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驅逐(求訂閱)
荒沙鎮北部山林種,沉重的呼嚕聲如同悶雷一般在一座山洞之中響起,一頭龐大的巨熊此時正趴在山洞之中睡得香甜。

伴隨著他的呼吸,洞外的草叢不斷的朝著洞內和洞外的方向有節奏的搖擺,而每當呼嚕聲最響的時候,山洞周圍的石崖土坎上都會有簌簌的沙土被震落。

一頭斑斕巨虎在樹林之中悄無聲息的前進著,巨虎身上斑斕的紋路使得它龐大的身軀在草木的掩映之下,居然能給人一種若有若無的感覺。

巨虎所過之處,似乎都有山風相隨,涼森森的山峰吹過,一種陰冷的感覺開始向著周圍擴散。

這頭巨虎所去的方向正是巨熊正在沉睡的山洞所在,而此時原本生機盎然的山林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就如同迎接王者的降臨一般,只剩下了肅穆的沉寂。

漸漸的巨熊睡覺的呼嚕聲開始傳了過來,巨虎優雅的腳步霎時一頓,而遠遠傳來的呼嚕聲也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

巨虎猛地將前肢伏低,做出一個撲擊的動作,而后口中發出低沉的吼叫,似乎在向著遠處的存在挑釁。

一聲咆哮突然從前方的樹林當中響起,整片樹林都被震得晃動,一道粗豪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煩不煩,我說你們兩個小鬼煩不煩,前后一年的時間,你們找老熊我打了三架,真當我老熊好脾氣嗎?”

巨虎猛地抬起頭來,口中卻突然傳出了一個女子的聲音:“熊壯,想要我們姐妹不找你麻煩也行,這片山林以及周邊的地盤你讓出來,從今以后,這里就屬于我們姐妹的勢力范圍了。”

“放屁!想要占老熊的地盤,先打贏了老熊再說!”

一聲爆吼傳來,地面頓時開始隨著沉悶的響聲而震顫,仿佛有一個龐然大物向著巨虎所在的方向沖來,沿途樹木盡皆被撞折。

一頭暴熊從樹林之中一路橫沖直撞而來,直到距離巨虎所在方向數十丈之外,似乎心有所悸才站住了身形,而目光也看向正前面的巨虎,而是不時的向著周圍逡巡。

“怎么就你一個,你的那個女鬼同伴呢,還想著藏起來偷襲老子嗎?”

巨虎突然發出一聲輕笑,嘲諷道:“熊壯,你怕了!”

“狗屁,老子會怕?”

巨熊的聲音如同打雷一般震得四周的草木枝葉搖晃:“虎妖倀鬼的確厲害不假,可惜你們修為太低,剛剛進階真妖化形,連本命妖器都不曾煉成,如何會是老熊的對手?”

“是嗎,”巨虎口中發出的笑聲令熊壯心里發瘆:“這一次可就不一定了,魚兒,上!”

巨熊咆哮一聲,突覺身后冷風襲來,前臂猛地向后一揮,穿山槍便向著身后砸去。

不料地面空自發出一聲炸響,穿山槍砸了一個空,而身前卻有一聲巨吼爆發,斑斕巨虎已經向著巨熊撲了過來。

“啊,卑鄙!”巨熊一聲巨吼,熊掌一揮,身前妖氣涌動,一只巨大的元氣巨掌向著撲來巨虎的頭上按去。

西山之上,靈泉密室之中,從地下汩汩流出的靈泉帶起一蓬蓬白色的靈霧,隨即散逸在空中消散,其中大半都被靈泉密室地面上巨大的陣盤所吸收。

而在靈泉旁邊特意開辟出來的一塊濕地之中,則有兩株植被接著靈泉靈脈在生長,其中一顆小樹赤紅色的樹葉之中掩映著幾顆尚未成熟的青色果子,而另外一株則還僅僅只是一支被插入土壤之中的斷枝,這是楊君山從巨猴山谷的秘境之中帶回來的,專用于提升肉身強度的寶階靈果的枝條,如今枝條青中帶綠,顯然已經移植成活。

西山楊氏的兩位靈魂人物,楊田剛父子二人此時正端坐在密室之中商議要是。

“自從王元在西山村被大大掃了顏面之后,從傳來的消息看,這一年多的時間當中,王元已經先后往返青石鎮與元磁山不下十次,甚至還有兩次是朱真人與王元一同前往青石鎮,雖說雙方都密談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不過從撼天宗以及王家族人之中傳來的消息看,王家回歸撼天宗,雙方合流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

楊君山說著得來的消息,神色平靜道:“看來王家是被刺激到了!”

“恐怕被刺激到的還有撼天宗,”楊君山恨恨道:“可惜當初我們兩人誰也不在,否則定然不會放那王元全須全尾的回去!”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用!”

楊田剛說了一句,繼續道:“如果王家與撼天宗合流,撼天宗在晨瑜縣的勢力就會占據絕對優勢,那么重新吞并整個晨瑜縣也就指日可待了。”

楊君山點了點頭,道:“不錯,潭璽派雖然勢大,可如今潭璽派在璽郡的攤子鋪得太大,自家都顧不過來,十有八/九不會與撼天宗正面沖突。”

“一旦撼天宗將晨瑜縣完全掌控,恐怕下一個就要輪到夢瑜縣了!”

