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傲天星界,大海懸空
    墜落,一直在墜落,仿佛永遠沒有盡頭一般……

    忽然之間,“嘩啦啦啦——”,意識猛然間回歸,楊君山的雙目猛然睜開,卻被一片湛藍到了極致的天空覆蓋了視線。

    楊君山猛地站起身來,體內仙元有如洪流一般運轉,幾乎隨時都會從體內滲出,意動而法出,化作各種神通向著潛在的對手涌去。

    慕容擎天沒有在附近……

    “嘩啦啦啦——”

    這里居然是一片海洋?而自己此時似乎正在一座孤島之上!

    不對,這不是一座孤島,而是一只巨大的海龜,自己此時正在一只巨大的海龜背上!

    這里是哪里?

    察覺到周圍暫時沒有潛在的危險之后,疲憊與劇痛幾乎同時涌來,楊君山就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經酥爛了一般。

    腦海中的記憶開始一點點回溯,與慕容擎天的大戰,一路破壞,死傷無數,星空大神通者的旁觀與袖手,直至一面“銅墻”遮天蔽日砸來……

    不對,那不是銅墻,而是一面盾牌,一面巨大的盾牌!

    楊君山忽然感覺全身上下的劇痛仿佛加劇了三分,連鼻子都開始發酸。

    勉強抬起手臂向著臉上摸去,這才知道自己的鼻梁已經塌了,鼻孔之中還殘留著干涸的血跡。

    勉強將折斷的鼻梁骨扶正,強大的肉身開始自行恢復,體內的真元緩緩的運行,潛藏在軀體上的磅礴生機一點點被激發,劇痛在消退,一切都在快速的恢復當中,而楊君山卻一點點的將元神意識完全沉浸在了修煉當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君山便感覺身下的地面猛然間劇震,將他從修煉的狀態當中喚醒過來。

    “上仙大人,您醒過來了?實在是小龜的過錯,打擾了大人仙修!”

    一道沉悶的聲音傳來,孤島前方的海水泛起,一顆長著一雙短角的龜首從海水當中抬起,緩緩向著身后轉動做了一個俯首的姿勢向楊君山示意。

    楊君山抬頭看了一眼,前方便是一座真正的海島,這巨龜顯然是特意向這里而來,在從海中游到海床淺水區域的時候,因為身軀太過龐大,還是不可避免的因為碰觸而使得身軀一震,從而影響到了楊君山的修煉。

    感受著肉身的恢復以及體內仙元的活潑流轉,楊君山淡然道:“這里是哪里?是你這龜妖救了楊某么?”

    那龜妖已經匍匐在了海島的沙灘之上,楊君山從其背上下來,目光在海島之上大量。

    只聽那龜妖在背后道:“小妖還海中看到上仙從天外墜落,知道上仙定然身份不凡,便擅自托了上仙到這里,只希望能夠與上仙結個善緣。”

    楊君山聞言微微一笑,道:“有心了!”

    龜妖聞言頓時大喜,連忙將龜首伏在沙灘之上,連稱:“不敢,不敢,小龜能夠為上仙效力一二,乃是小龜的福氣。”

    楊君山這時忽然想到了什么,眉頭一皺,道:“對了,當時你找到楊某之時,周圍可曾還有其他存在?我是說當時可還有其他人跟我一般從天外墜落海中?”

    龜妖想了想,道:“這倒沒有,當時周圍只有小龜在場。”

    頓了一頓后,龜妖又道:“不瞞上仙,小龜在附近這一片海域也算有點威望,若是周圍有其他陌生存在降臨的話,小龜應該很快能夠得到消息。”

    “唔?”

    楊君山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前這只龜妖一眼,這才注意到這只龜妖非但有著道境修為,而且其血脈之中似乎還有些一絲熟悉的氣息。

    楊君山的目光在龜首頭上的兩只短角上掃了一眼,這才問道:“龍龜?”

    “小妖何敢稱一個‘龍’字,”龜妖很是謙卑道:“小龜只有一絲淺薄的霸下血脈,高攀的話,也頂多算是龍族遠親的遠親。”

    “霸下血脈?”

    楊君山有些意外的看了龜妖一眼,道:“可也很不錯了!”

    因為周天世界龍島與瀾萱公主,使得楊君山對于龍族的事情知曉的還算詳細。

    龍族其實是一個龐大的體系,在這個龐大的體系當中,按照龍族血脈的遠近大約要被分為三個等級。

    除卻真龍的直系血裔之外,如同霸下、饕餮、螭龍、應龍、蛟龍之類,通常體內含有二分之一真龍血脈的后裔,大約可以歸之為第二等級。

    至于第三等級,與真龍之間的關系就進一步拉開了,體內真龍血脈稀薄,雖在外人看來也勉強算作龍族一員,可實際上也只能算作是旁系了。

    眼前這只龜妖雖然身具霸下血脈,但卻已經是遠支,血脈已經大為稀薄,只能歸之于第三等級的龍族旁系。

    這一類血脈在龍族直系血脈的眼中,甚至只將其看做是龍族附庸,而絕非是龍族一員。

    楊君山笑了笑,道:“這么說楊某此番應當是到了龍族的地盤才對,還不知道這里究竟是哪里?”

