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一根發絲,軀體不死
    楊君山在九天世界的一座本源之海當中吸收了實在是太多的天地本源,甚至于那一座本源之海都生生縮小了一半。

    哪怕時候他在峽谷之中停留數月,又在九連星宮為星隅仙尊護法年余,那些被他強行堆積在體內的天地本源也不曾被煉化多少。

    然而在與慕容擎天那一場幾乎驚動了小半個星空大世界的大戰之后,楊君山卻是豁然發現,淤積在體內的天地本源居然在不知不覺當中被煉化了不少。

    修為、法寶、神通,雖然在底蘊根基上增強了不少,可實際上卻并未發生太多的質變,反倒是肉身鍛體術上的變化,令楊君山一時間有些難以確定。

    雖然楊君山有些不大肯定自己的鍛體修為是否當真已經進階不滅境第三重,但有一點毫無疑問,那便是他的肉身的確是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而這種極具跨越性的增長,楊君山心中大約已經想到了緣故。

    雖然他墜落于懸空海,在醒來之后除卻斷折的鼻梁骨之外,全身上下似乎并沒有什么傷勢。

    然而在這座荒島上數月的修養過程當中,楊君山早已發現,他全身上下的骨骼應當是都曾經碎裂過,只不過在他昏迷的過程當中,他肉身之中孕育的強大生機已經足以令他斷裂的骨骼自行愈合。

    至于全身骨骼碎裂的緣故,這卻也并不難找,應當便是當初那一面在星空之中陡然出現,簡直堪比城墻一般的巨盾法寶。

    然而或許正所謂“破而后立”的緣故,在他全身骨骼碎裂后愈合的過程當中,體內淤積的生機與本源盡數參與在其中,最終反倒是令他因禍得福,鍛體修為大進。

    楊君山來到這座荒島已經修養了大半年的時間,在這期間,楊君山的修為實力早已恢復到了全盛時期,甚至猶有過之。

    而在這一段時間當中,那只擁有稀薄的霸下血脈的龜妖赑壽,則一直伺奉在左右,倒是讓他少去了不少親力親為的瑣事。

    不過算算時間也差不多是要離開這里的時候了,不過在離開之前,楊君山倒是尚有一件其他的事情需要證實。

    早上的時候,龜妖赑壽在向楊君山問安之后,便返回到了海水當中。

    作為這一片方圓五百里海域的掌控者,赑壽還算得上是勤勉,每隔幾日總要在隸屬于自己的這片海域當中巡守一番。

    算一算時間,現在龜妖赑壽應當已經在他勢力范圍的邊緣地帶,看它離開的方向,此時應當至少也有兩百里才對,應該也差不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海面上忽而有一陣微風徐徐拂面而來,讓人感覺到十分愜意。

    可楊君山偏偏卻是在這個時候笑了起來。

    從孤島之上掠過的微風當中,楊君山的目光卻是看到了一根發絲!

    一根細小的頭發絲!

    這個時候卻是在徐徐的海風之中飄蕩,看似如同無根飄萍一般,可偏偏在風中起起伏伏,最終卻不曉得是因為巧合還是其他,居然就落在了楊君山早已張開的手掌當中。

    這一根發絲是早上龜妖赑壽前來問安的時候,楊君山隨手從頭上揪下便在它不曾有絲毫察覺的情況下,站在了赑壽的龜甲之上。

    按理說,隨著赑壽在海水之中巡視,這根發絲早應當落入海水之中才是。

    可偏偏這根發絲就是隨著海風又重新飄了回來。

    然而此時已經落在了楊君山掌心當中的頭發絲,卻仿佛仍舊不曾停止看似巧合的旅程。

    再又是一股海風掠過之時,這根發絲在掌心之中再次被吹動,先是吹起之后落在了他的手臂之上,然后又順風在半空當中起伏了兩下,粘在了他的肩膀之上,然后又被風吹起卻被耳垂擋住,好不容易繞過了耳垂,這根發絲最終落入了楊君山的頭發之中再難分辨。

    然而楊君山卻是很清楚,他此時對于肉身的掌控已經清晰到了每一個毛孔的變化,那一根發絲根部自行深入到了頭皮的一個空置的毛|囊當中,而這個毛|囊正是早上他從頭上拔下這根發絲之處。

    也就是說,這根發絲從早上到接近中午,在海面上經歷了一個奇妙的旅程之后,最終自行返回到了楊君山的頭頂之上。

    當然,這根發絲從一開始便一直都在楊君山的掌控監視當中,然而從始至終,楊君山便不曾有過絲毫插手和干擾,完全便是這一根發絲自行的遭遇和回歸過程。

    星空大世界有傳聞,肉身鍛體修為達到不滅境第三重軀體不死境界的大神通者,哪怕將他的肉身大卸八塊,他的軀體都會自行愈合并復活。

    更有甚者,有的軀體不死境界的大神通者,哪怕被人分尸之后,將軀體鎮壓在不同地域數百數千年,可一旦禁制解除或者崩壞,這些相隔不知多少星宮甚至幾個星界遠的軀體便會自行開始匯聚復活。

