隕落之后,七陽真人便數次傳訊楊君山,希望楊家可以配合流火谷出擊,共同驅逐胡瑤縣的妖修并最終占領和瓜分整個胡瑤縣,為此,七陽真人甚至允諾將佳瑜縣靠近荒沙鎮和胡瑤縣邊境的一個鎮割讓給楊家,這樣一來還可以讓楊氏的勢力范圍與胡瑤縣割占的地域更好的結合在一起。

楊君山同樣對此時開靈派周邊的局勢感到困惑,他沒有袁菲真人的格局和眼光,根本無法洞察此時整個南玉州的大勢,可有一點楊君山的心中很清楚,那就是楊氏絕對不會也沒有資格在這個時候做出頭鳥。

流火谷倒是有做出頭鳥的資格和實力,可他為什么又非要拉上楊氏,甚至現在給了楊君山一種感覺,似乎不拉上楊氏,流火谷接下來的謀劃就不會成功一半,很明顯的一點就是,七陽真人雖然數次傳訊楊君山,可流火谷的力量卻始終不曾踏入過瑤郡半步。

或許是當局者迷的緣故,當楊君山將這個疑問詢問老楊的時候,楊田剛沉吟道:“我怎么感覺他這是在慫恿你?”

楊君山一愣,道:“就算慫恿楊家出頭又能如何,以楊氏如今的力量仍舊無法與南玉州除去七靈派之外的宗門相比。”

“那么撼天宗呢?”

楊田剛反問道:“就算所有人都清楚西山楊氏與撼天宗終將決裂,可至少現在楊氏的身上仍舊披著撼天宗的外衣,楊氏出手,是否就可以看做是撼天宗的默許?”

“引撼天宗下水?”

楊君山豁然開朗,他仿佛抓住了事情的真相,在密室之中來回踱步,道:“這么說傳言是真的,開靈派果真得了道人老祖的庇佑,而修煉界同樣有傳言,認為撼天宗當初能夠在玉州各派的圍攻之下敗走元磁山,并最終保留了青樹、朱真人他們這一系傳承,背后似乎也有道人老祖存在的影子,所以七陽真人便要千方百計的將楊氏拖下水。”

楊田剛點了點頭,道:“只有道人老祖才能對付得了道人老祖,七陽真人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希望楊氏出手,不過是想要間接達到目的罷了。”

“算計道人老祖,這七陽真人當真是好膽略!”楊君山冷笑道。

楊田剛搖搖頭,道:“這終究也不過只是一種猜測罷了,或許七陽真人當真是自感力量不足,真心實意邀請楊氏出手也說不定。”

楊君山此時卻更加篤定,冷笑道:“無風不起浪,七陽真人與楊氏結盟的心思或許是真的,但他也不介意更進一步的挑撥楊氏與撼天宗的關系,畢竟以楊氏如今的實力底蘊,在失去了撼天宗這個靠山之后,與流火谷結盟的心思會更加迫切,也更加方便流火谷占據主動,甚至試圖控制楊氏這一股力量。”

楊田剛問道:“那么接下來你打算怎么應對?”

“靜觀其變!”楊君山想也不想張口便道。

楊田剛卻笑了,道:“這可不像是你的風格!”

楊君山聞言也笑了,正所謂知子莫若父,只聽他道:“這大半年的時間,虎妞與包魚兒兩個想來也已經穩固了第二重的修為境界,一只虎妖加一只倀鬼,這樣的組合就是玄罡境的修士都要望風而逃,若是再給兩人一些助力,恐怕甚至有直面天罡境的實力也說不定,既然明著只能看著胡瑤縣眼饞,那不妨仿荒沙鎮事例,讓她們兩個進入胡瑤縣,楊氏跟在后面暗中撿便宜就是。”

除了西山楊氏的三位真人之外,大半年之前靈河成型之際,沒人知道進入靈泉密室借助靈泉本源反哺修煉的人實際上有三十二個,而其中就有被楊君山暗中叫回來的虎妞楊君秀和包魚兒兩個。

虎妞與包魚兒在西山楊氏之中并不陌生,有不少楊氏族人都知曉虎妞和包魚兒的存在,但那是在虎妞化形之前,而當時楊氏族人將虎妞也不過看做是一頭兇獸寵物罷了,根本不曉得她妖修的身份。

