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玄幻小說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四 議定
一陣沉默之后,李家長老首先道:“老夫以為,誰來指揮倒在其次,不妨稍后再議。倒是為何要如此匆忙出擊,還請七少解惑。”

帝室老者亦是點頭。此時強攻聽潮城,風險之大自不必說,就算勝了也多半是慘勝,到時永夜后援趕到,說不定會坐收漁利。

宋子寧點頭道:“這是應當的。”

他起身掛起一幅大地圖,地圖上是整個永夜世界二十七塊大陸在內的全景圖,中立之地在地圖的角落邊緣。宋子寧道:“此次爭奪大漩渦通道,意義重大,但也未重要到無以復加的程度。是以我們成為實質的先遺部隊,來打頭陣。等確定了大漩渦通道的真實情況后,四閥將合力組建主力部隊,作為后援。整個過程中,帝室都將全程參與。”

眾人皆是點頭,這是此役帝國的整體安排,宋子寧雖然遠在中立之地,但他身份特殊,又是關鍵人物,自然能夠知曉。

“問題正在這里,你們覺得,四閥聯合部隊,有多大把握打得贏永夜后援?”宋子寧問道。

眾人一片沉默,就連嚴定也沒有開口。最終還是帝室老者道:“我們現下既不知永夜后援有多少,也不知來的是誰,如何能猜?”

“其實還是可以猜的。”宋子寧道。

眾人又是沉默。能到這里的都不是草包,心中自然有數,只是誰都不愿意說出來而已。宋子寧卻不會有這樣顧忌,而是坦言道:“在我看來,這一戰贏面不大。”

“為什么?你已經推衍過了?”出言的是嚴定,此刻也是一臉嚴肅。他雖然和千夜勢成水火,但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還是懂的。

宋子寧搖頭,道:“如此大事,我哪里推衍得了?”

這是常識,越是涉及強者,天機推衍就越是艱難。魔裔先遣艦隊就派出了林嘉爾,主力艦隊顯然只會更強。若要推衍,恐怕要李家家主或是林熙棠來方可進行。

宋子寧指了指暮光大陸,道:“按照最新消息,暮光血族近期有大規模異動,無光君王正在集結一支空前龐大的艦隊,里面云集了無數血族強者。甚至許多在血池中長眠的老家伙都被喚醒。我認為,這就是永夜的后援,或許只是一部分。”

“血族在集結艦隊?”嚴定插口問了一句。問過之后他才發現,無論李家長老還是帝室老者,都絲毫不顯得意外,顯然也都知道此事。同樣,軍部應該也得到了消息,但是他嚴定卻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這就值得玩味了。

也就是說,從與聞機密的角度看,嚴定是不夠格和在場眾人平起平坐的。

剎那之間,他的血一下子就涌了上來,臉漲得通紅。

帝室老者沉吟道:“七少何以斷定,這支艦隊就要來中立之地?無光君王身份特殊,他恐怕進不了中立之地。”

宋子寧道:“他進不了,他的手下可以進。鮮血王座上那一位再如何強橫,畢竟還不是大君。離開了中立之地,未必是無光君王的對手。只要無光君王在外空牽制,那鮮血王座也就難有大的動作。更何況鮮血王座會不會動手,還是兩說。”

李家長老雙眉緊鎖,道:“七少有多大把握?”

“如果不是無光君王,只有一半。既然是他出面,那么八成。”

帝室老者道:“五成就需要有所應對,八成自不必說。只是七少何以斷定,會有八成?”

宋子寧卻是笑笑不答,顯然不打算明說。

帝室老者也不追問,道:“即是如此,那即使四閥聯軍到了,我們也無勝算,只能相機行事。”

宋子寧折扇一開,輕輕揮動,淡然不語。他雖不說話,意思卻很明顯,那就是對上永夜后援,不僅僅是沒有勝算而已。

大家都是明白人,此刻都心中有數。現下去打聽潮城,還有獲勝把握,但如果等到永夜后援到來,那就全無勝算,只能等永夜和聽潮城先硬拼一場,再看結果。

片刻思忖后,李家長老問道:“那我們此刻進攻聽潮城,勝算究竟有多大?傷損又有多少?”

“若是本少全權指揮,勝算四成,傷損一半,但各家必須傾力死戰。如果換一人嘛,呵呵,哈哈!”

李家長老眼皮一跳,驚訝道:“傷損這么大?”

“聽潮城豈是易與之地?”

帝室老者和李家長老對望一眼,饒有意味地道:“如此大的傷損,已經不是傷筋動骨了。暗火這些人都收編自本地,里面強者似也有一些。不若這樣,讓他們頂在前面如何?牽制駱冰峰一事上,似也可發揮作用。”

這話里有話,宋子寧聽了,卻是一聲冷笑,道:“各位想說的不是暗火,而是千夜吧?”