    龜妖連忙答道:“這里是傲天星界的懸空海,這一片海域周圍五百里雖然是小妖的封域,可在小妖上面尚有一位長生蛟王,執掌懸空海萬里海域。”

    “呵呵,果然是傲天星界,這里可算是龍族的老巢了!”

    楊君山笑了笑,道:“看樣子楊某還要在貴地停留些時日,對了,楊某來到這里的消息,不會已經被那位蛟王知道了吧?”

    那龜妖龐大的身軀頓時一顫,看上去有些猙獰的龜首幾乎都要鉆入沙子當中,聲音顫抖著道:“沒,沒有,上仙能夠在這里駐留乃是小龜的福分,上仙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小龜去做便是。”

    楊君山大約也能明白眼前這只龜妖的心思,笑道:“有這個心思便好,你且先行退下,若有事自會吩咐你去做,楊某自也不會讓你白白出力。”

    那龜妖聞言大喜,道:“小龜必赴湯蹈海。”

    楊君山笑了笑,伸手在衣袖當中掏了掏,手中卻是多了一只封靈瓶,道:“這顆丹藥雖然品質不高,但對于你體內血脈純化卻是頗具妙用,服下之后好生煉化便是。”

    那龜妖連忙接過了,將封靈瓶打開之后,想也不想便將里面的靈丹吞入了腹中。

    它自不會去懷疑楊君山在這丹藥上做手腳,楊君山真要殺它,比碾死一只螞蟻也費不了多大勁兒。

    至于說要用什么手段將它控制在手中,那龜妖反而巴不得,作為妖仆追隨一位金仙,這可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相反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有多少妖修在暗地里羨慕。

    楊君山面容之中浮現出一絲贊賞之色,笑問道:“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龜妖答道:“小龜赑壽!”

    “赑壽,”楊君山念了一句,然后笑道:“你去吧,腹中靈丹記得抓緊煉化了。”

    那龜妖聞言再次俯首,龐大的身軀開始從沙灘上緩緩后退,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海面之下。

    楊君山笑了笑,隨即便沉吟了起來,此番見到這只擁有霸下血脈的龜妖卻是讓他想起來,那能夠用來純化血脈的血藻丹,或許也與本源髓幣一般,可以看做是周天世界的特產之物。

    如此說來,血藻丹的價值可不僅僅只是一枚寶丹而已,這一點他早就該想到的。

    在這座孤島之上,楊君山隨意找了一個地方,在周圍布下一座簡易陣法之后,元神神識便已經沉浸在了體內,開始查看周身上下是否受損嚴重。

    回想起當日在星空之中那如同城墻一般出現并將他與慕容擎天一同撞飛的巨盾,楊君山至今想起來仍舊心悸不已。

    在那巨盾出現的剎那,楊君山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一身修為萬般本事仿佛在那一刻都已經化作了流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那遮天蔽日一把你的巨盾撞飛。

    不過現在看來,那巨盾顯然是手下留情了,又或者是根本就沒想著殺人,想來也只是想要制止他與慕容擎天的那一場大戰而已。

    否則的話,那巨盾真要殺人,他也只能自認倒霉。

    不過那巨盾究竟是何物,又是何等存在所有?

    能夠僅僅只是一擊,便令楊君山與慕容擎天無從抵擋的存在,好像就算是三花聚頂的大羅境巔峰,也未必有這等實力吧?

    想到這里楊君山不由悚然而驚,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出手之人的修為似乎就要呼之欲出了……

    唔,記得在自己被撞飛昏迷之時,仿佛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喊什么……“刑天”?

    好不容易拋卻心中雜念,楊君山終于將全部的心神都沉浸在了修煉當中。

    不過他很快便發現,在一場幾乎游走在生死邊緣的大戰過后,這個時候他的修為和實力非但沒有受到影響,似乎還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無論是他的修為,還是法寶、神通,在經過與慕容擎天這一番大戰過后,或許在質上沒有事先境界的提升與飛躍,但卻都已經化作底蘊積蓄,等待著將來某一時刻質變薄發。

    但所有的這一切,似乎都比不上他在鍛體術上的提升,甚至于連楊君山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難道說他的肉身境界已經率先取得了突破,達到了不滅境第三重?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