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星界追殺,無可奈何
    一片寂靜的隕石海邊緣,忽然之間,近百顆大小不等的隕石星辰同時受到牽引,一道道參差不齊的光華在隕石表面浮現之后,向著周圍蔓延。

    直到這些光華彼此勾連,以這近百顆大小隕石作為基點,在星空之中形成了一片覆蓋方圓數十里的立體大網。

    而就在這片網絡成型的剎那,忽然之間,這片網絡遭到了無形攻擊,又好像是有什么東西一頭撞進了這片立體的網絡之中。

    無數作為這片陣法網絡基點所在的隕石被牽動,在一道道連系隕石之間的光華崩斷的同時,也有一顆顆隕石在半空之中相撞、粉碎。

    原本一片錯落有致的立體陣法網絡頓時被攪得一團糟,然后那一道撞入其中的無形之物此時也被迫顯現實體,卻是一道白色的光柱,此時上上下下卻被無數連系隕石的光華束縛著,同時還有數十顆大小隕石在彼此碰撞著砸落在光柱之中。

    “哼!”

    一聲憤怒的咆哮聲從光柱之中傳出,那光柱先是膨脹,將綁縛在上面的光華之網崩斷,而后光柱徹底炸開,將周圍匯聚而來的大片隕石炸得粉碎,余波擴散之后,整片隕石海中的隕石星辰都被推動,呈噴射狀向著周圍星空之中擴散了不知幾千里。

    “好,好,好!”

    合流宗主慕容擎天出現在這片變得稀疏已經不能稱之為隕石海的中央,在他身周方圓上下數百里范圍內已經沒有一顆隕石存在,而此時的他卻正怒極而笑:“沒想到居然還是一位造詣極深的陣法師,在被老夫追殺之下,倉促之間還能布下如此陣法讓老夫著了道,難道你以為只是這樣就能擺脫老夫的追殺嗎?”

    說到后來,慕容擎天已經是聲色俱厲,滾滾威勢爆發擴散,星空都為之震蕩不休,就連距離他數百里之外幸存的隕石碎片都再度被虛空震蕩的余波粉碎。

    盡管這只是楊君山在逃遁的過程當中布下的一個小小陷阱,甚至在慕容擎天步入其中都無法困住其多長時間。

    然而就是這短短片刻的遲滯時間,或許楊君山這位巔峰金仙便已經在星空之中再次逃出了數百里之外,甚至若是他再次冒險施展虛空穿梭這等空間神通的話,說不準一口氣還能逃出上千里甚至更遠的距離。

    更為關鍵的是,一旦楊君山從慕容擎天的視線以及感知之中逃脫,再想要追尋到他的蹤跡,慕容擎天便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而這也會讓楊君山逃得更遠。

    自從上一次在昆侖星宮被捕捉到行跡之后,慕容擎天在星空之中追殺楊君山已達數月之久。

    一開始的時候,慕容擎天并未將楊君山放在眼中。

    一個小小的金仙,縱使肉身成圣令人驚艷,可巨大的修為差距決定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慕容擎天從一開始便抱著貓戲耗子的心態,為此甚至故意放縱楊君山逃脫,還打著想要收復楊君山為己用的心思。

    然而很快慕容擎天便發覺自己似乎犯了一個愚蠢的錯誤,自己似乎大大小覷了這個肉身成圣前后不過數十年的“年輕”金仙。

    從瓊天星界,到飛天星界,再到倚天星界之外,楊君山連戰連逃,于星空之中不知轉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里,慕容擎天堂堂大羅仙尊,居然始終不曾奈何得了他。

    反倒是因為兩人之間的大戰,將沿途三座星界,近十座星宮,數十個星域鬧得雞飛狗跳,無數星辰破碎,隕石湮滅,更有大大小小的勢力、宗派滅門,受到兩位仙尊大戰余波而死傷的星空各族修士更是無數。

    在一次次的追捕與逃脫的過程當中,楊君山用一次又一次的“驚喜”刷新了慕容擎天對他的認知,并不斷考驗著慕容擎天的耐心。

    從肉身成圣的五氣本源筑基,再到五氣大成,最后到象征著金仙巔峰的五氣朝元。

    從達成肉身成圣最低門檻的鍛體不滅境第一重的肉身不朽;再到在金仙之中都極為罕見,乃至于在大羅仙境也不過如此的斷肢重生;最后到令慕容擎天懷疑楊君山簡直已經觸摸到了不滅境第三重軀體不死境界的邊緣,這等連他這位大羅仙尊都嫉妒得幾乎發狂的境界。

    從中品道器銀空手套;到上品道器本命法寶山君璽;最后到連慕容擎天這位大羅仙尊,堂堂合流宗主的手中都還沒有的下品仙器破天锏。

    從一出手雖然僅僅只是道術神通,但卻頗為驚艷的能夠暫時將修士的肉身潛力發揮到極致,乃至于幾乎提升將鍛體修為提升一個境界的法天象地神通;再到起手仙術便達到寂滅境威力的先天混元氣;最后到楊君山一經施展,便是慕容擎天數百年追求而不可得,幾乎令他嫉妒到發狂的造化境神通撼天仙訣!

