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靈根
楊君山來到閣樓秘境的時候,里面正吵作一團。

不過因為楊君山的到來,這里很快就變得鴉雀無聲,顯然對于已經封門閉關的楊君山的突然出現,在場之人顯得即意外又心虛。

“怎么不吵了?我還想聽一聽你們到底是因為什么爭吵。”

楊君山笑著說了兩句,轉身向楊君琪問道:“十妹,時間應當已經足夠了,怎得木脈仍舊不曾提升到中型,可是出了什么問題?”

楊君琪張了張嘴,目光卻在秘境中的幾人身上掃過,最終卻不曉得該說什么。

楊君山卻對身后一群人不會理會,只是笑看著楊君琪,道:“怎么連話也不說了?”

楊君琪抬眼看了一眼四哥,語氣中帶著一絲埋怨,道:“木脈品質提升沒問題,但需要靈根作為木脈提升后的主導,咱們楊家的靈根、靈植不算少,現在爭起來了。”

原來木脈的構筑往往與靈植之類密切相關,要是用相同的靈植來構筑木脈那還好說,就像是涼玉山脈蟠桃山上的桃樹,又或者是靈溢宗的桑木林之類,因為種類、品質大致相同,也就無所謂脈絡主導之類的東西;而楊家的木脈構筑卻是由各種不同的靈植種類形成,這樣一來雖說木脈構筑的速度極快,但卻需要一樣品質較高的靈植作為主導,用來統一協調各種靈植所構建的木脈脈絡。

如此一來,問題就來了,能夠作為木脈主導的靈植品質自然要夠高,而一旦能夠主導整個木脈脈絡,那么這樣靈植本身自然也會得到巨大的好處,于是,針對到底將哪一種靈植作為木脈提升后的主導一事,秘境中的幾位展開了爭論。

楊君山又問道:“你原本是怎么打算的?”

楊君琪道:“咱們楊家構建木脈的秘術原本是十三弟妹提供的,當初家族構筑的下品木脈也一直都是十三弟妹主持,而那個時候木脈的主導便是十三弟妹一直以來培育的靈桑王樹,所以這一次原本是打算以靈桑王樹作為木脈主導繼續提升的,這樣一來也可以省去許多麻煩。”

楊君山點了點頭,平心而論,桑椹兒對于楊氏是有很大貢獻的,靈桑王樹本身品質可算得上是靈根,況且受木脈成型滋養之后快速成長,結出的桑葚乃是只供楊氏家族內部使用的靈珍,桑葉也是千年冰蠶的專用食物,加上周圍日漸成材的靈桑樹形成一片桑木林,形成了楊氏家族一項極為重要的資源產出。

“那靈桑王樹的確是可以撐得起一條中型木脈,可那也是極限了,如果日后這條木脈品質繼續提升,比如說提升到大型木脈,到時候該怎么辦,靈桑王樹能撐得住嗎?”

楊君山溫聲望過去,卻見說話的是一個頭上扎著朝天辮,說話卻一副老氣橫秋模樣的楊果。

楊君山看他的時候,楊果也看到了楊君山的目光,立馬換了一副討好的神色,笑嘻嘻道:“老大,讓我來做木脈主導吧,我的本體別說支撐一條中型木脈,便是日后主導一條大型木脈都沒有問題呢!”

說到這里,楊果轉頭又看向了其他人,說道:“主導一條木脈無非就是看中三個方面,一是自身品質夠高,二是能夠貯存更多的木脈元氣,三么自然就是木脈元氣的調控了。”

然后楊果很是囂張的拍了拍自己的紅肚兜胸脯,道:“咱的品質有人懷疑么?三千年的靈參,要論年歲誰能跟咱比?木脈元氣的拓展與貯存就更不用說了,當初西山遭遇各派圍攻,大陣五行地脈流轉,可不就是咱的肚子最大?至于元氣調控,嘿嘿,咱可是木行靈妖,天生就是操控木脈元氣的能手。”

楊果得意洋洋的剛剛說完,便聽得一道揉揉的聲音插了進來,道:“果果哥哥能做到的,楊楊也能做到呢,楊楊也是靈妖。”

楊果憤怒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靈妖小女孩楊楊的個頭比矮胖敦實的楊果還要高,可見得楊果看過來,還是很快便抽身躲在了楊君馨的身后。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桑椹兒開口了:“四哥,你可知道靈溢宗的木脈都多少條,他們又是通過什么來主導這些木脈的?”

“唔?”楊君山看了桑椹兒一眼,若有所思道:“你想說什么?”

