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章 強奪靈舟,慕容回歸
    楊君山從長舟底倉一路行來,卻是發現舟中幾乎所有艙室都受到了大戰不同程度的波及,有的干脆整個艙室都已經被摧毀,縱使尚存的也因為艙室內部空間的紊亂而暫時無法進入其中。

    楊君山不是不知道這些艙室當中可能盛放的便是合流宗千百年來收集的天材地寶,以及高等的修煉資源,而他也并非沒有把握進入這些受損的艙室空間當中。

    只是每進入一間艙室,楊君山都需要先行穩固內部紊亂的空間,浪費時間不說,一旦進入還有可能被人故意在身后搗毀艙室,平白冒空間秘境崩塌的風險。

    當務之急,首先便是要將這艘長舟的核心艙室搗毀,或者是將主持船陣之人擊殺,這樣整個長舟便會癱瘓,舟陣自然也就無從談起。

    這個封靈盒居然能夠在空間亂流席卷之下還能夠保存完好,顯然封印在里面的東西非同小可,不過楊君山現在可沒有時間去查看里面的東西,剛剛他的神識已經捕捉到了一位金仙的氣息,他需要盡快的找到這艘長舟的核心艙室。

    不過當楊君山循著剛剛感應到的一絲金仙氣息,一路將要來到大舟上層的時候,卻正見到一人匍匐在地,血水卻從身下蔓延了出來。

    或許是聽得楊君山走近,原本趴在地上這人艱難的將頭抬了起來,卻是一位須發都已經被鮮血染紅了的老者。

    而在這老者周圍,尚有幾具殘肢零落,大略看上去也勉強能夠組成兩具尸體。

    楊君山停了腳步,皺了皺眉頭,心生警惕之際,卻見得那老者面帶希冀之色望向他,道:“楊仙尊,請救老夫一救!”

    楊君山心中警惕不變,詫異道:“你認得我?”

    那老者勉強笑了笑,或許一下子牽動了傷口,神態越發的虛弱,斷斷續續道:“老夫,老夫上官若仙,乃,乃是合流宗大護法,如今卻被小人所害,命不久矣,還,還請楊仙尊救我一救,老夫必有所報!”

    “上官若仙?”

    楊君山微微一怔,他對于合流宗內部情況自然也有所了解,沉聲道:“外面的星舟船隊是你帶來的?”

    上官若仙愈發的虛弱,甚至連維持頭顱抬起的力量都散掉了,半張臉貼著地面,道:“是!”

    楊君山又道:“這里的動靜也是你造成的?”

    “是!”上官若仙苦笑道。

    見得楊君山目光看向他的腹部,上官若仙慘笑一聲,道:“慕容擎天留下的后手,三具仙僵傀儡,被老夫拼掉了兩具。”

    見楊君山仍舊不為所動,上官若仙劇烈的喘息了幾口,再次放低了姿態,道:“老朽知仙尊未必信我,只是傷勢已不容老朽詳述,仙尊可否先救我一救,稍后必實言相告,且老朽能助仙尊奪得星舟。”

    楊君山心中大動,這個時候他也已經對上官若仙查探完畢,知曉他身上傷勢為真,腹部被撕開了一個近尺的大口子,內腑五臟皆被重創,若非此人修為已然五氣大成,五氣本源循環流轉,維持著最后一股生機,怕是早就活不成了。

    “記住你說的話!”

    楊君山上前先是一指點在了他的眉心,那上官若仙先是雙目圓睜,可隨即卻是長長一嘆,目光黯然,一副認命的神色。

    楊君山自然不會無故做好人,更不會輕易相信他人所言,這一指點中,卻是直接在上官若仙的眉心之中留下了后手,令上官若仙生死完全落入他的掌控。

    隨后楊君山這才將上官若仙的身軀翻轉了過來,看著腹部那一道巨大的裂口,不由皺了皺眉頭,手指在他的周身上下連續點出,先是止住了流血。

    然而上官若仙此時臉上苦笑卻是更甚,這位楊仙尊果然謹慎至極,先前在他的純陽元神之中種下手段還不算完,如今更是借助止血,在他的肉身之中也留下了潛藏禁制。

    不過現在上官若仙垂死求活,但凡楊君山能夠救他,無論什么手段他也只能生受了。

    而后卻見楊君山雙掌一搓,掌心之中便有一團五彩光華凝聚,然后緩緩的向著上官若仙胸口之處按下。

    “本源融合,五氣朝元!”

    上官若仙望著楊君山掌心之中的五彩本源,原本呆滯的目光燃起了一絲光亮,他本身便是五氣大成的金仙,自然曉得楊君山的這個手段意味著什么。

    在楊君山手掌按在上官若仙胸口的剎那,上官若仙原本如同破布一般的身軀劇震,一道磅礴的生機本源從他的胸口注入,隨即融入到他的五氣本源之中,原本體內即將枯竭的生機頓時大漲,連帶著上官若仙體內的仙元也跟著運轉起來。

    上官若仙此時看上去仍舊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但他卻明白自己這條命算是撿回來了。

    楊君山站起身來,看了看他腹部正在自行收縮的血肉,道:“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上官若仙虛弱道:“楊仙尊自去,老朽便在這里自行恢復便可,而且仙尊在老朽身上留有禁制,隨時可以找到老朽所在。”

    上官若仙到底是五氣大成的金仙,肉身仙軀雖不曾達到“斷肢重生”的不滅境第二重,但也有著極為強大的恢復能力。

    對于上官若仙識破自己趁機在他身上留下禁制之事,楊君山卻也毫無愧疚,只是點了點頭便要向外走去。

    “楊仙尊,”身后又傳來上官若仙的聲音:“慕容擎天沒死!”

