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河圖洛書,君山點化
    看著三長高的青銅旗桿在楊君山手中如若無物一般,上面的白金色大旗在星空之中獵獵作響,漫天的星辰光輝隨之跳躍搖動,鄭基仙尊才突然驚覺,楊君山居然能夠在輕描淡寫之間,將白虎星宿掌控到了幾近言出法隨的地步。

    便在鄭基仙尊心思正如同波濤一般翻滾的時候,卻忽然聽得身前的楊君山輕聲說道:“來了!”

    鄭基霍然抬頭,順著楊君山的目光看向星空深處,入目之處卻仍舊是一片星河璀璨,哪里有河、洛出世照耀星宮的奇景異象?

    鄭基有些疑惑的看向楊君山,卻不料楊君山仿佛早知他心中疑惑一般,隨口道:“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星空皆傳河洛星空的周天星斗大陣雖號稱包括陣法萬象,可實際達到仙陣之上大成者不過兩儀、三才、四象、七星而已,不過今日一見卻是不然,正所謂一元而復始,至少太陽、太陽兩位星主,于河、洛現世之際所展現出的一元陣道絕對是在仙階之上。”

    “一元陣道?”

    鄭基仙尊微微一愣,他本身的陣道造詣也已經達到了仙境,所差之處只在于不曾有過獨自一人主持一座完整仙陣的布置經驗而已,否則也不可能被太陰星主安排在楊君山身邊做副手。

    而且作為河洛星宮內部嫡傳培養的陣法師,鄭基仙尊自問就算自己陣道造詣不足,但對于河洛星宮的熟悉絕對在楊君山之上。

    然而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他卻從未聽說河洛星宮的周天星斗大陣中,所包含的一元陣道已經達到了仙階的地步。

    見得鄭基一臉懵懂的表情,楊君山微微笑了笑,道:“你現在還看不到,待得日后陣道造詣再有提升,或許便會察覺到一元陣道的存在。”

    鄭基聽后心中卻是頗有不服,他自問陣道造詣決然不低于那些陣道仙師,然而他再次順著楊君山的目光看向虛空的時候,雖然隱約已經察覺到了星空深處的變化,或許便是河、洛出世的先兆,可關于一元陣道的痕跡,卻仍舊還是看不出分毫。

    不過他想了想之后,道:“在下雖然無法看出星主所言的達到仙階的一元陣道的痕跡,但正如星主所言,周天星斗大陣包羅萬象,于所有的陣道傳承幾乎均有涉獵,不過周天星斗大陣的陣法體系當中,雖然僅有兩儀、三才、四象、七星,哦,還有星主所言的一元陣道,品階達到了仙階,可實際上便是如五行、**、八卦、九宮等傳承,河洛星宮也有著足夠達到仙階的底蘊儲備。”

    “只不過這些傳承無法完美的融入周天星斗大陣的陣法體系當中,這才沒能展現出來而已,非是河洛星宮沒有,而是不能!”

    “事實上若只是單獨用來布置某一脈的陣法,諸如五行、**、八卦、九宮等,河洛星宮完全有能力布置出一套完整的仙階陣法,甚至不止一種!”

    楊君山大約能夠聽得出來鄭基言語之間對于河洛星宮的維護,對此他也只是微微一笑。

    然而楊君山的表情被鄭基看在眼中卻不免有所誤會,于是大聲道:“星主可是不相信在下所言?據在下所知,星宮之中諸多陣法仙師如今正在推演將八卦仙陣融入星斗大陣當中的可行性,為此,諸位仙師先后至少實地查考了十種不同類型的八卦仙陣,以及不下于十五種不同類型的八卦仙陣陣圖。”

    “哦?”

    這個消息楊君山的確有些感興趣,接著問道:“那么結果呢?”

    鄭基原本積攢的一丁點氣勢頓時一泄,道:“還,還沒有成功……”

    不過鄭基馬上又振作了起來,道:“不過,快了,嗯,肯定是快了,在下曾不止一次的聽到星宮中的諸位星主說過,八卦仙陣融入周天星斗大陣的體系當中是可行的,說不定這一次河圖洛書現世之后,星宮便能夠解決八卦仙陣融入星斗大陣的最后兼容性問題了。”

    “原來是這樣!”

    楊君山點了點頭,贊道:“河洛星宮不愧為是陣道圣地,這里的陣法師從未有故步自封之念,或許這才是河洛星宮真正成為陣道圣地的關鍵!”

    鄭基聞言一副與有榮焉的表情。

    不料下一刻便聽得楊君山又道:“我原以為周天星斗大陣作為歷代陣法師智慧的結晶,才是河洛星宮能夠成為圣地的關鍵,現在看來,哪怕沒有周天星斗大陣的存在,只要這里的陣法師從未停止對陣法之道的探索和前進,那么這里永遠便是陣修者的天堂圣地!”