    從只能夠在生死中磨練的,對于危險判斷的敏銳嗅覺,到數次冒險施展虛空穿梭卻毫發無損的好運氣,最后到驟然施展出來的讓人破感覺高深莫測的陣法造詣

    這個原本認為可以被他隨手收拾的小小金仙,一次次用令人意外、驚訝、震驚,直至駭然的方式,挑戰著慕容擎天這位在星空之中都擁有著赫赫威名的資深大羅仙尊。

    星空大世界之中,在合道境存在,以及傳說中的混沌境仙路至尊不出面的情況下,大羅境仙尊便堪稱是星空大世界中的頂尖戰力。

    因此說,此番大羅仙尊慕容擎天追殺巔峰金仙楊君山之戰,堪稱是星空大世界之中數百近千年來前所未有之盛事。

    特別是在楊君山一再從慕容擎天的追殺下逃脫,并在斷斷續續的大戰當中偶爾展現出雖不及慕容擎天,卻足以令他自保的數種底牌之后,這一場大戰已經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來自于星空大世界各大勢力、各個種族強者的注意。

    來自于各個星界的金仙開始追蹤并圍觀兩位仙尊的較量,偶爾從星空深處透露出來的大羅氣息也表明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位大羅仙尊也被吸引了過來。

    至于那些個元神境的純陽仙尊,甚至都不敢太過靠近兩人大戰的范圍,因為無論是慕容擎天還是楊君山,都擁有著瞬間秒殺一位元神仙尊的實力。

    沒錯,就是一擊秒殺!

    兩人在這一場已經持續了數月的較量當中,沿途擊殺以及失手誤殺的元神仙數量已經超過了五個。

    其中死在楊君山手中的有一個,慕容擎天殺掉了兩個,還有兩個是在兩人大戰之時,因為太過靠近戰團,又或者是因為兩人大戰之時不斷游走,因為躲閃不及而被神通對撞的余威所碾殺。

    慕容擎天已經變得越發的急躁,周圍星空之中的變化他如何能夠看不出來?

    這一場大戰拖得越久對他便越是不利,那一道道從星空之中透過來的目光以及神識,仿佛帶著無窮的譏諷和嘲笑著落在他的身上。

    慕容擎天自己很清楚,這一場針對楊君山的追殺事實上已經完全失敗。

    一位凝聚了頂上雙花的老牌大羅仙尊,居然在數月的追殺過程當中對一位金仙束手無策,哪怕現在楊君山立馬身死,慕容擎天也必將會永遠釘在星空大世界的恥辱柱上。

    甚至于他一手創建的,在星空大世界中也算得上是中上勢力的合流宗,恐怕在此戰之后也會大受打擊。

    而與他正相反,這一戰過后,楊君山必然會成為星空大世界中一位不容所有人忽視的強大存在,而慕容擎天便是他的墊腳石。

    然而慕容擎天卻仍舊在堅持,源自于他身為大羅仙尊的偏執仍舊在強迫他將這一場大戰持續下去。

    當所有的手段似乎都已經失效的情況下,慕容擎天似乎便剩下了唯一的一個辦法——耗!

    憑借著他高出楊君山一籌的大羅仙境修為,以及數千年的底蘊積累,跟楊君山消耗下去,看誰能夠堅持到最后。

    這已經可以說是完全不要臉了!

    所有前來觀摩這一場曠世大戰的星空強者都默契的不插手兩人的較量,甚至于當合流宗的仙人試圖聯手攔阻并協助自家宗主圍殺楊君山的時候,也早早有有心人出手阻止,否則的話,這一場大戰又何至于持續到現在?

    直到這一場大戰似乎再無新意,已經完全讓圍觀的眾仙失去耐心,且只剩下了單純的消耗與對星空各界的一路破壞之后,兩人的行為終于惹怒了一位傳說中的存在。

    “鬧夠了?還有沒有完?滾……”

    每一句話傳來,無垠星空之中漫天的星辰忽明忽暗,仿佛都在應和這位偉大存在的聲音。

    星空之中的楊君山與慕容擎天在這一刻如遭雷擊,手中的神通在瓦解,周身彌漫的光華在消融,兩人的身形僵立,就仿佛被人施展了定身術一般,而造成這一切的卻僅僅只是一道不耐煩的怒喝。

    前一刻還沸反盈天的星空,在霎那間便完全陷入了靜謐。

    一面廣闊無比的巨大銅墻忽然在星空之中浮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星空之中撞來,楊君山與慕容擎天甚至只來得及看清楚那“銅墻”上古樸簡拙的雕飾,然后便與“銅墻”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一股沛然莫可抵擋的巨力砸來,星空都為之破碎,楊君山便感覺到一股劇痛傳來,整個人仿佛被拋飛,而他的意識也馬上便要陷入混沌。

    而在這之前的一剎那,他仿佛聽到了星空深處傳來的模糊的聲音。

    “刑天干——”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