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養豬
在距離荒丘鎮礦場以南數里之外,宋威以靈術神通凌空捏住了熊滿江的咽喉將他慢慢提了起來。

熊滿江在半空掙扎著,圓睜的雙目死死的盯著宋威,口中斷斷續續的說道:“此仇我熊家定然會報的!”

說罷,熊滿江原本已經扭曲的面容居然顯出了一絲猙獰的笑意,而后隨著宋威手掌的捏合,“咔嚓”的一聲脆響,熊滿江腦袋一歪,人已經沒了聲息。

在宋威身側還站立著一個年級與楊君山差不多的年輕人,而在此人的腳下,同樣有一具死不瞑目的尸體,正是與熊滿江一同在楊君山手下逃走的熊滿秋。

“人人都說張玥銘師弟天縱奇才,為本派數百年所僅見,可我看寧師弟也雖不比張師弟,恐怕也差不到哪里去了,可寧師弟卻仍舊在宗門之內默默無聞,此等隱忍令人欽佩!”

如果楊君山在此的話,定然能夠認得站在宋威身旁的這位年輕人,正是豪強寧家子弟,未來的撼天宗三杰之一,曾經被他在曲武山中救過的寧斌!

寧斌臉上沒有絲毫得意的神色,只是淡淡的搖頭道:“宋師兄謬贊了,論及修為實力,小弟也不過剛剛進階武人境第四重罷了,哪里及得上張師弟!”

宋威不置可否道:“或許吧,不過寧師弟能夠以剛進階的修為斬殺同階修士,也足以證明自身的優秀了,想來這一次夢瑜縣事了之后,師弟馬上也要成為繼張師弟之后,第二位在修為不足大圓滿的時候便占據真傳弟子之位的三代修士了。”

寧斌仍舊沒有絲毫的興奮之意,淡然道:“能夠成為真傳弟子,更多的還是仰仗家族之力,至于這熊滿秋,本身就有傷在身,小弟其實勝之不武!”

宋威不滿道:“寧師弟你就是太實在了,這才在宗門內門弟子當中名聲不顯,否則又何至于借助家族之力才得真傳之位!”

寧斌微笑不語,片刻之后卻是突然問道:“師兄,我們還去那荒丘鎮的礦場看一看嗎?”

宋威淡聲道:“不必去了,既然熊滿秋與熊滿江二人被我們中途截殺,想來那礦場早已經淪陷,成為各村鎮搶肉的戰場了!”

“哦,”寧斌露出了一絲感興趣的模樣,問道:“那師兄認為這礦場最終會落在誰的手中?”

宋威隨意道:“左右不過田、楊兩家,夢瑜縣的其他幾家望族雖然也有實力爭奪,不過這些家族向來與本縣豪強家族間的關系盤根錯節,想來他們也不會參與到這件事情當中,反倒是田、楊兩家沒有這個顧忌。”

“這一次熊、余兩大豪強倒臺,宗門雖說獲益良多,可這些望族勢力也得益不少,難道陳師叔就不擔心這些望族勢力會成為下一家豪強勢力?”

宋威低著頭笑了笑,抬起頭來看向寧斌道:“原來這些事情不是你我應該知曉,更不該向你這樣的豪強子弟提起的,不過如今寧家既然已經同意舉家并入宗門,那么為兄倒也可以跟你說一件從宗門內部道聽途說的消息!”

“豪強家族,不過就是撼天宗放養的肥豬,他們從瑜郡的底層修士那里榨取一切,背負惡名,然后再被抄家滅族,數百上千年的積累底蘊盡數為宗門所得,而后宗門還能得到整個瑜郡修煉界的交口稱贊,然后新的豪強家族崛起,再次演繹一邊如此的場景,如此循環往復!”

“從撼天宗成立至今,如果有一部完整的記載整個歷史的書籍的話,那么就會很容易的發現,在本宗下轄的豪強家族,從未有超過一千五百年的家族歷史,也就是說連續三代都有真人境修士光大門楣的家族就已經是極限,接下來肯定就會衰落下去,或者是家族真人意外隕落,或者是優秀的族人子弟橫死,又或者干脆就被抄家滅門等等,而所有的這些事情的背后,或許都由撼天宗操縱的影子!”

寧斌雖然為人素來沉穩低調,可驟然聞聽這種駭人的消息,還是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不曉得宋威給他講述這個消息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是警告還是真的對自己以及自己背后已經融入撼天宗的家族表示絕對的信任?

“寧師弟我們走吧,既然荒丘鎮的礦場已經被村鎮的勢力搶占了,那么我們也就沒有必要再去湊熱鬧了!”

楊君平手中托著一顆碩大的靈源之珠,看著楊君山滿臉吃驚的神色,頓時得意的笑了起來。

盡管楊君山在看到這兩顆靈源之珠的時候便能夠猜測得出是怎么來的,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道:“從哪兒得來的?”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從馬隊托運的東西當中翻出來的,”楊君平對于楊君山的反應相當滿意,笑道:“為了這顆靈源之珠,馬隊運送的大部分物資基本上分給其他村鎮的人了!”

“值了!”