在虎妞進階真妖境化形成功,包魚兒同樣進階判官境之后,兩人各自形象大變,楊氏之中見過兩人的便不多了,之后知曉虎妞與包魚兒在荒沙鎮之事的便更是只有楊氏寥寥數位核心人物,此番楊君山暗中將兩人叫回,更是只有家族的三位真人知曉,甚至在那一個月的閉關修煉當中,楊君山與楊田剛都甚少主動進行修煉,而是將大量的本源靈力都暗中輸送到了隱藏在靈泉密室之外隱藏的虎妞二人之處,供她二人沖擊第二重境界,事后更是動用陣法之力屏蔽了兩人修為進階時引發的靈力動蕩。

“哥,你說過等我們兩個進階第二重之后,會給我們一個大大的驚喜的!”

楊君秀很喜歡黏著楊君山,跟楊君山在一起的時候喜歡摟著他的一根胳膊,撒嬌的時候便會狠命的搖他的胳膊,以虎妞的力量,那幾乎不亞于將人的胳膊從身上生扯下來,也就是楊君山從小與她一同按照山君圖打熬肉身,更有六腑錦秘術強壯內腑,才能將她的力量從容化解。

看著兄妹二人之間的親密動作,包魚兒目光之中通常都會顯露出一絲羨慕之色。

楊君山連忙討饒道:“好了好了,秀兒,你莫要再搖了,再搖這根手臂就要斷了,你倆的驚喜馬上就到!”

說罷,楊君山伸手在身前一抹,一道空間門戶霎時間成型,然后還向兩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空間神通,這怎么可能?”

包魚兒掩口驚呼。

楊君秀卻要冷靜的多,她看到了密室靈泉水潭之中不斷沉默的秘境本體閣樓,道:“這不是空間神通,而是哥哥的那座秘境閣樓的空間核心已經被他煉化掌握了。”

楊君山聞言得意的“哈哈”一笑,道:“正是如此,所以咱們現在也能進入這處秘境當中去了,當然,也只能在秘境的核心地帶逗留,其他地方在閣樓修補完整之前還是去不了的。”

說罷,楊君山當先走進了空間門戶之中,而楊君秀與包魚兒隨后也進入了其中。

“這里就是秘境的空間核心?”

楊君秀向著身處之地的四周打量,她能夠看到遠處廣闊秘境當中的一切,可這一切卻都被陣法封印,陣中流淌著熟悉的靈力波動,顯然是出自楊君山的手筆,而這處所在四周同樣彌漫著金黃色的霧氣,這是戊土靈力聚攏的緣故,也是楊君山煉化空間核心,掌控整座秘境的標志。

“嚴格來說,這里算是進入了空間核心的邊緣地帶,真正的核心在這里!”

楊君山說著揮手一扇,金黃色的霧氣散開,一座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微小宮殿突然漲大,變成了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建筑。

“走,進去看看,里面就有我給你們兩個準備的驚喜!”

楊君山笑著說的時候,楊君秀已經迫不及待的走進了宮殿之中。

“啊,這么多晶磚,怕不是有一千塊,那豈不是相當于一千萬玉幣?”

剛剛走進宮殿的楊君秀便被殿中擺放著的十個大箱子里面的東西給震驚了。

十個大箱子當中每一個都盛放著一百塊晶磚,十個便是一千塊,而晶磚這種東西每一塊都相當于一百枚玉晶幣,一塊就相當于一枚玉髓幣,而一千塊晶磚就是一千萬玉幣,這就是楊君山在打開閣樓秘境第二重封印并煉化空間核心之后得到的驚喜。

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楊君山為了靈河成型而籌措兩百萬玉幣前前后后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甚至將這些年楊家積攢下來的家底都變賣了不少,就連楊氏族人的日常修煉所需都進行了壓縮,甚至還從流火谷那里借了五十萬玉幣,這才勉強湊齊了靈河成型所需,要是在此之前便能夠打破閣樓空間的第二層封印,楊君山也不至于會變得如此窘迫。

楊君秀的眼睛都要被眼前的晶磚晃花了,不由道:“哥,你的驚喜就是要準備送我和魚兒兩箱晶磚當零花么?”

“美得你!”

楊君山伸手在小姑娘的頭上敲了敲,然后指了指頭頂上方,道:“別光顧著財迷了,真正的驚喜在這里!”

“啊,”楊君秀尖叫一聲,興奮道:“妖器,這么多!”

——————————

罪無可恕,低頭碼字去,深夜還有第二章!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