    楊君山身形微微一頓,接著便再次向外走了去。

    當楊君山來到長舟上層甲板之上的時候,卻是迎頭碰上了一位熟人。

    “居然是你!”楊君山目光一挑,看著眼前這個元神仙尊面露殺意:“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古若玄心中大駭,扭頭便跑。

    當初古若玄與與袁若虛二人圖謀紫霄派,雖然是以替身傀儡降臨周天世界,可之后卻曾與楊君山劇戰,連袁若虛的純陽元神都在楊君山手中寂滅,又怎么可能會對古若玄的元神氣息不感到熟悉?

    然而當初古若玄是欲殺楊君山而不得,現如今楊君山后來居上,古若玄在他面前卻是連出手的勇氣也無。

    楊君山豈能任由此人逃脫,伸手在身前一劃,一道紫氣在虛空之中出現,便向著古若玄的身周綁縛而去。

    古若玄登時魂飛天外,一面將自身全部的手段爆發出來,同時大聲呼救:“救我,救我!”

    這個時候,原本停泊在星空周圍坐觀的其他星舟已經紛紛向著長舟周圍匯聚而來。

    “嗡——”的一聲,腳下一陣輕顫傳來,長舟舟體忽然有一道光環在古若玄身周凝聚,而后這光華忽而向外擴散,卻是一舉將楊君山的混元紫氣崩斷。

    然而楊君山對此卻也毫不意外,在他光環隨著混元紫氣的崩斷而消散的剎那,只見他忽然伸手在頭頂上空如同畫圈一般攪了攪,沉聲道:“誅!”

    原本遍布于長舟周圍數里,甚至十數里之外大大小小的星辰隕石,霎那間仿佛受到了莫名的吸引,盡數翻翻滾滾的向著長舟這邊撞來,同時受到波及的還有正在匯聚的其他星舟。

    其他幾艘星舟在紛紛規避的同時,也不斷的凝聚星舟上的陣幕守護或者擊碎襲來的隕石,但卻再也無暇向著長舟這邊匯聚。

    古若玄趁機逃脫之際,卻忽而感覺頭頂上空有異,抬頭看去時,卻見一方巨璽已經迎面落下。

    直到隕落身死,古若玄都不知道楊君山是什么祭出的本命法寶。

    楊君山轉身便將長舟甲板上層樓閣的一角劈散,星舟的核心秘倉自然是在幾位隱秘的所在,有的甚至自稱一體,形成一座隱秘的空間秘境。

    若是換做平時,楊君山自可找尋,然而現在他卻沒有哪個閑情逸致,只能以破壞長舟的方式來逼迫于若童等合流宗仙人出現了。

    然而當楊君山幾乎要將長舟上層樓閣盡數削平之時,卻赫然發現周圍星空之中原本被他牽引而來的隕石,居然正在悄無聲息的向著兩側分離。

    楊君山悚然而驚,神識剛剛發散開來,便覺一股凌厲的氣勢已經呈泰山壓頂之勢而來。

    楊君山伸手一探,破天锏已然落入他的掌中。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星舟上空的星空也一層層扭曲剝離,一道幾可開天辟地一般的光華從中飛出,徑直向著楊君山的頭頂斬落。

    楊君山怡然不懼,手中破天锏揮出,以破天之勢迎面與那光華相擊。

    楊君山霍然色變,便覺一股巨力壓下,整個人直接從半空砸落,掉在星舟之上不知道砸穿了幾層甲板艙室。

    “楊君山,你敢害我宗門!”

    慕容擎天的聲音從星空深處滾滾而至,半空之中擊飛楊君山的光華一斂,露出了一把短柄圓刃斧。

    這居然是一把下品仙器!

    轟隆,長舟之中再次傳來巨震,緊跟著便是一連竄“噼里啪啦”的碎裂之神連綿響起。

    兩道遁光忽然從長舟之中飛出,于若童帶著另外一位純陽執事夏若霜,在星空之中高呼:“宗主快來,那楊君山要毀掉本派長舟!”

    話音剛落,又是轟隆一陣巨震,隱約間便見得楊君山撞破了船體側壁飛出,隱約間手中似乎還抓著一道人形。

    而恰在此時,合流宗一艘靈舟從楊君山遁逃的路線上劃過,靈舟上的陣幕并未有絲毫阻擋,任由二人進入其中,隨即舟上靈帆鼓動,速度越來越快,直至在半空之中拉開一道長達十余里長的靈光帶,最終沒入了一片星辰石海之中消失不見。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