楊君山喜道:“西山靈泉如今已經相當于兩處靈源之地,如今若是再融入這一顆,那就是三處靈源之地,護村大陣內的靈氣濃度進一步提升,對于族人的修煉是有極大幫助的。”

楊君平也道:“我聽說那熊氏家族的本家莊園之內甚至擁有一條靈脈,那可是用十處靈源之地才能夠凝聚而成的,咱們現如今總共也才積累了三處靈源之地,還差得遠!”

楊君山笑了笑,突然想起了什么,問道:“你剛剛可是說大部分物資都分給了其他村鎮的人,那么就是說還有小部分的東西留下了,以我對你的了解,恐怕這些小部分的東西也不簡單吧?”

楊君平笑道:“還是哥你了解我,嘿嘿,我在馬隊運送的物資當中發現了三袋啟靈土。”

楊君山目光一亮,贊道:“眼光不錯呀,三袋啟靈土足可以用來開辟九畝下品靈田,用在下品靈田也能將三畝下品靈田提升到中品,這應當是熊家專門帶走,到遷徙之地準備開辟靈田用的,不想卻是落在我們手中。”

在將荒丘鎮礦場中的事情大致安頓之后,楊君平便先一步離開了,他如今還在落霞嶺主脈大礦場內當值,只是因為這一次針對熊氏豪強的行動太過重要,這才回來相助。

而在楊君平走后不久,楊君山便從在落霞嶺山林之中隨著虎妞游蕩并獵殺跑散的熊氏族人的包魚兒那里得到了消息,在距離礦場難免十余里之外發現了熊滿江和熊滿秋的尸體……

在楊君山將礦場的五行大陣重新鞏固之后,楊田剛也派來了駐扎礦場,監督原礦石開采的武人境修士。

“九姑?您怎么也來了?”

楊君山有些吃驚的看著眼前之人,半晌才反應回來,連忙道:“不是,侄兒的意思是我爹派您來的嗎?”

多年不見,楊田靈的修為已經突破了武人境,成功開辟了丹田,不過看上去比她原本的年紀要略顯得蒼老一些,要不是知道她的年紀,還以為她與楊君山的母親韓秀梅年紀相仿。

楊田靈微微笑了笑,不過看上去神情仍舊有些郁郁,輕聲道:“怎么,你以為九姑會留在青石鎮老宅?九姑可也姓楊呢!”

楊君山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后腦勺,有些語無倫次道:“是,不,不是,侄兒不是那個意思,侄兒只是有些奇怪,不,好奇,不,也不對,是高興!”

“好啦好啦,”楊田靈見得楊君山的局促,神色間反而開朗了一些,道:“九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爹既然派九姑來這里,那就自然有他的道理,有什么不明白的,等你回去問你爹自然就清楚了!”

楊君山“嘿嘿”笑了笑,正要說什么,卻見楊鐵柱急急忙忙從外面走了進來,看了看兩人的神色不像是有過沖突和分歧的樣子,這才松了一口氣,對楊君山道:“族長下了命令要我和你九姑在這里鎮守一年的時間,你叔我索性將你嬸也帶了過來,平日里做飯什么的也省得動手!”

楊君山“哦”了一聲也沒多想,將礦場布置的五行大陣同兩人交代了一遍,又將礦場采礦的情況同兩人詳細交割了,這才告辭準備離開。

臨走的時候,楊田靈匆匆叫住了楊君山,道:“小山,多多照顧一下小琪,這孩子資質不錯,修煉也算刻苦,就是這些年在老宅之中,因為他爹的關系,經常受同族子弟欺負,性格有些內向,一定要多多幫助她!”

楊君山之前剛剛到手的飛遁法器,便在荒丘鎮礦場上空被人偷襲的時候打壞了,無奈之下只得騎乘馱馬獸返回西山村,好在這一段時間經過張虎子的提煉,上品靈材蒼宇石也積攢了不少,用來修復這柄飛梭倒也足夠了。

張虎子的煉器術水平一般,但想來只是修補一件下品法器,料想他還是能夠勝任的。

同楊君山一同返回的還有石南生和張鐵匠,石南生原本是被楊田剛派遣到荒丘鎮礦場鎮守的,現在也被楊田靈和楊鐵柱代替了,而代替張鐵匠鎮守西山村礦場的則是蘇寶章。

這兩個人在返回的路上卻是很少開口說話,臉上不時的也閃現憂慮之色,楊君山只是微微思索便明白了緣由,想來是青石鎮楊家老宅遷來西山村的消息兩人都已經知道了,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兩人這才急著讓楊田剛派人代替他們,急匆匆的趕回西山村。

————————

更正幾個小錯誤,一是敲山锏和破山锏搞混了,以后統一為破山锏;二是楊君昊的先天資質五個仙靈竅和四個仙靈竅搞混了,統一為一等資質,五個仙靈竅,是安俠因為有靈溢宗這個后手而故意秘而不宣的;三是楊君馨的先天屬性,也是醉了,這個不是搞混,而是一開始設定的時候就弄錯了,沒發現,統一為和她娘一樣的木屬性。

年前三個月因為有事分心,更新緩慢直接導致對于故事情節的疏離,以至于出現了一些錯誤和挖坑挖成了陷阱的情節,睡秋正在努力補救。

汗顏無地!!!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