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推演,融合,懇求
    楊君山的陣棋在進階道器中品的時候,便曾經試圖倒映河洛星辰,形成周天星斗星圖,甚至還得到星宮諸位星主之助。

    但那也只是星圖而已,充其量也就是個形似,并無斗轉星移的變化之能,自然無法體現出周天星辰大陣的深層奧妙。

    可盡管如此,便只是這樣一套周天星辰圖,對于絕大多數陣法師而言,便已經算得上是彌足珍貴之物,若有幾分悟性,甚至不難從中領悟出幾道衍生的陣法出來。

    然而當楊君山的陣棋受到河圖、洛書的青睞,并以龍馬和龍龜的陣靈本源注入到陣棋當中之后,非但使得楊君山的陣棋品質一舉提升到道階下品,更為重要的是,使得陣棋上的星圖有了運轉變化之能。

    也就是說,楊君山的陣棋此時所展現出來的已經不僅僅是一副形似的周天星辰圖,更是能夠演化周天星斗大陣的奧妙,妥妥的便是一幅周天星斗大陣陣圖。

    盡管礙于陣棋自身品質所限,這幅陣圖還無法將周天星斗大陣的所有奧妙盡數展現,可哪怕只能有三成奧妙蘊藏其中,便足以令星空陣道修士為之瘋狂。

    楊君山正是因為意識到了這一點,在欣喜之余尚保留著三分警惕。

    好在楊君山的運氣似乎不算太差,周圍星空大神通者雖然驚詫于他的陣棋得到河圖、洛書兩大陣道仙寶的青睞,但也只是驚嘆或者嫉妒于他的陣棋從道器下品一路提升至道器上品而已,并未意識到陣棋表面星圖得到河、洛陣靈本源之后的變化。

    楊君山故作驚喜的將陣棋收回細細觀摩,同時不著痕跡的一把將棋盤上棋子所布下的星圖抹亂,自然再不虞有人能夠察覺到陣棋上發生的奧秘。

    盡管棋盤上的星辰陣圖已經被抹亂,但陣棋本身已得周天星斗大陣陣靈本源之力的注入并與之融合,只要楊君山愿意,他隨時都可以用陣棋恢復周天星斗大陣的星圖。

    品質在道器上品的陣器究竟有多么珍貴?

    只要看一看被奉為陣道至寶的河圖、洛書便能夠知曉。

    河圖、洛書號稱不在中品仙器之下,可將二者分開來說,卻也只不過是兩件下品仙器而已。

    楊君山的大地陣棋品階雖不入仙階,但道器上品的品質也足以在河、洛之下稱雄。

    更何況不要忘了,河圖、洛書這兩件陣道至寶乃是屬于整個河洛星宮的,而楊君山手中的這套大地陣棋卻是屬于他自己的。

    別忘了,楊君山本身便是星空之中頂尖的陣道仙師,如今再得上品道器的陣器相助,真可謂是如虎添翼!

    哪怕是楊君山自己,在保留了最后一分理智將周天星斗陣圖的痕跡抹亂之后,也不免完全陷入到了驚喜當中。

    在星空之中無數大神通者各懷心思的注意之下,楊君山在熟悉了陣棋在品質連續提升的變化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將之祭出,準備真正體驗一番道器上品的陣器究竟有什么不同。

    在楊君山第一次祭出陣棋的時候,依托于周天星斗大陣,大地胎膜所制的陣盤如同薄紗一般融入到星光之中,在虛實當中不斷浮沉。

    然而當楊君山現在再一次祭出陣棋的時候,卻像是直接在河洛星宮之中灑出了一片星辰,而這一片星辰卻是直接融入到了河洛星宮之中,看上去卻是毫無違和感。

    楊君山這一手施展出來,卻是再令星宮之中諸多陣法師發出一片驚呼。

    要知道,周天星斗大陣乃是河洛星宮數萬年以來無數陣法師的陣道智慧結晶。

    在這一片大陣所籠罩的星空當中,任何一顆星辰的位置都是經過了無數陣法師反復推演計算才最終確定的。

    這使得整座周天星斗大陣雖然龐大到籠罩一座星宮,可實際上卻是渾然一體。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在這片星空之中隨意放入一點什么額外東西,那可是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偏偏楊君山就是將一枚枚棋子化作一顆顆星辰撒了進去,而整座星斗大陣居然沒有任何排異反應。

    換句話說,楊君山的陣棋已然完美融入到了周天星斗大陣當中,同時也意味著,他在這座凝聚了不知道多少前人智慧的陣法體系當中,找到了破綻!

    中垣星宿星辰殿之中,伏震仙尊的一縷分神影像落下,看向殿中央的紫薇星主,急聲道:“他這是要做什么?”

    紫薇星主的面前便是可以掌控整個中垣星宿的陣潭,而他也可以透過陣潭觀察到整個河洛星宮,不過此時他的注意力也完全放在了白虎星宿之上。

    “他似乎正在借助剛剛進階的陣器推演陣法!”

    中垣星主姬辰仙尊面露奇異之色,但語氣聽上去似乎也有些不大確定。

    “推演陣法?”

    伏震仙尊扭頭看向殿外的星空,沉聲道:“推演陣法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便將陣器所演化的星辰一一點入星斗大陣的空隙之處?這些空隙之處大部分可都是星宮陣法師這數百年推演出來的,既是星斗大陣的破綻之處,同時也是為日后星斗大陣能夠更進一步提升留出的余地,然而君山仙尊入駐白虎星宿才幾日?居然一下子便將所有的這些空隙找準了五成,嗯?居然還有七八處空隙居然是我等也不曾發現的!”