    鄭基此時的臉上哪里還有絲毫得意之情,楊君山這一番話卻是令陷入到了深深的思索當中,直至楊君山再次開口發出感嘆。

    “大道至簡啊!”

    楊君山微微嘆道,似乎在對于星空之中太陽、太陰兩位星主所展現出來的陣道痕跡而感到嘆服。

    鄭基心中明白,強大如同楊君山這般的存在,是萬萬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撒謊的,可這樣一來,難道說當真是自己陣道修為不足,連一道仙陣的存在都察覺不到嗎?

    不信邪的鄭基已經將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正在發生明顯變化的星空深處,然而對于一元仙陣的蹤跡卻仍舊是一無所獲,這讓他越發的感到心浮氣躁,甚至漸漸的開始懷疑自己在陣道上的修行。

    鄭基身上的變化瞞不過楊君山的感知,而且楊君山對此似乎也并不意外,反而有借機點撥的意思,隨口道:“知易行難,陣法之道往往不在于你知道多少,能夠做到什么程度反而更加重要,當然,若能做到知行合一,那自然是最好。”

    說罷,楊君山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經投入到了星空之中河、洛出世的變化之上,至于剛剛的點播,也只不過是他一時興之所至而已,說完之后便早已拋在了腦后。

    良久,一聲重重的呼氣之聲從身后傳來,鄭基在楊君山身后一躬到底,道:“多謝君山仙尊指教,鄭基銘感五內!”

    楊君山頭也不回,仿佛根本沒有聽到鄭基說話一般。

    而直起身來的鄭基,目光仍舊認真的看向星空深處,感知著那里的變化,只不過原本臉上的迷茫卻已盡去。

    深邃的星空之中終于能夠看到微微的空間微瀾,而星光正在波瀾之中起伏閃爍。

    隨著微瀾波動漸大,逐漸演變成一道道的空間漣漪,并卷入越來越多的星光,直至這片漣漪化作一股如水一般的波瀾,向著這邊流動而來,且隨著距離的靠近,波瀾越來越多,最終化作滔天巨浪,融入星光之后頓時如同一條廣闊的星河一般,向著河洛星宮之中滾滾而來。

    而此時在河洛星宮觀摩河洛出世的陣法師當中,有不少陣道造詣不足之人,在當前這片星河巨浪撲來的時候,便感覺如同泰山壓頂一般,仿佛自身隨時都會淹沒在其中萬劫不復,一個個嚇得臉色灰白渾身發顫。

    更為不濟者,往往星河巨浪撲來,一個個便要大叫一聲,掉頭就跑。

    最不濟者,面臨巨浪壓頂,直接兩眼泛白仰頭昏死過去。

    三者當中,后兩者自然再也無緣河洛現世后的曠世機緣,而前者雖然或許能夠堅持下去,可往往也已經心智大亂,縱有收獲恐也寥寥。

    而真正意志堅定者,對于陣法探索心懷執念者,自然不會被這小小如同前奏一般的考驗所淘汰。

    便如楊君山,此時非但沒有受到絲毫干擾,反而雙目之中精光爆射,他甚至從這片完全由空間動蕩與星光融合而成的“星河”直接聯想到了他當初在混沌之地當中的經歷。

    這片“星河”看似簡單,卻是被河洛星宮掌控之后,便可以進行空間穿梭出現在河洛星宮的任何一個地方,從而可以進行行之有效的資源調配,便是對于整個周天星斗大陣的運轉,以及陣法之間的協調,也有著莫大的好處。

    當初,在楊君山受中垣紫薇星主邀請前往星辰總殿的時候,楊君秀等人以及西山長舟便是受這條“星河”接引,直接便到了白虎星宿的總殿要地。

    要知道,那可是一艘星界長舟,而且是被楊君山前后數次改造,為提升為星河長舟做準備的頂尖星界長舟!

    可就在楊君山想要進一步探查這條幾乎連通整個河洛星宮各個角落的“星河”的時候,忽然間,“嘩啦啦啦”如同流水一般的聲響在星空之中傳來。

    當楊君山抬頭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時,卻正看到一頭高大的龍馬,以及一只龐大的龍龜,卻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星河”之上,而在這兩只龐大的陣靈法相的背上,馱著的正是陣道一脈的修行至寶,下品仙器河圖與洛書!

    而就在河圖與洛書出現的一剎那,河洛星宮構成星斗大陣的所有星辰,在這一刻紛紛將星芒聚攏在兩只陣靈法相的背部,從而將河圖與洛書的真面目展現在了每一位觀摩陣道至寶的修士眼中。

    四周星空之中的陣法師,在這一刻紛紛拋出了自身用于陣道推演的陣道法寶,無數道各色的靈光從河洛星宮的各個角落里沖出,將這一片星空映照的更為璀璨。

    ————————

    去了一趟超市,斷了一會兒網……

    這算什么理由……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