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眾矢之的
    當楊君山還沉浸在關于混沌境之后的修行途徑的猜想當中的時候,在豐天殘存的天地本源以及位面意志被大量消耗之后,他已經沒有必要,也無法再強行維持震宮四域的位面世界形態。

    于是在各方大神通者窺視以及期待的目光之下,震宮四域終于在星空之中開啟了解體的進程。

    直到了這個時候,楊君山才漸漸意識到,從他沉浸在鍛體境界的提升開始,到現在居然已經過去了近十年。

    而在這十年當中,整個豐天世界九宮三十六域,除開他所掌控的震宮四域之外,其他的都已經完成了解體,并向著一座完整的星界進化。

    震宮四域遲遲沒有解體化界,那便意味著豐天世界也并未完成解體化界,那么是否也意味著星空大世界同樣不曾達到圓滿?

    所謂細思極恐,楊君山心頭不免打鼓,星空大世界無法圓滿,那么緊跟著混沌之地的融合是否也要隨之延后?

    事實上,在楊君山從修行的感悟當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便已經在第一時間得到了三尸化身楊锏那邊的情況,他所鎮守的混沌入口之地至今尚未遭受到任何沖擊!

    混沌入口的封印不曾遭到破壞,那便意味著各方覬覦混沌至尊境界的大神通者,都還尚未開始對于至尊之位的沖擊。

    那么是否也可以證明混沌之地的融合同樣未曾進行?

    楊君山可不相信,各個混沌之地的融合會沒有一點動靜。

    這個時候他頓時明白過來,事情恐怕已經大條了。

    自己延緩的不只是星空大圓滿以及混沌融合,而是那些期待能夠進入混沌之地的合道境巔峰的天尊們,以及那些急待在混沌之地融合之后,尋找后續道途的仙路至尊們。

    幾乎就在他預感到可能會有不妙的事情發生的同時,危機便已經悄然而至。

    震宮四域剛剛解體所造成的虛空動蕩的余波尚未結束,幾道強橫的神識魂念便已經強行滲透入進來,以極有默契的方式進,向著不同的方向鋪開,幾乎是在瞬間便將整個震宮四域的情景納入了觀察當中。

    楊君山的存在,幾乎是在瞬間便已經同時被數位大神通者的神識捕捉到了方位。

    攻勢緊跟著便瞬息而至!

    原本就在分裂當中動蕩不安的虛空,再次被一柄寬刃板斧重新撕裂,天地仿佛都要被這巨斧劈開,連帶著整個震宮化界的過程都仿佛加快了三分。

    而就在那仙器巨斧飛斬而至的同時,楊君山身后的虛空當中突然燃起了一朵黑色的火焰。

    伴隨著黑色火苗的跳動,周圍的虛空也跟著在一片氤氳當中變得光怪陸離起來,遠遠的看去就像是這片虛空已經被籠罩在了一個泡影當中。

    與此同時,一道如同吟唱一般的怪異聲音從虛空當中傳來,楊君山聞聲望去時,隱約間能夠透過正在解體的虛空裂縫,看到一個**上上半身,左手揮舞著一根彎曲骨杖的修士,正圍著一團以灰白色骨骼作為干柴的火堆,如同瘋魔一般狂亂的跳躍著。

    與此同時,一股渾身燥熱,直至被烈火炙烤一般的感覺,忽然從楊君山的全身上下傳來,他的耳邊甚至都能夠聽到皮肉在火焰的舔|舐之下,從中滲出的油脂滴落到火焰當中濺起的一朵朵橘黃色的火花。

    “巫族的刑天、魔族的黑魘、蠻族的大祭司!”

    楊君山大笑著:“一出手便是三位合道境大圓滿的存在,諸位對楊某的看重,著實令楊某受寵若驚吶!”

    話音未落之際,只見楊君山忽然手臂向前一揮,一重重的虛空破碎之下,他的手臂僅僅只有殘影留下。

    緊跟著便聽得“啪”的一聲,楊君山的手掌已經準確的拍在了飛斬而來的寬刃巨斧的側面之上。

    巨斧立馬被這一掌拍得偏離了方向,從楊君山的身側飛過,一斬落空。

    緊跟著,落下的手臂順勢向后一揮,一股狂瀾扭曲著虛空,徑直將那片氤氳的空間吹得支離破碎,連帶著那一朵黑色的火焰都跟著明滅不定,仿佛隨時都會熄滅一般。

    與此同時,又見楊君山深吸了一口氣,猛然間向著蠻族大祭司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吹去。

    一股白色的氣流從他的口中徑直噴出三丈之遠,而在這段距離當中,一層層的虛空被氣流吹得褶皺,形成了一道道的空間波紋,一路遠遠的向著震宮四域之外的星空之中蕩漾開去,立馬便令虛空當中傳來的吟唱變得斷斷續續,楊君山周身上下原本那種置身于火烤之中的感覺也立馬消解。

    三位合道巔峰存在蓄謀已久的聯手一擊,居然就這般于輕描淡寫之間被楊君山化解于無形。

    然而且不管此時這三位合道天尊心中作何感想,楊君山此時卻非但沒有感到絲毫輕松,反而神色變得越發的嚴峻。

    這樣的聯手一擊威力雖然可觀,卻也因為震宮四域尚未完全化界而存有幾分顧忌,更多還是存著試探的心思。

    接下來三位天尊恐怕會繼續出手,而且隨著震宮四域解體越發的徹底,出手也會變得越發的肆無忌憚,甚至還有可能不止這三人。

    ……

    便在楊君山幾乎在震宮四域開啟解體的剎那便成為眾矢之的之際,已經身臨正在成型的離域星宮,已經站在了混沌境門檻之上的普元天尊,此時也迎來了極為特殊的客人。

    “巫族的孟婆婆,魔族額血冥前輩,這一位……請恕在下眼拙,莫不是蠻族的至尊前輩當面?”

    普元天尊對于面前三位特殊存在的出現,顯得似乎并不算太過意外。

    這三人當中那位唯一沒有被普元天尊認出來的存在微微一笑,開口道:“老夫燭龍。”

    聽得此人自報家門,饒是以普元天尊這般存在,也在第一時間先是顯露驚容,然后才滿是訝異道:“原來是祖龍前輩當面,晚輩可真是失禮了,只是沒想到前輩居然也留在了星空,并未追隨祖龍前輩前往混沌之地。”

    說到這里,普元天尊再次疑惑道:“只是晚輩有些不解,這楊家小友居然也能勞動燭龍前輩關注么?”

    燭龍“哈哈”一笑,卻沒有任何回應,但也站在普元天尊面前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普元天尊又將詢問的目光看向了另外兩位存在。

    雞皮鶴發的孟婆婆張開牙齒所剩無幾的嘴發出一聲怪笑,聲音聽上去如同夜梟一般滲人:“老嫗一個晚輩被這小子所囚,此番老嫗說不得便要為難他一二。”

    血冥天尊則冷冷道:“打了小的,老不死的自然要出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