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設陷阱,空手奪仙器
    楊君秀進階大羅仙境的時日并不算太長,然而借助從曲武山下閻羅天子身上汲取的本源,她的修為提升的卻是極快!

    若是在尋常情況下,楊君秀想要突破大羅中期的瓶頸,成功凝聚頂上雙花,至少還需要多年的積累。

    然而此時在有本源之海的支持下,她倒是的確極有可能借此沖擊大羅中期的境界。

    當然,關鍵是楊君山在盆地中央發現,豐天世界的天地本源實在是太過精純了。

    楊君山曾經親身接觸過九天世界和周天世界的本源之海,大體上而言,前者本源之海的精純卻是比不上后者的。

    然而楊君山卻又發現,豐天世界天地本源之精純還要勝過周天世界一籌。

    楊君山雖然不曾接觸過中型位面世界的天地本源,但據此大約也可以推斷,天地本源的精純程度是與位面世界的大小成正比的。

    豐天世界是遠比周天世界還要廣闊的超巨型位面世界,它所孕育出來的天地本源之精純自然還要勝過周天世界。

    也正因為如此,楊君山才篤定楊君秀會借此機緣突破桎梏,達到大羅中期的境界。

    楊君山乍然聽聞這個消息,心頭自然振奮,不過她轉念一想,卻又推辭道:“哥,這機緣應當是你的才對,若是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出三尸化身,成就合道天尊,那這一次豐天世界之行,還有誰會是你的對手?”

    楊君山聞言大笑道:“秀兒,你將合道境想得太簡單了,且不說其他制約因素,就算進階合道境單純只需足量的天地本源,可盆地里積蓄的那一潭也遠遠不夠啊!”

    “那這便宜我可就占了!”

    楊君秀不會故作推辭與自己的義兄矯情,大大方方的便答應了下來。

    不過楊君秀很快便想到了一個問題,問道:“可是我要是在這里修煉沖擊大羅中期,短時間就沒辦法出關,到時候恐怕就幫不上你了。”

    楊君山臉上浮現出一絲帶有深意的笑容,口中卻爽朗嗷:“只管靜心閉關,沒人能發現這里,以你哥我的本事,從其他人手中搶奪一道太初玄光來也并非難事。”

    楊君秀聞言神色微微一滯,不過看著義兄帶著深意的笑容,她很快便反應了過來,笑道:“那是當然,原本我還打算遇到哥哥你后就將太初玄光先還給你,現在看來,這件事情倒是先不急了。”

    楊君山微笑著點了點頭,道:“那便這樣說定了,你且在這里安心閉關突破,我與楊霆道友先行離開。”

    兄妹二人辭別,楊君山身化遁光剎那間消失在天際。

    楊君秀在目送義兄的身形消失之后,這才緩緩的退入了盆地之中。

    盆地之外再次恢復了平靜,只是偶爾有微風掠過地面,傳來輕微“沙沙”的聲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盆地周圍的地域一直保持著楊君山離開之后的靜謐狀態,直到一個突兀出現的身影打破了這里的寧靜。

    這道剛剛出現的身影似乎極為小心,沿著盆地邊緣地帶整整轉了一圈,再三確認周圍的確沒有其他人之后,這才終于放下心來,原本看上去有些虛幻的身形也變得凝實。

    高高的冠冕,大紅色的衣袍,面目黧黑而猙獰,滿臉的略腮胡子根根如同鋼針一般,腰間還掛著一柄長劍,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鬼族如今唯一的大羅仙尊,鐘馗!

    “鐘馗道友未免太過謹慎了,我金烏一族的化虹遁術冠絕星空,在下已經再三確認,那楊君山剛剛的確已經離開了!”

    周圍并沒有聲音傳來,這是在以神識擴散為相互交流的手段,顯然是避免被盆地當中閉關的楊君秀聽到。

    而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先前在楊君山手下逃走的金烏族大羅仙尊帝妄。

    鐘馗卻神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道:“楊君山實力強橫,而又心思縝密,我等便是再謹慎也不為過,事實上鐘某還在懷疑眼前這是不是那楊君山故意設下的圈套,便是為了引我等現身。”

    帝妄仙尊干笑道:“鐘道友言過其實了吧?我等故意在他離開之后還潛伏了大半日的時間,若當真是一個陷阱,那楊君山恐怕也早已放棄了。況且以鐘道友那鬼族隱形匿跡的手段,怕是等閑大羅仙尊都未必能夠發現,在下可是聽說,當初閻羅天子未成合道境的時候,便潛伏在普元天尊眼皮子底下盜走了一道鴻蒙紫氣!”

    聽得帝妄提起閻羅天子,鐘馗的雙目之中閃過了一絲紅芒,但他很快便搖了搖頭,道:“還是謹慎些為妙。”

    這個時候又有一道神識傳音傳來:“那楊君山也沒什么了不起,老夫當年也其交手也不過半斤八兩,更何況如今我等三人聯手。”

    帝妄仙尊聞言微微一愕,道:“慕容道友竟有如此實力,失敬失敬!”