    伏震仙尊越說越是心驚,作為楊君山進入河洛星宮的引薦人,此時連他自己都對楊君山已經沒有了多少信心:“現在整個河洛星宮恐怕暗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竄連,畢竟楊君山的表現實在是太過驚駭了,哪怕他手中掌控的乃是道器上品的陣器,卻也不該如此逆天才是。在他面前,河洛星宮數百年數百位陣法師的心血鉆研就仿佛是一個笑話,除非,此人乃是包藏禍心,為圖謀河洛星宮而來。”

    “你的心亂了!”

    中垣星主淡淡的開口說道:“作為他的引薦人,你是在擔心他,還是在擔心他連累你?”

    伏震仙尊一怔,馬上道:“弟子是擔心他對星宮有所圖謀!”

    “圖謀什么?”

    姬辰仙尊繼續問道:“河洛星宮作為陣道圣地,這里的一切陣道傳承都是對陣法師開放的,只要你能夠學得會,包括河圖、洛書在內,他還需要圖謀什么?”

    伏震仙尊咬了咬牙,道:“師叔祖難道就不擔心他會毀掉整個周天星斗大陣?太陽星主那里……”

    姬辰仙尊聞言頓時大笑起來:“白虎星主搞出這般大的動靜,你可曾見到太陽、太陰兩位星主作何反應?”

    伏震仙尊微微一愣:“呃,好像兩位星主并無反應。”

    姬辰仙尊笑道:“這便是了,既然這兩位沒有絲毫動靜,那么便意味著整個周天星斗大陣的局勢還在掌控之中,既然如此,就讓我等看一看這位君山仙尊究竟能夠做到何等地步吧。”

    伏震仙尊怔了半晌,突然自失的一笑,搖頭道:“說實話,弟子也實在是好奇他能夠做到哪一步!”

    楊君山并不知道他在灑出陣棋的時候,究竟在整個河洛星宮之中掀起了怎樣的軒然大波。

    而事實上,楊君山能夠做到一下子便將灑出的陣棋融入漫天星辰當中,上品道器的陣棋能夠起到的作用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原因卻是因為他的手中掌握了一副周天星斗大陣陣圖。

    然而這一點除了楊君山自己之外,整個河洛星宮卻是再無一人所知,這才會在星空的陣法師當中造成了如此巨大的轟動。

    茫然無知的楊君山此時正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陣法的推演當中,而他的目的便是為了找到將五行陣道與七星陣道融為一體的途徑。

    更為確切的說,便是想要推演出五行雷光仙陣以及七星七巧連環仙陣的融合辦法。

    而周天星斗大陣中所蘊含的七星陣道是極為高明且晚輩的,別的且不說,單說四靈星宿每一座下轄七個小星宿,這七個小星宿便是七星陣道的一種集大成的體現,同時也可以作為楊君山用以推演陣道的依托,演化出不同種類的七星陣道體現方式。

    至于五行陣道,在周天星斗大陣當中雖然并未有集大成的體現,可楊君山卻巧妙的借助了四靈星宿本身。

    四靈星宿東方青龍星宿屬木,西方白虎星宿屬金,南方朱雀星宿屬火,北方玄武星宿屬水,論及五行卻是缺了土行一脈。

    然而卻不要忘了,楊君山自己本身從一開始便走得是土行一脈。

    雖然比起四靈星宿所擁有的龐大星辰體系而言,楊君山一人難免勢單力孤,無法撐起一座能夠與四靈星宿比肩的龐大陣法體系,而河洛星宮之中也不可能擁有如此龐大數目的星辰個體存在,但別忘了楊君山也不是在構筑實實在在的陣法。

    他只是在推演,借助周天星斗大陣進行兩脈陣道融合的可能性!

    因此,他完全可以借助陣棋的棋子幻化出一顆顆星辰,鑲嵌于星宮之中,構建起推演當中的一座全新的星宿陣法體系,并不斷的加以改動和優化。

    于是在此之后,直至河圖、洛書再次消失在周天星斗大陣的星空當中,整個河洛星宮完全已經變成了楊君山一個人的舞臺!

    在太陽、太陰兩位星主的默許之下,楊君山完全沉浸在五行陣道與七星陣道的融合當中,四靈星宿共計二十八座小星宿的星辰,在他完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完全放開了控制權任由他掌控。

    漫天的星辰都在為楊君山一個人而閃爍,整個河洛星宮的陣法師都在欣賞著他一個人的陣道表演,直至楊君山用陣道幻術構建起了一座完全與四靈星宿融為一體的五行陣道星辰體系,而在這一座五行陣道星辰體系當中,又完美的將七星陣道包含了進去,于是心滿意足的楊君山便撤去了龐大的星辰幻術。

    一座全新、龐大而又完美的陣法體系忽然消失,這讓一直以來關注楊君山推演陣法的星空陣法師們齊齊發出遺憾的嘆息之聲,所有人的臉上都留下了悵然若失的深情。

    他真的做到了,不僅是因為他完成了五行陣道與七星陣道的完美融合,更因為他是在周天星斗大陣的星辰體系當中完成的這種融合。

    于是,當楊君山從陣道的感悟當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楊君秀帶給他的第一個消息便是,太陽與太陰兩位星主已經在白虎總殿門外等候了三個月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