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雷拳(求訂閱)
瑤郡,岳瑤縣南部與楚瑤縣接壤邊界。

一支西山楊氏的人馬正在與靈溢宗的一隊修士對峙,而對峙的原因便是在這片看上去貧瘠的丘陵地帶,居然孕育出了一片超出十畝的上等靈田,而齊楚派則將這片靈田隱藏了起來,并在其中培育了不少品質極為不錯的靈草。

齊楚派道場被攻破之后,門下弟子四散奔逃,各方勢力為了最大限度的接收齊楚派的底蘊,自然招納了不少齊楚派的弟子為己用,這片靈田的存在便是那些齊楚派的弟子作為投名狀說出來的。

只不過事情顯然有些不巧,當楊沁瑜帶著一隊人馬趕到邊界地區想要占據這片靈田的時候,卻是正巧碰上了同樣向著這片靈園趕來的一支由一位靈溢宗真人境修士帶領的修士,在這片靈田之外,雙方劍拔弩張,大有因為這片靈田的歸屬大戰一場架勢。

“這樣吧,我靈溢宗已經接到了嚴禁與玉州其他勢力為敵的訓示,想來貴家族也有類似的命令,既然大家都不想放棄這片靈田,那就換一種方式來決定歸屬好了。”

靈溢宗的那位真人境修士站出來說道。

楊沁瑜上前一步,沉聲道:“你想怎樣?”

那靈溢宗修士看了楊沁瑜一眼,道:“在下馮陽京,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楊沁瑜道:“在下楊沁瑜,馮道友請了。”

馮陽京“呵”的一聲,目光之中頓時閃過一道異彩,眼珠子咕嚕一轉,道:“原來是君山道祖之子,馮某卻是失敬了,家師徐天成,向君山道祖問好了。”

楊沁瑜聽得馮陽京的老師居然是徐天成,心中同樣一沉,他自然曉得此番靈溢宗勢力突然出現在玉州,并依據攻破齊楚派道場,領頭之人便是慶云境道祖徐天成,而且聽對方所言,那徐天成八成還與父親有過梁子。

自忖今日之事怕是難以善了,楊沁瑜一只手在背后做了一個手勢,讓手下跟來的兄弟做好準備,嘴里卻道:“徐道祖的大名我等做晚輩的自然是如雷貫耳了,只是今日之事該如何了解,還請馮道友劃下道來。”

馮陽京看了對面的楊氏修士一眼,目光盯著楊沁瑜道:“不如馮某與楊道友一決高下如何?勝者獨得這一座靈園,敗者自行退去,日后也不得再尋麻煩,如何?”

馮陽京話音剛落,楊沁瑜身后的楊氏修士便一片嘩然,有人大聲道:“虧你靈溢宗好大的名頭,做出的事情卻是恁的無恥,你修為達到玄罡境,比我瑜叔高出兩重,卻要說什么一決高下,好不要臉。”

靈溢宗的修士自也不甘示弱,紛紛鼓噪,道:“西山楊家的人不敢比就快快滾蛋,大家兵對兵將對將,馮師兄這么做不過是不想讓你們楊家的人血流成河罷了,聒噪什么。”

眼見得雙方相互大罵,火氣上升,就等有人出手便是一場混戰,馮陽京和楊沁瑜二人幾乎同時伸手示意己方的人稍安勿躁。

楊沁瑜冷笑道:“馮道友卻是打得好算盤,我看不如這樣好了,既然大家都不想將事情搞僵,那這十畝靈田就平分好了,一家五畝,童叟無欺。”

馮陽京笑道:“區區十畝靈田還要分割,小家子氣了些,不如這樣好了,既然你們楊家認為馮某仗著修為欺負人,正巧楊道友你身邊不還有一位真人境道友么,不如你們兩個聯手好了,馮某以一敵二。”

在楊沁瑜的身后還有一個矮小的少年,從一開始這名少年便一直站在楊沁瑜的身后默不作聲,但其化罡境的修為卻是實打實的。

又有楊家修士站出身來,道:“巴山也不過才化罡境,兩個化罡境打一個玄罡境,你們靈溢宗的人還能再無恥一些么。”

馮陽京聳了聳肩,道:“那就沒辦法了,楊道友你要明白,此番我靈溢宗的人卻是占著優勢,你如果不愿意,那咱們就各憑實力搶奪這塊靈田,到時候可不要怪我靈溢宗以大欺小。”

楊沁瑜此時目光之中卻是閃過一道詭異的色彩,帶著一絲異樣道:“馮道友,你當真要以一敵二,與楊某和金毛,哦,不,巴山,交手?”