    鐘馗聞言頭也不抬道:“慕容道友,我怎么記得當時楊君山還只是一個金仙,而作為合流宗宗主的你進階大羅已經有多少歲月了?”

    帝妄仙尊神色狐疑的看向慕容擎天。

    慕容擎天聞言臉上掛不住,干咳了一聲,道:“當時不過是那小子借著外物的便宜罷了,況且如今我們對付的也不是那楊君山,而是眼前這只白虎!”

    鐘馗這個時候望著盆地當中,輕聲嘆道:“先天陣勢,這可是先天陣勢,居然就被楊君山輕易給改動了!此人的陣道造詣當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吶!”

    帝妄這個時候來到他身邊,沉聲道:“說好了,我只要那只白虎身上的太初玄光,其他的東西一律歸你們兩位。”

    說到這里,帝妄的語氣頓了一頓,似乎有些遲疑,但最終還是仿佛下定了決心一般,接著道:“包括這一座先天陣勢所在的盆地。”

    不過鐘馗沒有注意到的是,帝妄在說這些的時候目光閃爍,顯然他刻意向二人隱瞞了些什么。

    “既然如此,那還在等什么?”

    慕容擎天一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模樣,一柄下品仙器圓刃斧已經在他的頭頂盤旋,仿佛隨時都能化作飛斧將眼前的一切阻礙斬斷兩斷。

    便在鐘馗也抽出了正南劍準備動手的時候,一聲嘆息突然從三人身后傳來:“看來這位帝妄道友并未告訴你們二人,一旦你等交手波及到盆地中央,這座先天陣勢便會徹底失效吧?”

    “誰?”

    慕容擎天猛然轉身的同時,頭頂之上盤旋的圓刃斧已經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斬去。

    只是此時他的目光看上去有些散亂,顯然是被剛剛那道突然出現的聲音給嚇了一跳。

    鐘馗的身形已經在淡化,很快便要消失在眼前。

    “楊君山!”

    帝妄則在聲音響起的時候便已經認出了出自何人。

    因此他在第一時間采取的并非是盲目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攻擊,而是警惕的先將赤焰飛劍護在了身周。

    也正是因為他的謹慎,使得他并未在第一時間受到來自楊君山的打擊。

    而在另外一邊,慕容擎天在將自己的本命仙器飛斬而出的時候,這才看到自己的對手居然是一個令他從骨子里感到驚懼和恥辱的存在。

    那個在修為只有金仙的時候,便能夠與身為大羅仙的他一路鏖戰星空,最終打成平手,從而使得他幾乎成為大羅仙中的恥辱和星空之中的笑柄的楊君山!

    “鐘馗道友,帝妄道友,兩位快快助我!”

    幾乎是下意識的,甚至在他的仙器還沒有飛到楊君山身邊的時候,慕容擎天便已經尖叫出聲,向著其他二人求救。

    然后,慕容擎天便看到了再次讓他驚駭欲絕的一幕!

    面對飛斬而來的圓刃仙斧,楊君山居然伸出兩只銀光閃爍的手掌,然后掌心相對狠狠一拍。

    “啪”的一聲脆響,就像是巴掌扇在臉上一般,原本飛旋的雙面圓刃巨斧立馬停滯在半空一動不動。

    而就在這柄仙器另外一端,楊君山的雙手各自拍在斧刃的刃面之上,將這柄仙器夾在了兩手之間!

    慕容擎天不是沒有試圖以神識牽引本命法寶掙脫,然而楊君山的雙手在拍在仙器巨斧的刃面上的時候,便先有一層空間之力將這件仙器包裹,然后再次被他所封鎮,慕容擎天根本無法將他的本命法寶移動分毫。

    而就在楊君山出手的同時,一聲厲嘯突然從身后的盆地當中傳來!

    一只巨大的白虎法相凌空咆哮,頓時將鐘馗那原本已經虛化的身形給重新逼了出來。

    鐘馗心知不妙,連忙將腰間的正南仙劍祭起,楊君秀那足以劈山裂地,如同一道匹練一般的刀芒便已經當頭斬下。

    饒是鐘馗乃是鬼族中最為擅長與人正面斗法的異類,面對楊君秀這暗中不知道已經蓄勢了多久的一擊,也不免被驚得心神搖曳,更何況這其中尚有白虎血裔對于鬼族的天然克制。

    只一擊,正南仙劍當即在一陣陣哀鳴聲當中被擊飛。

    鐘馗便覺得胸口被一股煞氣所沖,體內仙元的運轉都失去了順暢,而后整個人便被撞飛,盡管明白自己已經受傷,但他卻趁機借著這一股巨力加速試圖向外遁逃。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