    楊君山雖然有心進行嘗試,以證明他的肉身修為已經臻至軀體不死的第三重境界,但卻也不必為此自殘,索性便拔了一根頭發實驗一番。

    而當這根發絲自行回歸到他頭頂之后,楊君山面上一絲笑容終于再也遮掩不住,直到放聲大笑,直到孤島之上華光一閃,那笑聲也隨之戛然而止。

    在楊君山原本閉關修煉的地方,那里早已經空無一人,原地只留下了兩只封靈瓶,每一只里面都盛放著一絲可以用來純化體內血脈的血藻丹。

    星空之中,楊君山回首遠望,懸空海還真就是一片懸浮在星空之中的海洋。

    只不過這一片海域實在太大,遠遠看上去,其覆蓋的面積幾乎不下于一座星域之地。

    楊君山不欲驚動這一片星宮之中的龍族強者,在大致記住了這一代的位置所在之后,隨即便向著星空深處走去。

    在徹底離開了傲天星界,并回到當初他與慕容擎天最后大戰的那片星空附近之后,楊君山這才深切的感受到了當日那位似乎合道境存在一擊的恐怖之處。

    因為從當初墜落的傲天星界北海星宮懸空海,到現在楊君山此時所在的這片星空,他前后已經花費了近月的時間不間斷的趕路,沿途已經路過了一座星界三座星宮。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楊君山也才明白,當日那位存在出手的目的恐怕也僅僅只是制止他與慕容擎天二人的廝殺,心中并無殺意,否則他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只是不知道當初慕容擎天被那盾墻一擊砸飛到了哪里,不過想來以此人遠超自己的修為,這個時候說不定都已經回到了合流宗。

    不過楊君山現在最需要的便是要找到一個地方,然后搞清楚這一段時間星空之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特別是當日他與慕容擎天大戰之時,最后究竟是哪一位存在出手,又為什么會出手?

    想了想,楊君山暫時沒有返回他經營日久的小七星星域,而是駕馭著獨木舟在星空之中劃過一個大大的孤拐,向著元天星界的九連星宮去了。

    事實上,楊君山明白,這樣的事情他最好應當前往儒園一趟,憑借著他兩次修為晉升都得益于顏宗圣提點的緣分,顏宗圣十有**會將當日發生的經過詳細告知于他。

    而且身為楊君山目前能夠接觸到的修為以及背景最高者,顏心遠也肯定能夠知道的更多。

    不過楊君山對于顏宗圣卻始終存有顧慮,他實在不想欠顏宗圣太多人情,更何況除了那兩次機緣巧合一般的修為晉升,楊君山實際上與顏宗圣本人并無幾次交流的機會,自然也就更談不上其他的了。

    而如果不去儒園的話,楊君山想要在星空大世界之中打探消息,最應當的也該是去找鬼族之人,他們才是整個星空大世界中消息最為靈通的存在,更何況他還有這與鐘馗的淵源。

    不過相比起鐘馗,楊君山反倒是天然的與鬼族大部分存在都持對立的立場,無論是楊君秀白虎的身份,還是她手下的倀鬼,都注定了不可能與鬼族和解。

    星隅仙尊在見到楊君山的時候,整個人幾乎都處于呆滯狀態,以至于連言語都變得語無倫次起來。

    “你,你不是已經死,你怎么又,這怎么,實在太令人難以置信了,究竟發生了什么?”

    已經完全穩固了金仙修為的星隅仙尊,一開始甚至連話都說不完整,哪怕最后整個人的情緒好不容易穩定下來了,卻反而詢問起楊君山來。

    楊君山搖了搖頭,道:“我還想問你當初發生了什么,當時究竟是什么人出的手,可有慕容擎天的消息?”

    星隅仙尊定了定神,道:“當時你與慕容擎天同時被一面巨盾演化的盾墻擊飛,而且在擊飛的一剎那便各自失去了蹤影,當時我等大都認為你們二人已經尸骨無存,這也是老夫一開始見到道友的時候難以置信的緣故。”

    “是何人的法寶,又是何等存在?”楊君山繼續追問。

    星隅仙尊搖頭道:“當日在那巨盾出現的時候,有人認出了那片巨盾,認為是巫族合道境存在刑天大巫仙。”

    “合道境,果然是合道境嗎?”盡管楊君山早有猜測,但當他真正從星隅仙尊口中證實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難免陷入震撼當中。

    “那,慕容擎天呢?”楊君山問道。

    星隅仙尊搖頭道:“目前尚未聽到消息,不過這大半年失蹤,再加上大部分仙人都相信你與慕容擎天萬無生還之理,如今的合流宗內部早已經亂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