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河洛之變
    “樺前輩?”

    楊立釗在見到楊樺的時候,欣喜之余更多的卻是意外:“您怎么會來這里,難道豐天世界這么快就已經解體了嗎?”

    楊樺卻并未馬上回答他的詢問,而是目光看向了楊立釗身后的看上去幾乎已經形成的一座浮空大陸。

    楊樺明顯能夠感知到這座懸空大陸之上的變化,笑道:“看來你在這里經營的不錯!”

    楊立釗笑道:“前輩過獎了,其實也是依附過來的手下越來越多,這里從最開始的一座浮空山峰漸漸發展成這般模樣,更多的卻是他們自己的意愿。”

    楊樺了然道:“天狐七脈?”

    楊立釗面露苦笑之色,顯然是被楊樺猜中了。

    對此楊樺也并不意外,只是略作沉吟之后,便開口叮囑道:“你要走自己的道途,有人依附也不算壞事,只是千萬記住了,這樣一股勢力可以為你所用,卻不能被所謂的‘血脈同族’綁縛了你的手腳。”

    楊立釗聞言雙目之中精光一閃,笑道:“前輩提醒的是,晚輩自忖也能堅持本心!”

    楊樺見狀,知曉本尊的這位長孫心志堅定,便也不復贅言。

    他雖然是楊君山的三尸化身,但到底不是楊君山本人,有些話卻不好說的太透,否則便有挑唆親情的嫌疑,畢竟據楊樺所知,本尊這位長孫的天狐一族的生母仍舊在世。

    楊立釗顯然也明白這件事情不宜太過深入,很快便轉移了話題,笑問道:“對了,還沒有向前輩請教,前輩此番前來可是祖父大人有什么吩咐?”

    楊樺笑了笑,道:“兩件事,其一便是瞧一瞧本尊的本命法寶……”

    說到這里,楊樺的語氣微微頓了一頓,作為本尊的三尸化身,他既然來到了這里,自然對于這座浮空陸地中央山峰之中的山君璽情況了解的一清二楚。

    “這第二件事情嘛,便需要你親自出手了!”

    楊立釗聞言神色一振,連忙問道:“是什么事情,前輩只管吩咐!”

    楊樺卻并未直說,反而有些欣慰的看向楊立釗,道:“原本我對本尊的吩咐尚有些疑慮,卻不曾想你雖未曾進入豐天世界,現如今修為卻也突破了大羅仙境,這等速度已經追上了你的父親,想來也是你另有機緣,如此此事我便可以放心托付了。”

    這一次不用楊立釗再開口,楊樺臉色一肅,道:“本尊打算將西山大舟交給你,然后去往河洛星宮一趟……”

    就在星空之外的楊立釗與楊樺,準備著駕馭西山大舟前往河洛星宮的時候,豐天世界當中,沿著萬界虛靈根開辟的空間通道,楊君山帶著楊霆沒用多長時間便已經來到了艮宮地界。

    周圍的虛空動蕩剛剛平息,楊霆便開口問道:“不知本尊發現沒有,之前本尊橫掃巽宮三域,其中兩域都有釋族相當于大羅境的菩薩,只是這一次豐天世界當中,釋族的聲勢似乎并不太足,至少較之他們的老對頭魔族一方要差了許多。”

    楊君山理所當然道:“白蓮菩薩在爭奪鴻蒙紫氣的混戰當中,被混沌至尊殘念附身的重骨仙尊打殺之后,釋族合道境之下便沒有能拿得出手的大神通者了。”

    楊霆“哦”了一聲,然后目光便看向了四周圍,問道:“這里是艮宮哪里?”

    楊君山這個時候的神色看上去卻顯得有些凝重,神識感應瞬間向著四周鋪開,同時有些漫不經心的答道:“不清楚,不過想來很快便會有人知道我們來了!”

    楊霆見得本尊神情有異,再次問道:“本尊可是發現了什么?”

    楊君山微微嘆息了一聲,道:“我原以為苗君在乾宮所作所為便已經足夠驚世駭俗了,卻不曾想艮宮居然更進一步,開拓出了兩條位面通道,吉袒道友,你可當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吶!”

    說到最后,楊君山的目光已經看向了前方一片山石之后。

    山石之后有一片靈光向后褪去,將吉袒的身形暴露了出來。

    “君山天尊,你終于來了!”

    對于楊君山的到來,吉袒似乎并不意外,哪怕面對彼此間巨大的修為差距,他似乎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咦,不對啊,他的修為目前也才不過三花聚頂的境界!”

    楊霆皺著眉頭向楊君山低聲說道。

    楊君山雖然只是震宮界主,但他可不僅僅早已完全掌控了震宮四域的天地本源,更多次因為守護豐天世界的舉動而得天地意志的青睞,使得他哪怕是在震宮之外,仍舊對于豐天其他地界的天地意志擁有者相當的影響力。

    哪怕如今因為不知名的緣故,所有界主所掌控的天地本源都在被緩緩剝離,但楊君山又因為離宮、乾宮、巽宮之行,而在此提升了自己對于天地本源意志的影響力,而且這個速度遠在天地本源自行流逝剝離的速度之上。

    也正因為如此,此時楊君山才能真切的感知到,艮宮四域的四條位面縫隙居然有兩條已經被開拓成了位面通道。

    九大界主在混沌入口之地匯聚的時候,吉袒是曾經被楊君山和其他兩位合道界主檢查過的,身上受到的混沌囈語殘念的影響早已經被驅逐干凈,因此并不具備被附身奪舍的可能。

    楊君山的感知不會出錯,而吉袒又分明不具備開拓兩條位面通道的實力,那么原因便呼之欲出了有人在幫他開辟位面通道,又或者這位吉袒界主也只是別人手中的傀儡。

    楊君山當然更傾向于后者!

    “兩座位面通道,吉袒道友好大的手筆!莫不是也打算要學乾宮的苗君道友,引爆本源之海?”

    楊君山半是戲謔調侃,半是試探的問道。

    吉袒苦笑一聲,道:“天尊何必取笑?以您的智慧想來也能猜到,在下也只是身不由己罷了!”

    楊君山“唔”了一聲,道:“那看來你是不大會自尋死路了,只是楊某卻有些好奇,道友身為界主,在這方天地之中只要不弄到天怒人怨招來天譴,便幾乎是不死不滅的存在,那么又有誰能讓你身不由己呢?”

    吉袒嘆息道:“天尊又何必明知故問?河洛星宮的五行陣道乃是在您手中達成圓滿,第五星宮的建立意味著什么,還有人能夠比天尊更加清楚?”

    楊君山沉聲道:“可楊某卻記得你大約是自愿的!”

    “嘿嘿,在下當然是自愿的!”吉袒冷笑了兩聲,猛然抬起頭來,道:“可是在下的兄長卻并沒有死!”

    “吉裕?”楊君山有些意外道。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