帝室老者和李家長老亦都是經過大風大浪之人,此刻被道破心事,仍是面不改色,來了個默認。宋子寧見了,冷道:“先不說千夜此刻身份有所變化,就算仍和從前一樣,誰想要拿他當犧牲品,那先從我宋子寧的身上跨過去!本少話放在這里,如果各位還是這個想法,那我就撒手不管了,誰想干誰就上!我倒要看看,能打出什么奇跡來!”

眾人完全沒想到宋子寧會如此決絕,絲毫不留余地。其實各人都有自知之明,知道這一場不好打,至少他們打不了,方會坐下來商談。就如嚴定,若有把握,早就跳出來爭奪指揮權了。眾人都知道宋子寧是最佳人選,但也都打著讓別家犧牲,自己漁利的如意算盤。只是現下被宋子寧一語叫破,卻是陷入僵局。

李家長老顧左右而言他,問:“不知千夜身份有何變化?”

宋子寧向天拱了拱手,冷道:“李長老回去多打聽打聽,定會知曉。”

李長老眼皮一跳,宋子寧都明示宮中有人關注千夜,他再胡亂打聽,豈非找死?但是各家此行來的都是精銳,亦是各自立身之本,哪怕死一個都會心痛不已。非到萬不得已,絕不肯輕言犧牲。所以眾人心中最佳方案,仍是拿暗火當炮灰。至于千夜,本身就是血族,非我族類,實力又強,更是牽制駱冰峰的絕佳送死人選。

自然,讓人送死亦有高下之分,可以做得異常巧妙,滴水不漏。眾人有一百種辦法能讓暗火傭兵死得不明不白,只可惜宋子寧亦是此中高手,無論什么都瞞不過他去。

僵執不下之際,宋子寧道:“其實此戰不一定以要占領通道為目的,還有另一種方式。”

眾人精神一振,忙道“請講”。

宋子寧續道:“占據通道,無非是為了送人進入大漩渦。如果能把人送進去,那何必一定要占領通道呢?所以我的想法就是,牽制駱冰峰,擊退聽潮城守軍,確認了通道狀態后,就將各家進入大漩渦的人選送進去,然后撤退。”

眾人先是一驚,繼而細細思量,卻又覺得此法可行,就連嚴定也道:“有道理,反正進入大漩渦,再要出來,怎么都是幾年后的事情,眼下倒是先不必著急。”

帝室老者也點頭道:“此法倒是可行。進入大漩渦的名額,可由各家出力大小而定。想要多送人進去,就得出力多些。我等尚未老眼昏花,還是看得清楚的。”

李家長老也無疑議。

其實這里面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隨后到來的四閥聯軍肯定也有想進入大漩渦的人選,但到了那時還進不進得去可就不一定了。這一件事,三方倒是很有默契,誰都沒有提起。

隨后各方商議細節,帝室將是牽制駱冰峰的主力,自然名額最多。各家精銳戰士將會混編一隊,由宋子寧指揮調度。等打下通道后,根據實際損傷戰功再議名額。軍部的人選倒是有些波折,嚴定思忖良久,才決定親自進入大漩渦。

這個方案要說受損,就是四閥了。不過上一次進入大漩渦的人選中,四閥合計占去過半名額,這一方面是四閥實力體現,但另一方面也難免會引起猜忌。

計議已定,眾人就都回各自駐地準備。在走出會議室時,窗外隱隱傳來引擎的轟鳴聲,數艘外表是貨船的浮空艦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掠空而過,飛向起降場。

嚴定的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這些本來都是他帶來的戰艦,老舊的偽裝下全都是帝國新銳戰艦,但沒想到一夜之間就全被寧子寧奪走,直到現在,他還想不明白自己那些心腹為何會突然倒戈。

宋子寧與眾人一一道別,就奔赴起降場。當他趕到時,數艘戰艦都已降落,戰士們正在忙碌著搬運彈藥物資,進行新一輪的補給。

千夜和姬天晴站在一起,正在談論些什么。宋子寧快步走來,問:“還順利嗎?”

姬天晴道:“觀瀾城應該已經肅清,他們將會在明天組建起一支部隊,跟隨我們行動。”

宋子寧點頭道:“很好!對了,千夜,你要是對上駱冰峰,有多大把握傷到他?”

千夜沉吟,然后搖頭道:“這個說不清楚,需要更多情報。”

“好,晚上情報就會到了。”

千夜倒是有些好奇,駱冰峰實力超絕,又是深居簡出,想要拿到關于他的詳實情報談何容易?這可不是普通情報,而是關系到修煉功法、擅長絕技在內的絕密情報。非是對駱冰峰極為熟悉之人,怎么可能拿得到?

2012电子游戏机