----------

西山閣樓秘境之中,隨著地下涌動的木行元氣開始有條不紊的提升,以那神秘小樹構建而成的木脈終于達到了提升為中型木脈的關口,原本這個時候元氣倒灌,對于作為主導木脈的靈植而言是一個極為嚴峻的考驗,搞不好整個靈植的身軀便要被磅礴的元氣給撐爆了。

然而隨著大量積蓄的木行元氣從地底涌入神秘小樹的根系之中,那小樹卻是連葉子都不曾抖動一下,便將一股股如同洪流巨浪一般的元氣吞了個干干凈凈,就像是一座無底深淵一般,任憑多少元氣涌入都不曾濺起半點聲響。

這一下別說是靈桑王樹,便是楊楊和楊果兩只靈妖都不可能做到。

正是因為有了神秘小樹作為元氣暴動的強大緩沖,木脈的提升終于跨過了最困難的一關,并成功融入整個五行地脈的循環體系當中。

而從小型木脈提升到中型木脈,這也使得五行地脈循環體系補上了最后一塊短板,這也意味著作為五行雷光道陣體系最為重要的根基得到了質的飛躍,整個道陣的威力也必將因此而得到極大的提升。

五行地脈的提升直接導致整個道陣體系的升華,最直觀的現象便是整個西山再次被地底悠遠的轟鳴聲驚動,隨著靈氣的散逸,五彩的豪光將整座西山襯托的猶如仙境一般,龐大的陣幕從虛空之中由虛化實,一道道電芒如同游蛇一般在陣幕之上劃過,大陣之外的虛空都在隨著陣幕的膨脹都在跟著顫動。

秘境之中,對于木脈的提升楊君山若無所覺,只是抬頭看向秘境的虛空,目光仿佛能夠穿透秘境的空間壁壘,看清整個西山的道陣體系此時正在發生的變化。

便在這個時候,楊君山突然“呵呵”一笑,臉上閃過一絲輕蔑之色,轉頭看向聽到笑聲之后看向他的眾人,道:“給你們看一樣好玩的東西!”

說罷,在眾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之中,楊君山伸手伸開,整個人憑空升起,最終消失在了秘境的空間屏障之中。

楊君琪心中一動,雙手掐出一道法訣,體內真元涌動,朝著秘境上空打出,原本如同迷霧一般的秘境上空頓時有光華溢出,而后漸漸構筑成了一道光幕,顯示出此時秘境之外發生的情景。

卻見楊君山已經不知何時凌空懸立于西山上空,而此時在西山守護大陣之外,一幕令人驚駭的場景正在發生。

電蛇游動的光幕此時看上去就如同一潭雷芒湖水,而后這潭湖水突然被觸動,一顆巨大的頭顱從湖水之中慢慢抬起,而后隨著頭顱的抬起,粗壯的脖頸甚至能夠看清楚上面的筋脈,而后是寬闊的肩膀,胸膛以及手臂,直至那雷霆巨人完全從陣幕之中站起身來,那巨大的身軀幾近百丈,而那雷霆巨人與曾經出現過的自發紫眉的真靈并不相同,反而是與楊君山的面貌有著八分相似。

卻聽他雷霆巨人張口大吼一聲,聲音在天地之間隆隆作響:“諸位遠道而來,卻又藏頭露尾,難道要對西山楊氏不利嗎?”

虛空之中靜寂無聲,只有雷霆巨人的怒吼隆隆作響,仿佛剛剛那巨人的大吼無的放矢一般。

然而卻見那巨人話音剛落的剎那,突然身子一弓,一只足有小丘大小的巨拳突然在半空搗出,一團雷光如同流水一般在巨拳之上醞釀,隨著巨拳的搗出,一道足以劈裂虛空的粗大雷光劈出,數里之外的某處,虛空突然炸裂,而后便完全被刺目的雷光所渲染,隱約間似乎還聽得一聲慘呼,而后便有一道帶著血色的遁光從雷光之中迸射而出,而后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纖細的光線一路向著西北消失不見了。

不過那雷霆巨人似乎仍舊不肯罷休,卻見他猛地收回了巨拳,而后突然又一拳砸向了腳下的陣法光幕,就像是突然在夜空中炸開的煙火,一道道如同鎖鏈一般的雷光電柱朝著西山周圍數百丈到十多里不同距離虛空的不同位置劈去,就像是在西山上空營造出一個巨大的雷電牢籠。

在這一片雷光點火之中,至少有四五道遁光從虛空之中跳出,如同喪家之犬一般朝著不同的方向飛遁離開。

西山之上,巨大的雷霆巨人緩緩的將龐大的身軀沉入到閃爍著的道陣光幕之中,最終消失不見,與此同時,一直懸浮在西山上空的楊君山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不見了蹤影。

山腹的閉關密室之中,楊君山將一顆被紫光縈繞的丹丸吞入腹中,然后緩緩的合上了雙目,整個人幾乎在瞬間完全陷入了沉寂之中。

數日之后,有消息在修煉界傳開,紫風派雷劫道人蕭巽乾莫名重傷,扔下原本由他主持的攻略一座新生綠洲的行動,返回山門道場閉關去了,而在失去了他的主持之后,紫風派的這一次行動最終功敗垂成,那座新生綠洲被觀瀾宗與流風拍聯手所得。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