楊田剛一句話說完,父子二人境界沉默了下來。

兩人都很清楚,夢瑜縣六鎮一縣城,如今荒丘鎮、縣城和半個荒野鎮,半個荒山鎮掌控在撼天宗手中,楊家掌控的荒土、荒原兩鎮名義上屬于撼天宗,實則形同割據,至于荒沙鎮和半個荒山鎮仍舊掌握在開靈派和天狼門手中。

撼天宗鞏固晨瑜縣之后,勢必會發起對天狼門與開靈派在夢瑜縣勢力的驅逐,那么撼天宗是否會摟草打兔子,連同楊家也一起收拾了?

答案幾乎是肯定的,但楊家肯定不會被滅,區別只在于對楊家打壓力度的深淺罷了。

楊田剛片刻之后又問道:“歐陽旭林為你煉制的靈器如何了?”

楊君山道:“已經成了兩件,現在正在煉制第三件,不過為了我這幾件靈器,家族這些年積累的靈材消耗了不少,再加上之前布置五行雷光寶陣的消耗,更有十余件寶階靈材被用掉,如今家族寶庫恐怕已經空了八、九成。”

楊田剛不以為意,道:“那些靈材積累的再多,無法用來提升家族的實力也是白搭,消耗完了,再想辦法收集就是了!”

楊君山苦笑道:“恐怕歐陽旭林在西山村也呆不長,雖說來之前撼天宗只給了他一年的時間,可如今時間才過了半年,撼天宗已經先后三次遣人以各種理由前來看望,言語之中似乎催促他盡快完成返回元磁山之意。”

老楊“嘿”的一聲,道:“忌憚到如此地步,真不知我楊家是該自得還是自認不幸。”

父子二人一時間又陷入了沉默,楊氏目前所面臨的局勢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如何掙脫這個瓶頸的束縛,關系著楊氏的將來能否一飛沖天。

片刻之后,楊田剛突然又開口問道:“聽說虎妞和包魚兒二人最近一直在找荒沙鎮那頭熊妖的麻煩?”

楊君山聞言笑了笑,道:“是,妖修本就好戰,而包魚兒更是域外之人,兩人如今尚不為人族所容,與其拘束在西山村,還不如索性放她們出去自行開辟天地。”

楊田剛猛然醒悟過來,笑道:“你在打荒沙鎮的主意?”

楊君山點了點頭,道:“我本意只是借虎妞和包魚兒之力,將家族勢力延伸到荒沙鎮,可如今撼天宗全力掌控夢瑜縣,難道要借助兩人引了域外修士干涉?這消息要是傳出去,一個勾結域外修士的罪名按下來,咱們楊家怕不就要人人喊打了。”

楊田剛想也不想便擺了擺手,道:“不能那么做!”

楊君山想了想,又道:“那暗中與天狼門、開靈派接洽,讓撼天宗在夢瑜縣吃個大虧,阻止他們擴張的腳步?”

楊田剛仍舊否決道:“不妥不妥,撼天宗很容易就會察覺,聽說璋郡和瑤郡的域外修士聲勢很大,兩派的注意力都已經不在瑜郡這邊,要是這樣還能讓撼天宗吃虧,撼天宗不是傻子,肯定知道是自己內部出了問題,到時候楊家就是第一個被懷疑的對象。”

楊君山一想也確然如此,一時間也有些無計可施,道:“或許我們應該想個法子,將撼天宗的注意力從我們楊氏身上移開。”

楊田剛卻突然想到:“聽說景陽宗在涼玉山脈吃了大虧?”

楊君山也頓時反應了過來,道:“你是說,懷瑜縣?”

荒沙鎮北部的樹林之中,一根繩索悄無聲息的在草叢之中游走,待得熊壯發現的時候,他的雙腳已經被蛇絞纏住,一個站立不穩,登時摔倒在地。

虎妞見狀大喜,一巴掌揮出,半空之中凝聚成了一只虎爪,向著地上的熊壯撓去,這一把要是爪實了,熊壯的半邊臉連同一顆眼珠子都會被劃爛。

熊壯怪吼一聲,龐大的身軀竭力掙扎,巨大的力道使得雙腳上纏繞的繩索居然發出了“吱吱嘎嘎”的響聲。

包魚兒在暗中見狀一驚,她只是勉強能夠按照楊君山授予的秘法祭使這件靈器,卻根本發揮不出靈器應有的威力,生怕毀掉了這件中品靈器,連忙將蛇絞一松,熊壯趁勢一滾,讓過了頭臉,只是肩頭皮糙肉厚的地方被抓中,傷勢也并不嚴重。

然而不等這熊壯松一口氣,卻又猛然聽得遠處“吱吱嘎嘎”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回頭看了一眼,登時魂飛天外。

卻見虎妞依然化作一位妙齡少女,將手中的一張半人高的蛇骨長弓拉開,一根三尺長的大箭搭在弓弦之上向他瞄準。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