桑椹兒看了楊果和楊楊一眼,道:“靈溢宗的傳承底蘊便不必多說了,便是大型木脈都絕不止一條,以他們的實力便能夠找到一兩位木行靈妖來操控這些木脈也并不是一件特別難的事情,然而靈溢宗卻寧可培養出更多的靈桑王樹,也不曾用靈妖之類前操控木脈。”

桑椹兒說到這里,看了一眼臉上顯出紛紛之色的楊果,道:“誠然,無論是楊果還是楊楊,他們都是木行一脈的天地精靈,對于木脈的掌控自然要遠遠超過只能勉強達到靈根級別的靈桑王樹,可五行地脈終歸是一個整體,而五行地脈本身又是五行雷光道陣的一個組成部分,而這種龐大的體系的運轉與支配,向來都是需要一個聲音的。”

桑椹兒雖然沒有明說,但楊君山卻已經明白她的意思了。

身為五行雷光道陣的實際建造者和掌控者,沒有人比楊君山更明白在怎樣的情況下才能夠更大的發揮出道陣本身的威力。

作為一座龐大的道陣體系,只要延伸下去,怕不是要涉及到成千上萬個方方面面,只有在內部每一個延伸部分都能夠做到一絲不茍的運轉之后,才能夠維持大陣威力的發揮,在這個時候,重要的往往不是每一部分做得足夠好,而在于每一部分都少犯錯甚至不犯錯。

以靈妖來操控木脈,固然能夠令木脈中的運氣運轉發揮到極致,然而但凡是有意識的活物,幾乎都不可能將所有的精力乃至一切都關注在一件事情上,這跟囚禁或者坐牢有什么分別?

無論是楊果也好,楊楊也好,都不可能一生一世只用來做調控木脈元氣運轉一件事,哪怕這件事本身對于他們的本體有著絕大的好處,而且有意識的存在難免就會有自己的想法,更何況是如楊果那般跳脫的性子,讓他一時半會兒救救場肯定能做得到,甚至還能做得很好,真要讓他長年累月的調控木脈元氣,他不出什么幺蛾子才是大大的怪事。

楊果拍著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道:“老大放心,你讓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你讓我捉兔我絕不殺雞!”

可這副模樣反而讓楊君山更加不敢用他了。

楊楊也從楊君馨身后探出腦袋,道:“楊楊向來最聽哥哥的話呢!”

面對幾個人或期待或忐忑的目光,楊君山笑道:“你們幾個算是家族里面對于木行一脈見識最廣的人物了,正巧這一次在域外得了一件寶物,不過我卻是陌生的很,正想要移植到秘境的靈園當中,正巧你們都在,也跟著來看看,看能不能看出這寶物的跟腳。”

說罷,卻是徑直來到了靈園之中,并將剛剛那布滿了禁制的花盆拿了出來。

在見到這只布滿了禁制光幕花盆的時候,桑椹兒等幾人便浮現出了驚詫之色,顯然那花盆中之物品質非凡,否則斷然不可能采取如此夸張的保護方式。

在楊君山將花盆中的植株移植在靈園之中,并在植株周圍設下簡單的禁制之后,眾人看著這顆其貌不揚的小樹上縈繞著的淡淡的赤金色霞光,以及在稀稀拉拉的枝葉中綴著的那一顆閃爍著銀色豪光的,疑似果實之物,特別是任憑他們如何觀看都無法看穿那層銀色豪光,一窺果實真面目之后,一個個都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

特別是楊君琪,她之前曾經在楊君山的手中接觸過稷土,而在楊君山一支這顆植株的時候,她分別從植株的根系處感受到了比先前更為精純渾厚的土行元氣以及生機。

桑椹兒毫不猶豫道:“這顆植株的品質在靈桑王樹之上。”

“豈止!”

楊果繞著植株不停的轉著圈,目光之中閃爍著靈動和震驚交織的光芒,道:“靈植、靈根、仙根,我楊果的本體在靈根之中都能算作上品,可現在我怎得卻感覺這靈根居然還能壓我一頭,此物莫不是仙根級別?”

楊果之言說出,在場之人盡皆面露震驚之色,就連楊君山都呆了一呆。

楊楊這時也小心翼翼道:“楊楊感覺它好厲害呢,不會是那什么木行至寶吧?”

“五行至寶都是死物,哪怕是木行至寶也是一樣,生機蘊含的再多,也不可能再生根發芽。”

楊果瞅了楊楊一眼,然后又看向小樹,道:“認不出來啊,不過我能感覺到,此物肯定與我靈參一脈有些關聯。”

說到這里,楊果一扭頭看向楊君山,道:“老大,此物你究竟是從哪里得來的?”

楊君山笑道:“是從一位極厲害的煉丹師手中得來的,那煉丹師似乎想要催生此物,不過他布下的催生手段已經被我破了八成。”

楊君琪這時心中一動,難得笑了笑,道:“說起家族中對于靈植、靈根的見識,應當還有一位博聞強識不下于十三弟妹才是。”

“哦,是誰?”楊君山頓時很感興趣。

楊君琪朝著楊君馨努了努嘴,道:“當然是我們的藍大師了。”

楊君山聞言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楊君馨,卻見她臉色通紅,道:“怕是不行了呢,他這幾日正在沒日沒夜的整理大哥給他帶回來的許多玉簡、丹藥和傳承,整個人都快魔怔了,這會兒誰叫他也不會離開的。”

“哦,那就算了!”

楊君山笑了笑,道:“雖然還不明白此物的跟腳,但它的品質想來是沒人質疑了的,那么用此物來做木脈提升后的主導,想來是沒什么問題了吧?”

桑椹兒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楊果左看看又看看,嘴里低聲嘟囔道:“該不會真是仙根吧?”

只有楊楊小聲道:“我聽哥哥的,哥哥說什么就是什么。”

楊君山朝著楊楊笑了笑,道:“那就這么說定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